懿水水水水水

景懿水。
QQ:3397086330
只写自己想写的。

TR:鹤一期/小狐三日/安清。
BSD:芥敦/中敦。
AOTU:嘉瑞。
YYS:博晴/狗崽。
APH:露米/朝耀/仏英。
明星RPS:靖苏/诚台/凯歌。
实况RPS:铛奶/P芬/M12M/优散。

对于极东(主菊耀)的感情很复杂。喜欢他们两人 想让他们在一起 但又对这个圈子失望 对本家失望。
故在成熟之前,不会再产粮。

aph天雷米英。
琅琊榜靖苏洁癖不逆不拆。

爱您。

【鹤一期】everlasting life(20)

 

-最终章

 

@一杯没气的可乐 

 

-前文见19,首章见01

 

-

 

一期一振几人在一楼大厅碰见了在那恭候多时的大和守安定。两人做样子碰碰酒杯。鲶尾藤四郎首先笑着说:“这几天真是麻烦你了。”

 

“哎,我倒是没怎么被麻烦,清光整天比我和不动还急,就跟他谈恋爱似的。”

 

一期一振笑笑,环视一圈周围,低声说:“我不宜与您待的时间过长。过一会儿我会拖住坂田一郎,让鲶尾在这里跟您接应,到时候您在那里恭候便可。”

 

“嗯。”大和守安定举举酒杯。一期一振点头致意后,跟骨喰和药研吩咐几句,让他们告诉不动行光几人先不要出面,便独自一人上楼去了。

 

-

 

一期一振在二楼天台见到了那个男人。他抬步走上前,说:“坂田先生,找您好久了,原来您在天台啊。”确认位置已经通过设备传给鲶尾后,一期一振继续说:“目前还没有看到不动行光。”

 

“这都二十分钟了,不应该啊。”坂田一郎低头看看手表,之后笑着说,“哈,该不会是怕到躲进女厕所了吧。”

 

一期一振撇撇嘴,之后说:“我们的人已经找过了,但是厕所……貌似没有搜。”

 

“那倒是不用搜了。”坂田的笑容颇有些狰狞,“他若是有本事,就在里面躲一辈子不要出来。”

 

“再加上——”坂田一郎的视线突然落在了一期一振的后方,“你后面那个人,什么时候打算露面呢?”

 

大和守安定暴露了?一期一振心中一紧,还没来得及思考,坂田一郎就举起了枪,直直对着一期一振的头颅。大和守安定见状十分懊恼,刚刚明明没有弄出太大声音,怎么会被察觉?事到如今,再藏也是没有用的。大和守安定站起来,打开拉门,站到坂田一郎面前,说:

 

“有话好好说,不要随便拿枪指着人。”

 

坂田一郎听此却拉开了手枪的保险。一期一振暂时无法脱身,只好举起双手。坂田一郎大叫道:“你们把手枪都扔到地上!来人啊!这里有人要杀人了!”

 

大和守安定很想吐槽你现在叫人来不是贼喊捉贼吗,但还是听从话语将手枪丢出去三米远,见坂田一郎还不满意,又把腰间的短刀丢了出去。然后在坂田一郎的步步紧逼下又无奈将袖口中的瑞士军刀也丢的远远的。

 

一期一振在这时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他心底一紧。若来的真是坂田一波的人,这次大和守安定和他都必定无法全身而退。而看到坂田一郎的脸上浮现出欣喜的表情,一期一振心中便更加紧迫。

 

“你,你快帮我报警!”坂田一郎冲着那人喊道,“你看啊,你看!他们两个,要杀我!”

 

那人倒是很快的答应了:“好。”

 

一期一振听到声音后松了口气。是莺丸殿下。他也来了这里吗……不行,不能分心。一期一振视线重新回到面前人的身上,却发现坂田此时只是在注意莺丸的动作。

 

脱身的大好时机。一期一振顺着自己的动作往右一斜身子,避开枪口的同时用右手手肘将手枪撞开,接着左手飞快压下坂田一郎持枪的手,顺便将手枪侧部的导槽按住,这样子弹就无法射出。最后用惯性和关节的压迫往前一顺,轻松将枪夺走,之后将枪抵住坂田一郎的太阳穴。大和守安定也迅速反应过来,将腰间的手铐抽出,把坂田一郎的手反剪在后。

 

形势瞬间逆转,坂田一郎慌了神,大声喊道:“喂!你看到了吧!他真的要杀我!快,快报警啊!!”

 

莺丸掏出手机笑笑,竟将手机猛地扔到了坂田一郎的头上。这动作让在场的人都傻眼了,之后就看见坂田一郎的额头上迅速肿起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大包。

 

大和守安定已经笑弯了腰,一期一振嘴角也含笑,但持枪的手没有半分抖动。坂田一郎瞪大了眼睛,浑身的肌肉都气得发抖。但几次挣扎无果后,终于放弃了抵抗,跪倒在地。

 

外面传来脚步声,一期一振抬眼看向天台门口。外面宴会上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全部离开,不动行光走进来,身边跟着药研、骨喰和鲶尾。大包平在最后,到了这里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手机是最新款的,这么薄,竟然还能砸出一个包来,你也真是厉害。”

 

不动行光笑了笑,走到跟前将手机捡起来,转头说:“坏掉了呢,看来要买个新的。”

 

坂田一郎见到不动行光时就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无奈被一期一振重新摁倒在地。“我跪的不是你。”坂田一郎愤恨地看向不动行光,“我不会向你低头的。你以为你是正义的吗?你不该死吗?你这些朋友他们知道真相吗!?”

 

“我确实该死,但也轮不到你来杀我。”不动行光转身看着伏在地面上的坂田一郎,“还有,离间计对我们几个来说,是最可笑的战术了。”

 

坂田一郎紧咬着牙,面部肌肉剧烈的颤抖着。“你让我当初沦落到了什么地步,现在你竟要来杀我?”

 

“你做的什么勾当,别人不知道你以为我也不知道吗!”不动行光也被激怒了,“我杀你只是以牙还牙!还的不只是我,还有那几十条人命!”

 

坂田一郎语塞。良久,他沙哑着嗓子说:“杀了我吧。”

 

不动行光咬咬牙,然后对大和守安定说道:“你送他……去自首。”

 

一期一振并不知道这些事的内情,但他也无需知道了,他只是有些不放心,说:“让鲶尾和骨喰跟您一块儿去吧,也稳妥些。”

 

大和守安定点点头,将坂田一郎从地板上拖拽起来,先行离开了这个地方。

 

“话说回来。”大包平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手机还不是因为不动行光你这些破事才坏的,所以应该你报销才对吧。”

 

“不是吧?”不动行光情绪转换快极了,脸上又挂上了微笑,“你这么大一个老板,连手机都不舍得给自己恋人买几部?”

莺丸笑而不语。

 

大包平看了看旁边莺丸的表情,点头认栽。“你行啊不动行光,区区一个短……一个小孩就会赖账了。”

 

“哎哎,那边的短刀。”药研藤四郎没有在意这些,笑着叫住那边想要打人的不动行光,“你换手机可以赖账,但是这任务的奖金啊,是不是应该分我们一点?”

 

不动行光这时候却泄气了,坐在地上说:“能不能,能不能慢慢还……”

 

“又想赖账啊你?”大包平看热闹不嫌事大,在一旁拖着长腔调笑道。

 

药研藤四郎蹲下,平视着不动行光,说:“怎么,你极化回来不是理智了不少吗,这又改回去了?”

 

“哎呀上辈子的事就不要提了……”不动行光有些心虚,“要不,我请你们吃个饭?”

 

一期一振看着这个场面几乎就要成了高[]利[]贷现场,解围道:“我觉得可以,毕竟钱的问题也不急。”

 

“那也好啊。”药研拿出手机,“我看看再叫几个人——鹤丸国永,长谷部,新选组那几个人,然后我那几个兄弟,然后再加上——”

 

不动行光苦着张脸打断:“再叫下去我的现金和现在带着的卡就不够了……”

 

“那就把你抵那儿。哎对了,我现在其实还可以联系上三条那边。”莺丸在一旁默默补刀。

 

“停停停!”不动行光站起来,“就现在,立刻,马上,我们几个去吃饭!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啊!”

 

“那大和守他们……”

 

“药研你打电话告诉他们地址就行!”不动行光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

 

“你想带我们吃什么?”大包平有些怀疑这个人的气量。

“一人一个馒头!”不动行光没好气地顶回去,“好了,走吧!”

 

-

 

那天晚上,能喝酒的都喝的不省人事,不能喝的也多少沾了点酒。莺丸把醉成极化前的不动行光送回去的时候,开门的长谷部十分惊讶地说:“按理说他还未成年不能饮酒啊!”

 

一期一振只是看着大和守来敬酒的时候意思意思喝了一口,之后就以不能酒驾为由,在一旁看着其他人闹。走的时候他一手拎一个醉成烂泥的弟弟,身后跟着骨喰上了车。回到家麻烦骨喰安顿了他们几个,自己简单洗漱后便睡下了。

 

第二天中午,一期一振鲜少地去医院找鹤丸国永,先见到加州清光,寒暄了几句,加州清光还跟一期一振抱怨说昨晚大和守安定喝太多了。等到鹤丸国永下班从办公室出来,加州清光就在前台跟一期一振把鹤丸国永这一世的破事都抖露了个遍。

 

鹤丸国永看到一期一振自然十分惊讶。他走上前“礼节性”抱了抱一期一振,旁边的加州清光撇过头假装没看见鹤丸国永刚刚置于一期一振腰间的绅士の手。

 

两人牵着手下楼去,鹤丸国永带着一期一振去了那家曾经提到过的医院下的咖啡店。老板跟他们说,今日是最后一日营业了,明天这里就会租出去。鹤丸国永多少有些触动,好心地忽视了性价比点了两杯最贵的咖啡。

 

鹤丸国永记得一期一振喜欢吃甜品,加州清光当然也跟他说过。所以他特地去马路对面的甜品店给一期一振捎了几盒杯子蛋糕。两人又点了几片华夫饼,就当做了午饭。

 

“为什么我会遇见你?”吃饭时,鹤丸国永这样问道。

 

“灵魂,和永远联系着的命运。”一期一振这样回答。

 

对我们彼此来说,两人都是永恒的。无论是前世,当今,还是今后的每一次生命,我们都会在最好的时候遇见那个熟悉的对方。这是我们之间对“永恒”的最好诠释。

 

——END——

 

迫于章节限制,文中没有提到的东西:

 

一.不动的身份,经历。

 

不动行光是个商业间谍。他搞毁了坂田一郎的公司和生意。

 

二.第四章死的两个人和不动行光的事。

 

那个在电闸室被一期哥喂安眠药的,和那个被乱杀的不动行光模样的人,是不动行光潜伏在坂田一郎的公司时认识的。两人是兄弟。当时不动行光看到两兄弟在公司备受压迫,感到同情便一路提携。最后两人却恩将仇报,为了小利益将不动行光是间谍的身份供出来。后来不动行光以牙还牙,以对方为威胁让两人为自己办事。

 

三.坂田一郎的公司和上文提到的“几十条人命”。

 

坂田一郎表面是做建设方面的生意,比如修路,改建之类。但后来也因职业之便拐[]卖[]儿童近百案。不动行光正是发现了这个,才来做间谍。

 

四.大包平,不动行光的关系。

 

不动行光给大包平提供证据,大包平也是个生意人,两人联手才让坂田一郎垮掉。后来坂田一郎为‘复仇’东山再起。

 

五.不动行光和长谷部恢复的方法。

 

不动行光是看到“不动行光,九十九发,人中五郎左御座候”这句俳句,长谷部是见到不动行光。

六.第十三章提到的鸣狐。

 

鸣狐已恢复记忆。契机是带上面具。他现在已经是Guo家高Ceng人员,所以莺丸不便说。有暗中协助扳倒坂田一郎。

七.年龄。

 

一期一振:22岁;鹤丸国永:23岁;莺丸:25岁;大包平:25岁;大和守安定:22岁;加州清光:22岁;不动行光:17岁;压切长谷部:23岁(因为作为监护人,年龄私设大。)

八.有关三条家。

 

原计划是写上的。但迫于章节限制文中只在十三章曾提到了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这里就说一下好了。三日月宗近恢复是遇到小狐丸,小狐丸恢复是见到狐狸。三条家现在已经互相联系。

九.有关土方组和山姥切国广。

第六章有提到上面三人。土方组恢复的契机就是遇到对方。山姥切国广的恢复被安定说对了,就是给他披被子。

十.想说的话。

 

这是我第一次写连载,完结了也是有一些……怎么说,怀念吧。

 

我和可乐的吃的cp,混的圈,甚至思维方式都几乎一样,当时遇到她,跟她聊了几天,就觉得:哇,世界上怎么会有跟我这么像的人。

 

自居是她网上最好的圈友,不接受反对意见。

 

联文倒是我提出来的orz她超级积极地接受了。一开始根本没想着这么多人出场,还说要写ABO,但最后都顺其自然了。我们还特地都把人物记忆恢复契机都整理了一遍,但最后出场的只有三分之一,甚至还画了个图。前面写的很放飞自我,后面因为有了主线,所以是有商量着来的,比如你写周三,我写周四,这样安排。

 

跟她合作很开心,我负责搞事她负责发糖,跟着她我也学会怎么不尴尬地让俩人谈恋爱了……

 

都说连载会消磨人对一个cp的热度,我觉得不然。写这个连载,我对鹤一期了解的程度多了很多,作为一见钟情的cp,我爱他们爱的特别深,曾经一度上着课就要喊出来,同桌形容我提到鹤一期就是“脸颊通红,瞳孔放大,鼻微张。”,我觉得超级贴切。

 

最近有些负能,画画也是,脑洞也是,总是有些阴暗。我不想因为我的个人情绪影响到我笔下的他们两个,所以这个连载终了,我应该会停笔一段时间,调节一下情绪。

 

那么,以上。这篇二十章的连载everlasting life 就,结束啦!谢谢各位读到这里的小天使,我爱你们!可乐也爱你们❤

评论(18)
热度(96)
© 懿水水水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