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水水水水水

景懿水。
QQ:3397086330
只写自己想写的。

TR:鹤一期/小狐三日/安清。
BSD:芥敦/中敦。
AOTU:嘉瑞。
YYS:博晴/狗崽。
APH:露米/朝耀/仏英。
明星RPS:靖苏/诚台/凯歌。
实况RPS:铛奶/P芬/M12M/优散。

对于极东(主菊耀)的感情很复杂。喜欢他们两人 想让他们在一起 但又对这个圈子失望 对本家失望。
故在成熟之前,不会再产粮。

aph天雷米英。
琅琊榜靖苏洁癖不逆不拆。

爱您。

让【国设极东】好好谈个恋爱吧!

 

 

·大甜饼

·这是个系列

·此系列主要是为了发糖

·不住北京不知道北京啥样

·应该是前面无差后面菊耀

·嘿嘿嘿这才是 老爷爷 啊

·性格是我喜欢的性格……那就是ooc吧

·扩列吗

 

 

 

 

王耀收拾着桌子上的三四沓纸,别扭地偏着头用肩膀夹着手机,嘴里还叼了一支签字笔,含糊着问:“你到哪儿了?”

电话那头有点乱。只听见那边的人扯着嗓子对着听筒喊:“我在南苑机场,刚下飞机。这边很乱,听不太清,我先去你办公室。”

“哎,别——”王耀刚想回绝他,对面就挂了。他一边念叨着到办公室被看见了很麻烦,一边把文件塞到包里,腾出手来给本田菊发了个短信,让他去自己西四环那个房子,别来办公室,又堵又麻烦。之后收起手机跟小职工一样打卡下班,到楼下又看了看手机,确认对方回了之后,开着奇瑞就往西走。

 

本田菊打车到金沟河桥的时候打电话给王耀,后者还悠哉游哉地堵在金贸大厦门口,没说几句对面就说最近查的严被拍到开车打电话会扣分的,他便调侃了几句您老人家还怕这个啊,王耀啧了一声就挂了。于是本田菊只好先在小卖部那里买了几根五毛钱的棒棒糖就进了小区,熟门熟路找到王耀的房子,站在门口等王耀回来。

 

王耀到地方时已经是将近八点了。他刚拐过小区的十字路口就看见本田菊叼着棒棒糖低头戴着耳机玩手机,一副吊儿郎当的社会小青年样子。于是王耀便走过去毫不留情的把小青年的耳机扯下来,故意拖着长腔说:“哎,年轻人,这么晚了,等女朋友呢?女朋友还不来啊?别在这玩手机了,回家吧!”

本田菊猛地一抬头,下意识眯了眯眼:“天黑了啊,我还没发现。”等适应了适应,他才接过话头说,“不是,女朋友这不来了吗?”说完就好像很豪迈地一把搂住王耀的肩。王耀撇撇嘴,把公文包往院子里一甩,就拉下本田菊的手说:“走,爷带你这位稀客下馆子去!”本田菊低着头笑了几声,攥紧了那人的手,也跟着附和着:“行——今天就让您尽尽东道主的责任。”

 

说是下馆子,其实就是逛荡到阜石路上很随意的找了家利民餐厅。两个人也很随和的要了个小菜,一人又点了一碗汤几个小饼,这就就着小店里稍显湿热的空气其乐融融地吃起夜宵来。本田菊从午觉醒来到现在也有个把小时没吃饭了,两块五一个的饼吃的津津有味。王耀不紧不慢地一勺一勺喝着紫菜汤,看着对面明明很饿但还是端着架子的吃法偷笑。本田菊貌似也察觉到了对方饱含“笑意”的眼神,就也缓缓抬起头来跟对方对视。王耀本人也没多想掩藏这点小心思,也就说:“您尽管放开吃吧,我买单!”本田菊耸耸肩,说:“行吧,这店里的东西一样买一份还不如那种饭局上的一盘菜贵。”这句话说完,两人都笑了。然后就也都放开了吃,不出十分钟就吃的干干净净,临走本田菊还说咱俩真是以身作则,亲身实践了光盘行动。这话也是毫无疑问地引起了王耀一个白眼。

北京的夜景说到底跟东京没什么区别,就是是彩灯路灯霓虹灯,街灯电灯橱窗灯,一眼看过去直直的晃眼。两人也闲得慌,先是煞有介事地溜达进珠宝店,装作大款好好的调戏了一番售货员,最后只是买了一件还不如橱窗里装饰品贵的手钏。北京的街道说实话不如那些小城市有意思,到处的治安和条理都散发着首都的枯燥味道,连烧烤的炊烟的没有。本田菊随着王耀在附近的永定河路逛了逛,王耀还特地挎着对方的肩说:“怎么,这地儿你比我熟吧。”回应他的是稍显尴尬的笑声。

 

两人又绕回西四环中路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左右了。对看一眼过后,他们还是一致决定先不回家。闲着也是闲着,两人一路往北走,沿街还买了包风干牛肉填肚子。一直走到农业银行那地方。本田菊是不认识路了,毕竟这四周除了灯就是路。王耀则是十分担得起老北京人的称号,带着这位日本友人在附近找到了一家不小的商城。虽然是晚上了,商城里的人也不见少。王耀便在商城里的星巴克买了杯浓缩咖啡,被本田菊调侃说“您老人家也过小资生活啊”,然后王耀就给本田菊也买了杯卡布基诺堵住了他的嘴。于是两人在商场里就着风干牛肉喝咖啡的举动也赚足了回头率。

    “你说咱俩算约会吗。”王耀装模作样地看衣服时小声问了句。

“算呗。”本田菊也没抬头,好像不经意地回答,“对了,这风衣挺好看。”

 

于是两人从商场出来的时候,王耀手中便多了一个手提袋。这是他俩大晚上的出来猎捕三小时买的唯一一件上百元的物品——虽然这件风衣2499人民币。但王耀一脸不在意——刷的又不是他的卡。

王耀很神奇的一点也不马虎的把本田菊在二十分钟内带回了小区。两人一人喝了一杯咖啡现在精神着呢,回到家挨个洗了洗澡也没睡觉,裹着被子在沙发上看电视。半夜的节目大多是一些重放的肥皂剧,说实话也没什么好看的。但两人活生生的把甄嬛传又看出了一丝味道来。两三集播完,也就一点多了。浓缩咖啡的威力也不小,也不是一两小时就能解乏的。本田菊就在电视上播第三遍“无硅油洗发水”广告时转头看向了王耀。

“哎,女朋友?”本田菊往那边靠了靠,作势想要搂对方的肩。王耀白了对方一眼,往前一靠躲过本田菊的手“谁他妈是你女朋友了。”

“那在下今晚这是在跟谁约会?”本田菊压低了声音,故作认真地问对方。

“恋人。”王耀转身跨坐上对方的大腿,学着三流电视剧里的动作,低头覆上对方的唇。

 

两人用“嘴”交流后,本田菊搂着王耀问:“恋人跟女朋友有什么区别啊。”

“当然有。”王耀玩着本田菊额前的碎发,一本正经的回答,“恋人是要有感情才能实现的,女朋友不是。”

本田菊听到这个回答笑了出来:“哎,这怎么那么像小说里那种台词啊,你是谁,小秘书?”

“滚!”王耀猛地站起来,“老子好不容易软一次,你就这么吐槽我。”

“哎,听说你家那个……‘捶你胸口’挺火的?”本田菊的脸上笑意未减。

“捶你妈!”王耀用了三成的力气往坐着的那个人心口窝捶了一拳。沙发上的人咽了口唾沫,站起来顺势搂了上去:“小秘书,睡觉吗?”

“谁他妈是你小秘书,滚。”王耀猛地挣脱了对方,直接就往卧室走过去。

本田菊很熟练的能把握住调戏这个人的限度,也很熟练的能把握哄好这个人的方法。他跟上去一把拽住将要关上的卧室门,猛地一拉,连门带人都被拽了出来。他将王耀按在门板上顺势吻上对方的唇,身下的人也慢慢僵住了。一吻过后王耀的气场确实跟一分钟前完全不一样了。

“走,睡觉去。”本田菊拉过王耀的手。王耀撇撇嘴,诺了一声。

 

 

——FIN.——

评论(3)
热度(33)
© 懿水水水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