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水水水水水

景懿水。
QQ:3397086330
只写自己想写的。

TR:鹤一期/小狐三日/安清。
BSD:芥敦/中敦。
AOTU:嘉瑞。
YYS:博晴/狗崽。
APH:露米/朝耀/仏英。
明星RPS:靖苏/诚台/凯歌。
实况RPS:铛奶/P芬/M12M/优散。

对于极东(主菊耀)的感情很复杂。喜欢他们两人 想让他们在一起 但又对这个圈子失望 对本家失望。
故在成熟之前,不会再产粮。

aph天雷米英。
琅琊榜靖苏洁癖不逆不拆。

爱您。

【菊耀】生命囚笼(上)

【菊耀】生命囚笼(上)

 

 

HE.我可是亲妈。

这儿景懿水。叫我懿水就行。

一个垃圾的新人。

极东组,菊耀,短篇。

地名事件均为虚构。

梗:有一种方法能让死去的人重生,但必须有一个人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死去的人重生后的三天内,那献生的人是透明状态存在。死去的人的将会失去近乎全部关于献生人的记忆,这三天内如果能够想起献生人的名字,那献生人也会活过来。

(此梗未授权,若侵权请原梗作者联系我)

OK?

 

 

 

破败的教堂,水泥砌成的外墙早已裂了缝,长满了歪歪斜斜的青苔。蜘蛛仿佛都嫌弃这已经废弃了的神圣之地,宁愿择了建筑后的破水洼安家都不愿意进那大理石砖筑成的大堂。青年顺着森林被踩秃的草皮,找到了那个锈迹斑斑、形同虚设的铁围墙。小心翼翼地推开黑色铁门,后者发出一阵哀嚎般的磨合声。黑发青年皱皱眉,一边左右张望,一边踉跄着走进去,躲着鹅卵石地上被风蚀断的树枝,缓缓推开教堂的门。

华丽的水晶吊灯早已摇摇曳曳,被门打开产生的风催得差些断线。偌大的大堂,唯一的光源就是墙顶上的小窗和打开的门。大堂两边的座椅已经没有了本该包裹的真皮,仿佛被人掠夺过一般。正中央悬挂着的雕像却完好无损,下面还有一本不知从何来的书

[传闻说的……就是这里了吧。]本田菊在心里暗暗想着,走上前去,拾起被打翻的烛台。桌子上安然摆放着一本书,不是圣经,而是一本手写的、笔记本似的小册子。封面赫然写着“Alternate And Resurrection”(交替与复生)。鬼使神差的,不。蓄谋已久的,本田菊翻开了那本小册。

扉页上是那人的字迹。堪堪翻译下来,大意就是:“我用这个方法,能救活我的女儿,但不一定能保全我自己,但我甘愿,宁愿。是的,我爱她,我的女儿。后人若还有人要走此僻径,务必做出付出一切、生命的决心。”稍显啰嗦的话,令本田菊唏嘘不已。

他翻开书,一页页细读着上面的文字。最终,他的视线定格到最后一句话——若三天内,被救赎人无法回忆起救赎人的恩泽与名姓,救赎人,将永眠。

本田菊用指腹缓缓抚过那句话,心中默念着那人的姓名。王耀。王耀。他的青梅竹马,就在一天前,死于车祸。本田菊还没来得及接受这仓促的事实,就已经想到了幼时他们两人一起看到过的传说。不顾周围亲友的劝阻,在人们的叹息中,一路奔波,乘飞机来到意大利,四处打听揣测,找到了那个传说中位于托斯卡纳区郊外的教堂。

本田菊又看了看这个教堂,攥紧了双手。最终照着册子上写的,缓缓念出那段咒语。他清楚地看见,自己映在桌子上的影子渐渐消失。

他试着走了几步,发现仿佛自己能够瞬移一般,瞬间就到了围墙外。

 

 


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受本田菊之托看着王耀。因此他们也目睹了王耀坐起来的全过程。两人惊得目瞪口呆,一时间愣在那里,堪堪看着王耀拉住窗帘,活动活动身体,之后才反应过来。王耀好笑地看着那两个人,没有一丝不同于常人的地方。

王耀终于察觉出了空气中诡异的气氛,有些疑惑的坐在两人的正前方。

“怎么了,你们两个,神神叨叨的?”

弗朗西斯犹豫很久,才告诉他:“其实……你已经死了。呃不对,不是,你…复生了。”一旁的阿尔弗雷德挂着同样的、痛心疾首的表情,使劲点头。

王耀只觉得好笑,拽着京腔回应道:“拜托,我都二十八了,别再用这种小孩子的把戏……”

王耀的眼睛聚焦在弗朗西斯举起的手机上。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一名青年,因车祸而死,据悉,该司机涉嫌毒/驾,目前已被警方控制。虽然新闻上报道的是死者王某某,而且照片上打了码,但他仍清楚地认出,死者的照片和资料,就是他自己。因为那张照片,可是——

是……谁帮我……照的?

 

本田菊用了半天时间从意大利一人走到中国。这当然很不可思议。他感受不到累、热、冷,只顾着冲向王耀的家中。猛地冲进门,看见的是近乎疯癫的王耀。

他正跪在地上,一个个角落的翻找。原本整洁温馨的二居室,现在已经狼狈不堪。抽屉和橱柜都敞开着,被王耀当成宝贝的一张张唱片也被可怜的扔在地上。而那弗朗西斯正在一边呆愣着,看着这场荒诞的暴行。他冲上去想要抱住那个仿佛崩溃的人儿,可伸出去的手只是穿过了那人的胳膊,没有任何属于那人的,温暖的触感。

触感。透明人,空气会有触感吗?本田菊跪坐在王耀旁边,自嘲地笑着。

 

等到王耀冷静下来,已经是晚上。弗朗西斯给王耀点了外卖。阿尔弗雷德下午就被他社团的人叫走了——他还只是个学生。王耀一口一口,木讷地吃着他最喜欢的水晶虾饺,视线仿佛是落在桌子凌乱的木纹上,没有聚焦一般。

看这样子,他们已经告诉他已经死过一次真相了。王耀他现在……还很难想起我。本田菊紧抿着唇——象征意义上的,看着面前的王耀,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微妙的情感,像是担心,也像是一种煎熬。他突然愣住了——为什么要救王耀,用自己的命换来他的。难道只是因为,他是我的青梅竹马?

王耀吃完饭试图把弗朗西斯遣走,幸好这个人还有点心眼的强要求留了下来,决定勉强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自从他回来见到他,王耀就一直丢了魂儿一般。第一天已经快过去了。他开始设想,如果王耀真的想不起来他的名字,想不起他这个人,他如果就这样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王耀之后会怎样。

 


王耀没有开台灯,裹着被子就入睡了。本田菊坐在床上看着王耀。他不困,看来幽灵——他姑且这样称呼自己,除了听觉视觉,是不会有其他感觉的。

但本田菊还是躺下了,面对着王耀,注视着面前人的睡颜,过了一夜。

 

 ——THE FIRST DAY,END——


评论(3)
热度(13)
© 懿水水水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