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水水水水水

景懿水。
QQ:3397086330
只写自己想写的。

TR:鹤一期/小狐三日/安清。
BSD:芥敦/中敦。
AOTU:嘉瑞。
YYS:博晴/狗崽。
APH:露米/朝耀/仏英。
明星RPS:靖苏/诚台/凯歌。
实况RPS:铛奶/P芬/M12M/优散。

对于极东(主菊耀)的感情很复杂。喜欢他们两人 想让他们在一起 但又对这个圈子失望 对本家失望。
故在成熟之前,不会再产粮。

aph天雷米英。
琅琊榜靖苏洁癖不逆不拆。

爱您。

【鹤一期】everlasting life(12)

 

-鹤一期转生梗

 

@一杯没气的可乐 

 

-前见11 

 

-

 

鹤丸国永尽力想要无视落在自己背后的目光。可是加州清光却一直不依不饶地盯了他快五分钟了,他觉得自己的背都要被盯出个洞来。他只好内心煎熬地转过身去,先是对那个盯着他的人笑了笑,然后问道:“又有什么事啊?”

 

“啊——其实也,也没事。”加州清光桌子底下攥着票的手不由得握紧了。昨晚只想着搞票了,但却忘了组织语言。看着鹤丸国永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加州清光竟有些于心不忍。

 

等等,明明工作都要我替他做,我不忍个鬼啦。

 

加州清光深吸一口气,说:“下午博物馆有个展览。”

 

鹤丸国永看了他几秒,然后问:“一期一振这次带着他哪个弟弟去啊?我好带点礼物什么的。不然多尴尬。”

 

……这个套路不对啊?看来他真的放弃抵抗了。这次跟莺丸殿下说起时,他给我了两张票,还说一期一振那边他来搞定就好。这意思是让我去做电灯泡?以及这样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带谁带多少个去。但是想了想日本刀展其实小孩子去了也不方便看管吧,不知道那边是怎么个情况呢。

 

“你怎么知道一期一振会去啊。”加州清光讪笑着问道。

 

“哈,哈哈,哈哈哈!”鹤丸国永用生硬的语气重重地笑了三声,说,“每次你约我或者是让我去干点啥,就一定遇上一期一振。”

 

“那也不是我看你们两个总是没有进展顺手推一把嘛。”加州清光见事情已经败露,也就不再掩盖事实了。

 

见鹤丸国永盯着他不说话,加州清光便又补了一句:“哎呀,这次我也去啦,你别想多了。”

 

“我不想多才见鬼吧?又不是一次两次这样了……”

 

“你就直说你去不去?”清光不耐烦的打断了鹤丸国永。

 

“我不去又怎么样?”鹤丸国永也语气强硬地顶回去。

 

“不去就不去呗!说得好像是我求你去一样!”两人的声音越来越高,引得旁边的人都纷纷侧目。加州清光不好意思地摆摆手,用眼神告诉其他人没事。

 

这时加州清光有些懊恼。就应该求着他去啊,这样搞得他如果真的不去了的话,那岂不是……

 

“票呢?”

 

加州清光猛地抬头。自己不是幻听了吧?“这是你主动要的票,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他将手中一直攥着的两张票抽一张递过去。

 

鹤丸国永接过了票,盯着看了一会儿。加州清光甚至害怕他一个激动把票撕碎。所幸他只是看了看就收了起来,然后问道:“我们两个都走了,那工作谁来干啊?”

 

“这我早就联系好了,咱就只管玩,工作的话如果出现半点差错都算在我的头上。”

 

鹤丸国永将信将疑地点点头,背过身去。

 

-

 

“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一期一振见到莺丸,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些坐立不安。

 

莺丸正在倒茶。这次的茶水比上次的甚至还要名贵一些。“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上次见到您,因为天色太晚就没有久留,在那之后总觉得有些遗憾。今天找您来这里,只是想邀请您下午去一个展览会呢。不知道您下午是否有时间?”

 

对方连珠炮似的敬语和套话搞得善用这些手段的一期一振都有些难以招架。他的视线从茶水上收回。现在也不好打探点什么出来,只能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午的话,我可以。不知道是怎样的一个展览呢?”

 

“也没什么。”莺丸笑了笑,“您也知道的,我这个闲人平常没什么爱好,除了喝茶就喜欢些工艺品,小物件什么的。这次展览就是一个日本刀展览,也没什么名贵的,就图个好看。我这里正好搞到了两张票,想着邀请人去,但是思来想去能跟我有如此共同语言的好像只有您呢。”

 

言语之间没有任何破绽。“如此我也不好推脱了呢。”一期一振抿一口茶,“您的茶叶倒也是很名贵的品种吧?”

 

莺丸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颤,说:“也不算是名贵,亲友送的而已。”

 

“您的家人看来很富裕呢。如此您也能在这个地方坚持自己的一份本心,也是实属不易。”

 

“谢谢,我确实是不喜欢那些纸醉金迷的生活。”莺丸只能不着痕迹地将话题引到自己身上来。如果让一期一振如此问下去,保不齐会不得不把大包平供出来。这样会令他生疑也说不准。

 

果然,和他说话比和鹤丸国永说话麻烦多了。

 

一期一振察觉到了对方着意引开的话题,但到这个地步也不方便继续问下去,只好作罢。

 

“说起来,我们认识还是借着鹤丸国永先生呢。您最近跟他有交流吗?”

 

“没有刻意的交流过,倒是偶遇多得令人生疑。”莺丸提到鹤丸国永时,一期一振就差不多敲定了他跟这几天发生的事是有关的。

 

“哦?您是怀疑有人刻意安排吗。”莺丸边说,边将票递出去。

 

一期一振接过票,说:“倒不敢轻易怀疑这个。”

 

“那还是说,您不想跟鹤丸国永先生见面吗?”

 

“没有。他是个很好的人。”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

 

“您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一期一振终于耐不住心中的疑问,挑明了向莺丸发问道。

 

“我吗?”莺丸挑眉,“不知道呢。”

 

模棱两可的回答。跟聪明人玩文字游戏还真是困难……

 

“我家中还有事,就先走了。”一期一振将票收回,站起来告辞。

 

莺丸点点头,没有计较这毫不走心的理由。

 

-

 

鹤丸国永果然见到了一期一振,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莺丸竟然也在这里。

 

加州清光也很惊讶。什么,莺丸殿下都亲自出马了,看来今天可是了不得。

 

“又见面了呢。”

 

“嗯。”

 

这两人显然是都预料到了吧!加州清光在心里想着。他看向旁边的莺丸,莺丸只是回以他一个微笑。

 

莺丸殿下那边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啊,这万一口供不对,一会儿戏演破了可不是尴尬就能掩盖的。

 

“鹤丸国永先生也是来参观的?”

 

鹤丸国永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一期一振的眼睛。

 

一期一振心领神会,说道:“这个地方我来过呢,不介意的话,您跟我来这边看看?”

 

鹤丸国永跟了上去。加州清光本想悄悄跟上,但被莺丸拦下了。

 

“你也觉得最近的‘偶遇’过于频繁了?”见甩开了两人,鹤丸国永就发问道。

 

“是呢。”一期一振将口袋中的票拿出来。

 

“这都是加州清光那小子安排的啦,你不会介意吧,他就是有些特立独行,总是干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可以将您的票给我看一下吗?”一期一振问道。

 

鹤丸国永当然不会拒绝,从包中掏出自己的票递给他。

 

一期一振核对着票联下方的编码。自己的是CA52006,对方的是CA31547,差距非常大。但这也不排除是莺丸先生刻意安排的。以他的心思应该会想到这一步。

 

“票……有什么问题吗?”鹤丸国永有些奇怪。

 

“反而是意外的没有呢。”一期一振将票归还。

 

鹤丸国永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没有在意一期一振话中的话,继续刚刚自己的话题:“所以说,你会感到困扰吗?”

 

一期一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困扰是当然没有的,毕竟跟鹤丸国永相处也是很开心的事。但是这其中的原因总让一期一振生疑,加州清光好像是没什么大问题,倒是这个莺丸城府颇深,自己一时也揣度不出他的目的。如果真的相信莺丸没有参与其中,一期一振的戒心才是真的能够放下。

 

“您指的是刻意被安排与您相处吗?”一期一振反问道。

 

“是的。”鹤丸国永就是这个意思,他没有一期一振想那么多,因为他对整件事根本就不知情。

 

一期一振看了看身边的人,笑着说:“相反,我乐在其中。”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鹤丸国永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兴奋,“我也一样哦。”

 

-

 

“您对刀剑了解的多吗?”一期一振走在展厅里,看着橱窗下被白炽灯照得反光的铁器,总有些苦涩之感。

 

“没什么研究呢,我还是手术刀拿的比较多。”鹤丸国永抚上旁边的橱柜,玻璃被灯烘烤的都有些发烫了。

 

“您真会开玩笑啊。”一期一振随着鹤丸国永的动作停下,看向他面前的那一振刀。

 

一把太刀吗?一期一振看向刀旁的介绍版,只是标注了这把刀的一些数据,譬如刀的种类,长度,对于刀的历史和由来只字未提。

 

“这个精细和完好程度看起来是当代所锻的吧。”一期一振看着橱柜里毫无瑕疵的刀刃,“被当做工艺品了呢。”

 

鹤丸国永不知道为什么,头脑有些发涨:“那他会开心吗?被那么多人欣赏。”

 

“他?按理说,刀是物件,不会有感情的啊。不过真要赋予它感情的话,我觉得它应该会很痛苦?或者说这个时代的刀,已经安于现状了吧。”

 

鹤丸国永有些不解地看向旁边的人,一期一振注意到了旁边扫过来的视线,没有再说话。

 

“我觉得我过去应该见过你。从第一次见面就这样感觉了。”

 

“谁不是呢。”一期一振笑道,“最近我一直这样,总觉得见到的人都挺熟。”

 

“不。”鹤丸国永注视着一期一振的眼睛,“我一定见过你。”

 

“我的记忆是完好的。”一期一振提醒道。

 

“我也是,可我能确定,我们过去绝对是认识的。”

 

一期一振看了旁边的人一眼,叹了口气,说:“大概吧。”

 

鹤丸国永见对方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有些气恼,他一把拉住想要走开的一期一振,说:“我绝对见过你,可能是上辈子的事,总之我见过你!”

 

说实话,一期一振一直是一个理性对待事物的人。他从来不相信什么人鬼蛇神,投胎转世一类的怪谈。若是换做其他人这样拦住他,他肯定会认为这个人是神经病,或者魔怔了。但是面对鹤丸国永,他总是无法开口反驳。

 

一期一振看向鹤丸国永拉着自己袖口的手。鹤丸国永注意到对方的视线后,就立即将手松开了。“对不起,我有些激动了。”

 

“没事。”一期一振理理自己的袖口,看着鹤丸国永,“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呢?”

 

谁都逃不过命运,谁都保不齐会被冲散在记忆的洪流中。但是这一次,没有人想要放弃。已经有人抛下了橄榄枝,接下来我们的任务,只是要抓住它。

 

——tbc——

 

写着写着就搞起事来了……我也想让我笔下的他们谈恋爱但是我总是写不出来……交给你了奶黄包!

 

评论(9)
热度(68)
© 懿水水水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