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水水水水水

景懿水。
QQ:3397086330
只写自己想写的。

TR:鹤一期/小狐三日/安清。
BSD:芥敦/中敦。
AOTU:嘉瑞。
YYS:博晴/狗崽。
APH:露米/朝耀/仏英。
明星RPS:靖苏/诚台/凯歌。
实况RPS:铛奶/P芬/M12M/优散。

对于极东(主菊耀)的感情很复杂。喜欢他们两人 想让他们在一起 但又对这个圈子失望 对本家失望。
故在成熟之前,不会再产粮。

aph天雷米英。
琅琊榜靖苏洁癖不逆不拆。

爱您。

【鹤一期】everlasting life(18)

 

-鹤一期转生梗了啦!!!!!

 

@一杯没气的可乐 !!!!

 

-前文见17啊!!!!!!!

 

-超凶!!!!!

 

-

 

那晚太阳刚刚落下,夜场庙会就算是开始了。人很多,大部分都是年轻人结伴而来,还有拖家带口带着孩子来凑热闹的。

 

鹤丸国永和一期一振两人自然属于前者。街边的小商贩车上纸糊的灯笼都亮了起来,暖暖的金光一盏接一盏的照亮整条窄路。穿着和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姑娘们一边笑着一边逗弄笼子里的小兔子,还有小孩子拽着家长的衣襟嚷着要买那种贵的要死华而不实的团子。一切的一切都是热闹非凡,明明在夏日却洋溢着除夕过年的气氛。

 

鹤丸国永鲜少穿了深颜色的衣服,灰色的和服倒显得他肤色更白了。一期一振见到他的时候都差点没有认出来——他没见过不穿白衣服的鹤丸国永。而鹤丸表示白色的和服太少了,要不是这样肯定穿白的。

 

“一期你看!章鱼烧哎!”鹤丸国永指着旁边一个挤满了人的小摊子叫道。

 

一期一振顺着鹤丸国永的手势看过去,却只看到了挤在那边的一堆人,连招牌都被遮的严严实实,便问:“您怎么看出来那是章鱼烧的啊。”

 

“闻出来的。”鹤丸国永吸吸鼻子,“啊——这绝对是章鱼烧的味道——”

 

“您想吃吗?”

 

“你在这里等我就好。”鹤丸国永没有回答一期一振的话,自顾自跑过去了。两分钟后,他便举着一个章鱼烧回来了。

 

“只有一个了呢,下一批还要等个五六分钟。啊——”鹤丸国永将右手伸过去,放到一期一振嘴边。一期一振本想用手接过,但看对方认真的表情,只好咬下一口。

 

“……好吃。”一期一振睁大了眼睛,舔舔嘴唇。说实话,他好久没吃这样的小吃了,这样的味道也确实令他惊讶。

 

鹤丸国永注意到一期一振这个小动作,心跳快了一秒,然后再次将章鱼烧递过去:“不吃完不许走哦。”

 

“我可以自己……”不等一期一振说完,鹤丸国永就一手按住了一期一振想要拿过插签的手。手上的温度让一期一振大脑有些当机,乖乖的被喂下了整一个章鱼烧。

 

一期一振看着鹤丸国永抬步就要走,便问:“您不再买一个吗?”

 

鹤丸国永转身笑了笑,一字一顿地说:“不用哦,我已经吃饱了。”

 

一期一振疑惑地偏过头,但还是跟上了那人的步伐。

 

-

 

“我们买个这种扇子吧!”鹤丸国永在一个插满扇子的木柱前停下来。

 

“团扇吗?看起来很好看的样子。”一期一振拿出一把,看着上面的图案,“这是……寺庙?”

 

“好像是呢。”鹤丸国永凑到一期一振跟前看着那扇子上的花纹,然后转头问道,“买这个吗?”

 

……太近了。一期一振隐藏在袖子下的右手微微攥紧,面色也有些发红。

 

鹤丸国永突然沉下声调,凑在一期一振的耳边小声说道:“你脸红了呢。”

 

见一期一振的耳根也有发红的趋势,鹤丸国永便不再继续逗弄,捏捏旁边人的脸,然后招呼商家来买下了这个扇子。

 

“走啦。”鹤丸国永十分自然地拉起一期一振的手,“我是不是应该帮你扇扇,你的脸摸起来很烫啊。”

 

“……鹤丸先生!”

 

“好我不说了。”鹤丸国永立马认怂,闭上嘴乖乖拉着一期一振继续往前走。时不时偏过头看看身后人的神情。注意到对方的视线在一个捞金鱼的摊点上停留了三秒,便心领神会的停下脚步。

 

“我想捞金鱼。”鹤丸国永笑着说。

 

“这个……很难捞的吧。有些浪费钱……”

 

真是个心口不一的家伙啊。“哎,可是这些小金鱼超级好看的啊,而且他们在这里说不定哪天就被黑心商家都搞死了,我们捞上来养着也好放生也好,总比留它们在这儿强啊。好啦好啦,我先来试试。”

 

鹤丸国永把扇子递给一期一振,从商家那里接过渔网。其实鹤丸国永也知道,这些渔网都是特制的,几乎遇水即融,几乎不可能捞上金鱼。但是看旁边人表面抗拒实则满怀兴致的可爱眼神,鹤丸国永还是打算就这么玩一次。

 

果然,失败了。“没有捞上来呢——一期,你试试?”鹤丸国永又交了一次钱,将渔网递给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没有说话,接过渔网,放下水后没有立即拿上来,而是等着特质的网都融化后,用铁手柄迅速往上一挑,竟挑进了篮子里。

 

店家傻眼了,鹤丸国永也愣住了,三人都沉默几秒后,鹤丸国永大笑着拍着一期一振的肩,说:“一期你怎么这么厉害的啊!”

 

那商贩也笑了出来,用不知是哪的方言说道:“在这里干了三四年了,头一回见有人这样捞上来。也是有缘,就再送你们一只吧。”

 

鹤丸国永欢呼着,从商贩手中接过两个盛着水和金鱼的塑料袋。一期一振笑着对老板鞠躬,看着鹤丸国永手中的金鱼,口中不自觉地说道:“好美啊。”

 

鹤丸国永看着对方的眼睛闪着像孩子一样的欣喜的光,捏捏一期一振的脸,说:“你也是。”

 

一期一振深吸一口气,捉住了鹤丸国永作祟的手,尽力用强硬的语气说:“请,请不要老是……捏我的脸。”

 

“对不起啊,没忍住。”鹤丸国永笑着看着那人的脸又红了起来,干脆顺着对方的动作反握住一期一振的手,食指轻轻在他的手背上摩挲。一期一振下意识想要抽回手去,但奈何鹤丸国永抓住不放了,一期一振缩了两次都没成功,干脆就随着鹤丸国永的心意了。

 

此后全程一期一振就被鹤丸国永拉着走,前者也一直低头不看鹤丸国永的脸。鹤丸国永调笑到:“之前没见你这么容易害羞啊。”

 

然后自己的手就被黑帮大佬捏的骨头嘎吱嘎吱响。

 

“啊啊啊我不说了!”鹤丸国永忍着痛,嘴角的弧度却微微变大了。

 

-

 

“对了,你不给你弟弟带点什么吗?比如说——那边的老虎玩偶。”鹤丸国永指着直线距离五米开外的一个老虎娃娃。

 

“这样也好……但是这好像是个套圈游戏的摊点?”

 

套圈。鹤丸国永又想到了当时在游乐场他们粟田口组的大佬们玩射击时的盛况。这要是让他玩了,岂不是这位商家又要破产。

 

看着那位慈祥的老婆婆,鹤丸国永竟有些心痛。但还是掏钱买了最小的规格——五个套环。

 

鹤丸国永分给一期一振三个,说:“你比较厉害,拿多一点。我先来第一个——!”鹤丸国永奋力一掷,套环在那瓷器的尖角上打了个转,稳稳落地。

 

“失败了呢。”鹤丸国永撇撇嘴,“你来吧。”

 

一期一振也看了一眼旁边慈祥的老婆婆,又看了看手中的套环,最后三发连发,统统落在最进的空地处。鹤丸国永有些惊讶地看了看旁边的人,在接收到那人的眼神后点头会意,也装作没有投中一样将环一扔。

 

鹤丸国永走到老婆婆旁边,笑着问道:“我们能买下那只小老虎吗?一千日元的价格。”

 

老婆婆似乎惊异于这相较于那个破旧的娃娃过于高的价格,瞪大眼睛摆摆手,说:“不用,五百就够。”

 

“好的,五百。”鹤丸国永将钱放在身后整理了一下,交给了那个老婆婆。他拿起老虎布偶回到一期一振身边,说:“我偷偷夹了一点钱在里面,老婆婆眼神不好,应该也发现不了吧。”

 

一期一振笑了笑,说:“确实呢。”

 

-

 

再往上走就是寺庙了。寺庙的石阶旁立着一个小牌子,鹤丸国永看后,兴奋地跟一期一振说:“太幸运了,今晚真的有烟花哦!是在晚上八点一刻。”

 

一期一振低头看看时间,说:“现在是七点半呢,还早。”

 

“我知道一个看烟花的绝佳地方,跟我来!”鹤丸国永冲一期一振挤挤眼,逆着人流向旁边的坡地跑去。

 

那是一个废弃的钟楼,四周确实没人,静谧的很。一期一振奇怪的问道:“您是怎么发现这种地方的?”

 

“小时候经常来这里。这个地方晚上看烟花比寺庙后的台子清楚不说,人还更少。”鹤丸国永抬头看着天空,“啊——十几年前这里还有星星呢。”

 

一期一振抬头,只看见了墨一样黑暗的夜空,就连月亮都遮遮掩掩,看不分明。“今天好像确实有雾呢。”

 

“那我们这算不算……雾里看花?”鹤丸国永笑着说。

 

“不要乱徬词语啦……”一期一振虽这样说着,但也随着鹤丸国永笑起来。

 

鹤丸国永将手里的金鱼、团扇都放在古钟旁的台子上,转身看了看后面老老实实抱着玩偶的恋人,手刚抬起来却又放下了。哎,好想捏脸。

 

一期一振注意到鹤丸国永的动作,没好气的抬起手揪起鹤丸国永的脸颊:“捏脸一点也不好玩啦!”

 

鹤丸国永抓住一期一振的手,轻轻一吻,说:“明明很有趣啊。”

 

一期一振迅速将手抽回来,气鼓鼓的样子在鹤丸国永的眼里可爱极了,鹤丸国永伸过手去,在对方的瞪视下,拐了个弯将手放在对方头发上揉了揉,揉乱了才停手。

 

一期一振没有再理鹤丸国永,低埋着头抚摸着怀中的玩偶,但通红的耳根暴露了他的心理活动。

 

——tbc——

 

这就是一个吃吃吃喝喝喝撩撩撩玩玩玩谈恋爱秀恩爱的过渡章。

 

写的我简直想死——!我要搞事!!!!!!!!!!!!


评论(12)
热度(65)
© 懿水水水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