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水水水水水

景懿水。
QQ:3397086330
只写自己想写的。

TR:鹤一期/小狐三日/安清。
BSD:芥敦/中敦。
AOTU:嘉瑞。
YYS:博晴/狗崽。
APH:露米/朝耀/仏英。
明星RPS:靖苏/诚台/凯歌。
实况RPS:铛奶/P芬/M12M/优散。

对于极东(主菊耀)的感情很复杂。喜欢他们两人 想让他们在一起 但又对这个圈子失望 对本家失望。
故在成熟之前,不会再产粮。

aph天雷米英。
琅琊榜靖苏洁癖不逆不拆。

爱您。

【菊耀】生命囚笼(下)

第一个坑搞完了。

我是两天一更哦(。

然后可能是开个国设坑可能是写个国设短篇。

菊耀真美好啊。




现在王耀睁眼跟闭眼并没有客观上的区别,这种破地方也不考虑什么供电了。四处一片漆黑,看起来是深夜。他躺在床上,看来是那两个人把他挪过来的。王耀伸出手往床边的桌子上摸了摸,上面貌似是那两人留下的盒饭,旁边还有一个手电筒。他拿起来,按开手电筒的开关,简单的看了下周围的环境。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肯定是被弗朗西斯他们收拾好了。思索了一会儿,他还是决定先吃饭。王耀把手电筒搁在桌子上,让灯光从里面的一侧照着饭盒。这样既能看得清食物,也看的见房间里和房间门口的所有事物。

里面放的是毫不走心的西红柿拌饭。真的只有西红柿,连鸡蛋都没有。王耀撇撇嘴,想着这两个人真是扣啊,自己好不容易活过来了,都不给点好吃的。等那个人回来了之后,我一定给他做一顿大餐。想到这里,王耀的鼻子有些酸,扒拉了几口饭,又想着,如果真的没有想起他,那就在他的坟前给他做一顿大餐。想到这里,他立刻就丢下筷子给了自己一嘴巴:“呸呸呸!想什么呢!”

这一举动把一边的本田菊吓了一跳。王耀从睁眼到吃饭表情一直都很正常,没有任何波动。突然就来这么一下子,倒是让本田菊的心暖了许多。他突然觉得,就算自己无法活过来,只要王耀能像原来一样活着,也挺好的。

 

 

天刚刚见明,王耀就出去了。他穿着来时的秋衣加防风外套,但凌晨的气温还是让他连打了几个喷嚏。约莫着现在应该是四五点钟,那两个人应该七八点才会醒。他抱着“终于没人打扰了让我清静一会儿吧”的想法,来到了别墅前的小花园。

王耀在这个“花园”里走着,本田菊也就跟在他后面。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这个小时候的花园,现在也没人相信这个杂草丛生遍地狼藉的荒地原本是他们的一片乐土。王耀依稀记得小时候这里种着好几种不一样的花,除了冬天,每个季节都会有不一样的颜色在这个花园里装点着。他弯下腰,看着以前打秋千的桩,现在被风化的不成样子,秋千也不知道哪去了。王耀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坐在秋千上,看着这一片荒地。

本田菊一直注视着王耀。这是最后一天了,貌似也有点进展,但他还是做好了随时彻底离开王耀的准备。这片荒地并没有引发他多大的感慨,因为去年他就来过这里。那时候他们刚刚大学毕业,在找工作方面跟王耀产生了很大的分歧。两人吵得不可开交,至少有一个月没有理会对方。本田菊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故地重游的,临走还在书房里的笔记本上模仿着自己小时候的日记写了一篇“游记”。现在的光景跟去年没多大变化,倒是王耀有了很大的变化。他从一个无业北漂大学生混成了一个金领,事业上有很大的进步。本田菊到头来也没有继续跟王耀争执下去,留在学校继续读硕士。两个人的交集也少了许多。

直到今年本田菊生日的时候,王耀受邀参加他的小生日party。王耀在聚会上喝了将近一瓶白酒,醉的不成样子。仗着与本田菊关系好,直接留在他家了。酒后吐真言,人都走了以后,王耀一身酒气直接瘫在本田菊身上,拖着长调说,我太幼稚了,跟你因为这一点小事就撕破脸。我一点都不讨厌你,你要是因为那个讨厌我了的话,就糟糕了。其实我是有点喜欢你的。本田菊正要坐正跟他说些什么,王耀猛地做了个停的手势,之后懒洋洋地说:别动,这样,挺舒服。

然后王耀就窝在本田菊怀里睡了一夜,本田菊也将就着这个姿势勉强睡了。第二天起来王耀自然的不得了,倒是本田菊的腿啊胳膊的全都麻了。本田菊觉得没什么,但王耀也是做了大餐犒劳他,陪他唠嗑拉呱耗了一整天。说真的,本田菊无论是现在还是前段时间都觉得,那是他生命中最幸福最快乐的一天了。也许就是从那时候起,本田菊才对王耀有了些什么想法。

 

 

思绪绕这么一大圈回来,王耀已经不在木桩上了。本田菊立即四处看了看,发现王耀已经离开了花园,好像已经进去了。本田菊进了大门就看见三人在吃早饭,才发现现在天已经彻底明快了。弗朗西斯好像在问王耀什么,问的王耀皱着眉,一愣一愣的。他凑近了想听听,两人偏偏就不说话了。他们吃完,王耀就把那两人打发走了。其实也没走,就是在森林外面那个有信号的地方打手游。理由是王耀觉得自己一个人比较安静,方便回忆一些东西。

 

王耀一个人在饭桌旁坐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去那人的房间再看看。昨天看的时候太乱,只顾着收拾,今天早上又是四处漆黑的,还是没仔细观察过。他扶着桌子站起来,熟门熟路的找到那个了房间。上楼,右拐,第二个房间,这段路的路程仿佛条件反射一般,根本不用他用脑子去想。王耀也注意到这一点了,但是选择忽视。这只是证明他跟那个人很亲密……亲密啊,确实,不然他救我干什么。这样想着,王耀打开门,彻头彻尾的端详着这个房间。

墙就是普通的白粉墙,地就是普通的瓷砖地,毕竟十几年前的乡间别墅装潢肯定不会多么华丽。墙上贴着一堆儿童画,这就是“黑历史”吧。但他还是决定看看画。一张张的A4纸,全是用蜡笔涂的,大部分画的都是小男孩喜欢的那种机甲人,还有几张是外面的花园。只有一张画了两个人,两个小男孩牵着手,背景是非常科学的两个云朵架着一条彩虹。虽然画出来的男孩不过就是火柴人,但是他还认得出左边那个就是他自己,扎着不算长的马尾辫,两边倔强的垂下来两撮子头发,好像画的真是惟妙惟肖的。右边那个应该就是那个人了吧,辛亏这个没消失。是个蘑菇头吗?小孩子狂放的笔触也看不出来什么,只知道是个黑短发的男生。

王耀的脑中突然一闪而过了一张脸,黑色的碎发到耳边,眼睛略微有些偏棕,长得还不赖。十分熟悉。绝对就是他了吧,那个人。

 

为了避免像昨天那样一次性想多了晕倒,王耀选择到别的房间去逛逛。那两个人昨天是在我屋里睡得吧,也真是懒,其他房间压根就没打扫,进去就是呛一脸灰。也就是书房比较亮堂。王耀记得这是他父亲用主卧改的书房。父亲是个拿笔杆子的,书啊字画啊自然是很多,也特意腾出这个大房间来当做书房。这也是唯一一个有落地窗的房间了。

书房内很明快,借着落地窗能从这边把森林一直看到头。书柜也是很普通的木质书柜,上面的书无非就是四书五经啊四大名著啊这些老掉牙的书。书柜前是一张比餐桌还大的写字台,上面摆了几个本子。

这些小本子好像是新被人翻过的?王耀走上前去,翻开最上面的笔记本。

本田菊瞪大了眼睛。那是他去年来的时候写过的那个本子。

扉页上的写着    日记,显然名字已经消失了,索性里面的内容还没有消失。小孩子没有抑扬顿挫长短轻重的笔画十分可爱,所描写的事情都是与“王耀”一起玩,与“王耀”一起学写字,与“王耀”……

本田菊站在王耀背后看着他。王耀貌似哭了。他自己去年也看过自己的那本日记,确实篇篇有关王耀。自己在最后补的那篇游记也是提到了他。王耀一篇篇看过去,明明是十分幼稚甚至有些可笑的语言,王耀却几乎要看哭了。他从来不知道有个人这样关心他。在看到一句话之后,他终于绷不住了。

——王耀像个女生似得,今天我叫他姐姐,他白了我一眼没理我。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娶他!

明明王耀是最讨厌别人因为他的小辫子和脾气就说他是女生的,但是看到这个,他心中又升起了前几天那种莫名的温暖。

王耀看到一半就泣不成声了,但他还是坚持着看到了最后一页。最后一页的字迹明显跟前面的大相径庭,虽然在笔画上倒是差不多,但给人的感觉明显是成熟的,而且语言也很简洁,一看就是后来加上的。

——跟王耀吵架,烦,所以回到这个地方了。这个地方已经没法住人了,花园也是破烂不堪。不知道王耀再回来这里会怎么样。他也真是一根筋,就这点小事……当然我也有错吧。希望能快点和好。

王耀的脑中突然浮现了去年与那人吵架的回忆,之后的记忆就如多米诺骨牌一般一股脑涌上他的脑中。他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一丝的温暖,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人揽入怀中。

“本…田……菊?”

 

 

“hey.”弗朗西斯在驾驶座上叫道,“我们为什么要答应王耀在这里等他啊,你忘了昨天他自己晕倒了吗?”

“是你答应的,关hero屁事。”阿尔弗雷德翻了个白眼,之后还是一脸认真的看着弗朗西斯。两人对视一眼,立刻就心领神会的打开车门出去,往森林里面的别墅走去。

可刚一进森林,就迎面遇上了两个黑发男子。

 

——THE THIRD DAY,END——

 


评论(1)
热度(10)
© 懿水水水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