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水水水水水

景懿水。
QQ:3397086330
只写自己想写的。

TR:鹤一期/小狐三日/安清。
BSD:芥敦/中敦。
AOTU:嘉瑞。
YYS:博晴/狗崽。
APH:露米/朝耀/仏英。
明星RPS:靖苏/诚台/凯歌。
实况RPS:铛奶/P芬/M12M/优散。

对于极东(主菊耀)的感情很复杂。喜欢他们两人 想让他们在一起 但又对这个圈子失望 对本家失望。
故在成熟之前,不会再产粮。

aph天雷米英。
琅琊榜靖苏洁癖不逆不拆。

爱您。

【鹤一期】everlasting life(14)

 

-鹤一期转生梗

 

@一杯没气的可乐 

 

-前见13 

 

-

 

鹤丸本来就觉得自己来这个地方准没好事,可这也不意味着这儿全是坏事。

 

比如现在,他就有幸看到加州清光三十秒喝八杯茶的挑战。

 

“加油吧。”莺丸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一脸震惊的清光,那笑容让旁边的两人都觉得毛骨悚然,“毕竟大冒险可是你选的呢。”

 

“我现在选真心话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

 

看着加州清光那慷慨赴死一般的样子,鹤丸国永其实是有些幸灾乐祸的。这几年来你整我整的不轻,终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终于轮到你了吧!

 

加州清光还想推脱两句,可这时一期一振拿出手机,说:“我可以帮忙计时呢。”

 

好了,这下他是在劫难逃了!

 

于是鹤丸国永就眼看着加州清光随着莺丸的一声令下,从桌子最左边的茶杯喝到最右边的茶杯,中间甚至两杯一块拿着双手往嘴里灌。看到一半鹤丸国永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录像,但这时候录也录不到什么了,只能自叹遗憾,可怜了这一场大戏。

 

一期一振三十秒的计时结束,加州清光刚刚喝完第七杯。他有些懵地看向旁边的莺丸。莺丸递给他一张餐巾纸,说:“辛苦你了。”毕竟要渲染气氛,只好牺牲你一下。

 

“没事,愿赌服输……”莺丸没想到你是绿切黑啊!

 

“那么,第二轮?”鹤丸国永显然是被第一轮的好戏激起了性子,完全融入进了游戏。

 

“嗯。”莺丸拿出四张牌,摆到桌子中间,示意一期一振随意置换一下位置。

 

鹤丸国永首先取出一张,故作神秘的翻开看了看,然后一脸兴奋的说:“还是抽到大鬼的出题吗?”

 

“看来我们都不用再期待了呢。”莺丸笑着说。三人也没有犹豫,各自选择了剩下的数字牌。

 

鹤丸国永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环视了一圈周围的人,然后说:

 

“三——不对其实是二号!是谁!”其实鹤丸国永是想说三号的,但看到提到三后加州清光脸上瞬间僵硬的笑容,鹤丸国永竟有些于心不忍,最后他还是在看笑话和良心中选择了后者。

 

“是我哦。”旁边的一期一振举起了手。

 

那其实还好,如果是莺丸我真的不敢提什么刺激的要求。“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呢?”

 

相比真心话,一期一振觉得大冒险要温和得多。但想到加州清光刚刚的惨状,他最后还是说:“真心话吧。”

 

鹤丸国永脑子一片空白。他突然不知道该问什么了。问他初恋是谁?喜欢什么类型的?婚后想要男孩还是……咳。除了恋爱方面的,还能有什么问题啊。

 

“你……你最怕的事情或者东西是什么?”鹤丸国永只好随口说了一个问题。

 

“最怕的?”一期一振懵了片刻,然后有些犹豫地说,“大概是……女孩子。”

 

这个答案让其余三人都出乎意料。莺丸根本没有往这方面想,鹤丸国永惊异于黑帮大佬竟然还不会把妹,而加州清光抓住了重点,表情丰富地提问道:“那你就是喜欢男生喽?”

 

“相比女生来说应该……哎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一期一振刚刚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最怕女孩子主要是因为从小都没有接触过,加上这几年任务里有好几次都是忽视或是轻视了女性差点导致任务失败什么的,只是觉得女生应该是……很奇妙的一类人吧。”

 

鹤丸国永点点头。表示赞同。上次那个通知他加州清光晕倒的女护士,等他回来后抱着他哭了一中午,哭完就立即像没事人一样说我去补个妆,把鹤丸国永吓得不轻。

 

大概这个时代的女性也觉得男性是个奇妙的物种吧。

 

“出乎意料的答案呢。”莺丸默默吐槽道。

 

“嗯,看来是真的喜欢男孩子要多一些。”清光不等着一期一振反驳,接着说,“好了好了下一轮吧!”

 

莺丸再次把牌摆上,四人各自拿了牌。莺丸看到清光给自己使的眼色,用手指甲轻轻敲了两下桌子。

 

“那么,谁抽到大鬼了呢?”鹤丸国永问道。

 

“当然是!我!了!”加州清光将自己手中的纸牌好像很帅气的猛地摔在桌子上,但因为质量太轻根本没有声音,装x失败不说反倒是砸到了手。

 

今天我的运气真的是差到爆了!但是现在终于可以还回来了。

 

“一号是哪位!”加州清光笑着问道。

 

“哦,是我呢。”鹤丸国永两出自己手中的牌。

 

加州清光暗喜。如果是一期一振,保不齐还会选一次真心话,但以鹤丸国永的性格,不选大冒险就真是见了鬼了。“刚才你看的挺起劲啊!说吧,选什么?”

 

“相比真心话,大冒险更容易使人吓到吧?我选大冒险哦。”

 

“那么,请你跟……三号!做一周的情侣吧!”

 

鹤丸国永当场懵逼。且不说全场都是男生,单是谈恋爱这种事他就从来没做过,更别说假装谈恋爱这种要矜持着又得适当放开最后还说不定吃不了兜着走的差事。而且人家莺丸都是有老公的人了这多不好……所以现在还是默默期待三号是一期一振吧。

 

“还能带上另一个人的吗?”一期一振无奈地笑着,“我真是超无辜的啊。”

 

“今天是周三呢,那惩罚就是到下周三哦。”莺丸提醒道。

 

那么,既然目的达到了……接下来就放开心玩吧。

 

到了后面,莺丸就好像黑化max一样,就连茶加醋这种黑暗料理都能想得出来。一期一振也被带的像是开了什么开关,默默地在那杯调和物中加了一勺番茄酱。加州清光见状也不甘落后,好心的化进去一块巧克力。然后三人就注视着鹤丸国永一口气喝下了那杯液体然后在三十秒内喝了八杯茶。

 

倒是莺丸一直顺风顺水,到最后也就只是介绍了一遍他和大包平的恋爱史,不仅没有被整反而喂了在场的人一人一包狗粮。

 

到了晚饭时间,莺丸干脆把三人都留下来了。虽然适才游戏时亲手制作的“饮料”十分一言难尽,但其实莺丸的手艺特别好。一开始的四人还是画风和谐的共进晚餐,但到了后期就变成了加州清光和鹤丸国永的黑暗料理大会,一旁的莺丸笑眯眯地看着两人互相往对方的碗里加芥末胡椒豆瓣酱,白糖食醋玉米油,他觉得现在的景象用一位故人的话足以概括——

 

甚好,甚好。

 

-

 

晚饭过后,加州清光打车回家,鹤丸国永和一期一振则是跟上次一样结伴步行。临走之前加州清光还好心提醒了一下两人现在是情侣,然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就躲进出租车扬长而去。

 

“他就是那个性子,你别在意。”清光走后,鹤丸国永有些窘迫地看向旁边一言不发的一期一振。

 

“没什么啊,我倒是觉得他这性子也挺好。走吧?”

 

“……嗯。”

 

一期一振注意到了鹤丸国永欲言又止的样子,只是没有过问。但一路上鹤丸国永好像一直心事重重的样子,多次转头想要跟一期一振说点什么似得,但又假装是不经意的重新将头转回去。

 

“你想说什么啊。”一期一振觉得那人的表现有些好笑。

 

“没有没有!”鹤丸国永连连摆手,“什么都没有!”

 

好,就当你没有啦,不用说这么多遍。撒谎还真是不专业啊。

 

傍晚的街景很是好看。虽然现在市区已经高度发展,但莺丸所住的地方的周围都异常的静谧,跟这座城市相比,差不多就是世外桃源一般的存在。人行横道旁边只有几个沿街的小商贩,马路上车辆也少得可怜,几分钟才慢悠悠过去一辆。偶尔传来不知是谁的自行车为了破除这份安静故意发出的铃声,融在傍晚的空气中倒也显得悦耳。

 

鹤丸国永低头看着人行横道,右手时不时碰到旁边那个人。每一次接触,哪怕是划过都让他的心不由得紧一下。鹤丸国永注意到了那触手可及的距离,但每一次努力的将要开口时,看到那人的眼睛就不敢再说话了。

 

别怂啊鹤丸国永。多少你们现在还算是恋人,相信自己可以做到的。他一遍遍在心里默念着,试探地触碰对方的手指。旁边那人只是愣了一下,没有其他动作。

 

鹤丸国永努力调节着自己的呼吸,然后一鼓作气,牵起一期一振的手。

 

两人都没有说话,静静地走着。鹤丸国永没有看到旁边人微微发红的耳根,只是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紧紧回握住。

 

-

 

“回来了回来了!”乱藤四郎扒着窗户大声叫嚷道。

 

药研在一边摆弄着几片不知名的叶子,嘴上还不忘吐槽:“这有什么惊讶的,一期哥还能不回来?”

 

“哎呀!他们两个一起回来的啦!”

 

客厅瞬间安静。三人都放下自己手中的东西加入到乱偷看的行列中。

 

“骨喰哥和小退呢!”信浓悄悄问道。

 

“睡了。”鲶尾语气稍显遗憾,“如果他们看见应该会很开心的吧。”

 

“看手看手看手看手啊!”乱突然拔高了声调,其余三人也不约而同的发出起哄似的怪叫。

 

“他们停下来说什么呢。”信浓有些着急,恨自己没有个顺风耳。

 

“我能知道?”药研小声嘀咕。

 

接下来,他们就看到,那个穿白衣服的他们的老熟人,抱住了他家大哥。

 

四人不可置信的深吸一口气,乱甚至觉得自己的少女心在此刻爆发了。没想到啊这个刃上辈子在我们面前这么老实,这辈子竟然就在我们家门口对我们大哥动手动脚,看我不……

 

哎,不不不,你再多动动才好。

 

大概十几秒后,就看到一期一振推开了鹤丸国永,低头像是说了一声再见,然后向门口走来。

 

窗前的人立即走的走散的散最后一个走的人还顺手将窗帘拉上了。毫无破绽。一期一振进来之后没有说话,直接就向卧室走去。

 

“一期哥你今天睡这么早啊?”鲶尾鼓起勇气问道。

 

“啊,今天有些头晕,早睡一会儿。”

 

卧室门被轻轻关上了。四人迅速聚在一起,展开重要激烈又随便的晚间会议。

 

“这算是想起来还是没想起来?”药研问道。

 

“有很大成效啊!”信浓低声赞叹,“至少这代表我们的方向是对的。”

 

“真不知道今天下午发生了什么,怎么回来之后这两个就腻歪成这样,我早就觉得鹤姥爷不是什么老实人,不然怎么可能一下午就撩到一期哥?”乱虽然有些不甘,但对这次取得的显著成果还是很开心的。

 

鲶尾拿出手机,叫道:“莺丸大人的短信!”

 

【有成效吗?】

 

【有!一期哥今天回来说头有些晕,尽管记忆没恢复,但说明我们的猜测是对的。】

 

【那就好。】

 

【对了,顺便问一下,您下午让他们干了什么啊。】

 

【真心话大冒险。】

 

“哇——”客厅里发出一阵赞叹声。

 

“莺丸大人还真是——”药研藤四郎脸上挂着神秘笑容。

 

“真是看不出来啊。”信浓也笑着,接上话茬。

 

——tbc——

 

中间牵手那个地方……是的我沉迷东京夏日相会 这首歌那么好听吃我安利。

 

啊日更再见,啊日更再见,啊日更再见了再见了再见吧~

评论(17)
热度(74)
© 懿水水水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