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水水水水水

【鹤一期】醉

鹤一期的文不转到这个小号上浑身难受。

一瓶矿泉水无fuck说。:

-原设鹤一期。

 

 

 

-花丸第十集背景。

 

 

 

-

 

 

 

今天无疑是劳累的一天,费了大劲到处找人,又好不容易解开了包丁的心结,回到本丸后自是还要在弟弟面前保持精神饱满的状态。一天下去实在有些身心俱疲。终于到了夜晚,回到卧房才从鸣狐留下的纸条里得知了他已经远征的消息,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会回来。了解一切的一期一振长舒一口气,彻底放松地坐在了床铺上。

 

 

 

太阳穴传来一阵阵钝痛,但却一点也不困。四下都是昏暗的,他也懒得去开灯。现下最应该的,就是找些什么排解一下内心混杂已久的情绪。他平时确实没有什么娱乐生活,鸣狐也是成熟人,房间内真的没什么可以把玩的东西(有也都给弟弟们搜刮走了)。看了一圈,也只能去积累杂物的柜子里看一眼了。

 

 

 

积累杂物就是积累杂物,没有可以令人放松的东西,倒是收获了满怀的灰尘。正当一期一振咳了两声想要关上橱柜门时,他看到了——被搁置在最里面的瓶状物。

 

 

 

一期一振从不喝酒。不管是在怎样的场合,经历了怎样的事情,为了随时随地照看好自己的兄弟,酒这种东西他从未沾过。但即使这样也总有嗜酒的刀好意送他几瓶美酒,他几次拒绝未果后就只好收了下来放在柜子里,但还是从未动过。他这时想了想那些刀喝酒时脸上的笑容,鬼使神差的,伸手将瓶子拿了出来。

 

 

 

倒在碟子里后一期一振还愣了许久。看起来这是清酒,度数不高。虽然他也不会看。夜已经深了,没有人会经过这里,弟弟们也都熟睡。所以现在的话,喝一点酒是没问题的吧?

 

 

 

他长叹一口气,最终还是扬起脖颈一饮而尽。

 

 

 

-

 

 

 

鹤丸国永本来都打算睡了,他已经半只腿塞进了被子里。但是今天经历的种种事情又让他把腿重新缩了回来。他也明白,今天他一直在关注本丸里弟弟失踪的事,多半是因为那个人。他早就觉得奇怪,像一期一振那样既有经验又温柔的人,犯不着让包丁“离家出走”。如此看来,就可能是一期最近有什么事情吧。

 

 

 

也许是情绪积累?还是身体不舒服?鹤丸国永不知不觉间做了无数的畅想,越想越离谱越想越脱线,导致最后想的他都害怕了起来。等到他急匆匆披上衣服打开门之后,才意识到了自己想干什么。他停下脚步安静了几秒,然后对自己说,没事的,就是在门外看一眼,确认对方已经休息就够了。

 

 

 

所以,等鹤丸国永站在门外听到里面小声自言自语的时候,内心除了惊讶就是害怕,难道真如我想的那样,一期一振他,得了绝症?!

 

 

 

好吧,这当然是不可能的。鹤丸国永还是有理智的。他在门外踱来踱去,确实听不清楚里面的人到底在嘟囔些什么。最后他还是停下来往门那里靠一步,小声说道:

 

 

 

“一期?你还好吗?”

 

 

 

里面没有回答。鹤丸国永登时有些耳鸣。他又问了一遍,里面仍然只是嘟囔声,没有回答他的话。他最终还是决定——打开看一眼吧万一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

 

 

 

他一边叫着对方的名字一边不算淡定地打开拉门,一眼看到的是一期一振整个人缩在床铺上,旁边放着一瓶酒的场景。他咽了口唾沫,默默往外望了望,确认没人看到后把门紧紧关上。听到不小的声响,一直埋着头自言自语的人总算抬眼看了前人一眼。看清来人后立刻慌乱地扯开旁边的被子,想要规规矩矩地坐好,但是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酒瓶。

 

 

 

鹤丸国永的机动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快过。仅仅撒出几滴酒后,瓶子就稳稳地再次立在了地上。身边的人面色泛红,估计是喝醉了。虽然鹤丸国永看到那瓶子里的酒根本未见下,他也知道一期一振是从不喝酒的,如此看来也是根本喝不了酒啊。

 

 

 

对方明显是很尽力的想让自己正常起来,但是怎奈酒劲上头,最后还是没有换成姿势。在很泄气的长叹一声后,重新缩回了最初的样子。

 

 

 

有点可爱。这是鹤丸国永的第一想法。他并未觉得这个想法有什么不正常。他下意识想要摸摸对方的头,但伸出去的手掌还是偏移了路线放到了对方耸起的肩膀上。他靠近了些,小声问道:“一期,你喝醉了吗。”

 

 

 

缩在床上的人身体一颤,然后耳尖默默泛红。沉默一会儿后,闷闷地声音才传了出来。“鹤丸殿下见笑了。”

 

 

 

“你从不喝酒的。”鹤丸国永也许是意识到现在的姿势过于亲密,往后靠了靠,“心里不舒服吗?说出来比喝酒要好一些。”

 

 

 

“没什么好说的。”因为醉酒,一期一振连说话语气都直了不少。他抬起头看着鹤丸国永,看久了反而有眼角泛红的趋势,“鹤丸殿下请回吧,被看到这副样子……”

 

 

 

“喂喂,这幅样子怎么啦,不都是一期你吗。”鹤丸蹲下身子,捏住对方的脸,阻止了一期一振想要再次低头的动作,“你这样比平时更可爱。”

 

 

 

“可爱什么的……”一期一振抓住鹤丸国永的手,本意是想拉开,但不知怎么就又将对方的手往自己脸上靠得更紧了些,甚至还蹭了蹭。

 

 

 

鹤丸国永没由来的紧张。他看见紧握着他手的那个人眯着眼睛盯着被褥小声说,反正都是因为喝醉什么的,做什么鹤丸殿下都可以理解的吧,都是因为喝醉了。

 

 

 

“没错,既然好不容易喝醉了就要好好享受醉酒的特权。”鹤丸国永笑着顺应对方的动作,空闲的右手揉了揉对方的脑袋。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差劲。”一期一振一边拽着鹤丸国永的左手不放,一边不停地说着,“明明什么都做不好,却偏偏又一副看起来什么都可以的样子。我真的很想照顾好每一个人,但总会让自己的情绪掺杂进去。今天是这样,万一今后再这样,我……”

 

 

 

鹤丸国永没有说话,只是靠的稍近了些。

 

 

 

“但是鹤丸殿下不一样。您一直很耀眼,从来就没有撑着做什么,也从来没有像我这样……只会把情绪憋在心里反而影响到别人。虽然很失礼,但我一直在注意您,所以今天您能来帮我,我真的很开心。”

 

 

 

这个一期一振,他是不是不知道这样的发言已经等同于告白了啊?鹤丸国永的心快要跳出胸膛,他张口刚想说什么,却又被对方的话打断了。

 

 

 

“鹤丸殿下也一定觉得我很差劲,特别是现在……”他这么说着,松开了拉着鹤丸国永的手,“又是这样,因为自己喝醉了而无理取闹,不管怎样也影响到了鹤丸殿下的心情吧。”

 

 

 

“确实是影响到了。”鹤丸国永强硬地插入了话题,“我确实是被你影响的开心了不少。”

 

 

 

身前的人停止了碎碎念,瞪着眼睛抬头看向鹤丸国永。

 

 

 

“一期真的很努力,也很优秀。不管是作为付丧神,哥哥,还有朋友。”鹤丸国永重新抓住了一期一振的手,“你给人‘什么东西都能办到’的印象,并不是错觉,那就是你。而且现在的情绪是所有人都会有的。与你想的相反,能够让你把你的内心一面展现给我,是我的荣幸。”

 

 

 

一期一振的眼神慢慢变得困惑。他仿佛感觉到一股暖流溢满了胸腔,一种不知名的情绪涌上了头脑。还没等他接受这一切,他就被鹤丸国永紧随其后的逼问搞得大脑一片空白。

 

 

 

“但是我现在在想,这样的一期,作为恋人应该也是优秀,且完美的吧。”

 

 

 

鹤丸国永知道自己并不该在这种时候坦白心思,但是行动快于思想,看着眼前的那个人他还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这是孤注一掷,如果一期没有对自己怀抱着那种心情,那今后的一切相处都会变得……

 

 

 

鹤丸国永在这时候被人抱住了。两个人都愣了一会儿,鹤丸国永才想起来要紧紧回抱过去。

 

 

 

“我不知道。”一期一振这样说,“我不明白您的意思。但我觉得,这时候抱住您,一定是没错的。”

 

 

 

“没错。”鹤丸国永微笑着揉了揉面前人的脑袋,“一期做的总是没错的。”

 

 

 

——end——

 

 

 

我受不了了第十集看完我整个人都炸裂了什么退圈我从来没退过鹤一圈!!!!!我还记得刀剑乱舞我没有死我还活着我半个小时激情一刻不停地写了两千八百多个字虽然少但是我觉得超级顺畅啊呜呜呜呜!!!!!鹤一期啊啊啊第十集是世界的宝藏是我的精神支柱是我的白月光我的天啊我死亡。

 

 

 

顺便一说看完第十集我喊的嗓子都哑了。疼到现在。


评论(1)
热度(83)
  1. 懿水水水水水一瓶矿泉水变成了草霖娘 转载了此文字
    鹤一期的文不转到这个号上浑身难受。
© 懿水水水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