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水水水水水

景懿水。
QQ:3397086330
只写自己想写的。

TR:鹤一期/小狐三日/安清。
BSD:芥敦/中敦。
AOTU:嘉瑞。
YYS:博晴/狗崽。
APH:露米/朝耀/仏英。
明星RPS:靖苏/诚台/凯歌。
实况RPS:铛奶/P芬/M12M/优散。

对于极东(主菊耀)的感情很复杂。喜欢他们两人 想让他们在一起 但又对这个圈子失望 对本家失望。
故在成熟之前,不会再产粮。

aph天雷米英。
琅琊榜靖苏洁癖不逆不拆。

爱您。

【鹤一期】everlasting life(6)

 

-鹤一期转生梗

@一杯没气的可乐 

-上章见 05

 

-本章安清兼堀,注意ww

 

-

 

鹤丸国永跟着一期一振进了卧室。进去的一瞬间,他就几乎想给几分钟前的自己一巴掌。

 

他们怎么可能交不起医药费?就光看这一个卧室的装潢,倒也不是说多么华丽,只是从天花板到地板都散发着一种贵重的气息。鹤丸国永一直觉得在卧室地上铺地毯的人一定是那些奢侈的暴发户,今天一看这黑色地毯和黑色墙壁搭配起来竟然还有一种简约的感觉。

 

当然简约并不是便宜。鹤丸国永注意观察着床头柜上摆放着一盒烟,他听他的烟民朋友说过这个牌子,价值将近一千。连这么个小东西价格都这么造孽,更何况这下面的大理石床头柜。

 

他呆呆地看着一期一振拉开衣橱的门,从里面拿出一包东西。听声音应该是是铁器。一期一振也注意到旁边人好奇的眼神了,就边将东西拿出来边跟鹤丸国永解释道:“这是一个折叠床,当时为了出任务买的,只用过一次,应该还算救过我一命吧。”

 

听到这里鹤丸国永才想起对方是有伤的,于是他立即上前接过那堆重物。“你是伤员,这个我来弄就好啦,今晚我睡这个床上吧?”

 

“可是今晚的事全因舍弟失礼才会导致鹤丸先生您暂住于此,如让您休息在这张床上,于待客之道不符啊。”一期一振有些犯难,“以及,我的伤没事的,您还是先去休息……”

 

“不行。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主治医生啊,你的伤还没有好全,我就有责任照看好你。让自己的病人睡临时床自己却睡了病人的,这不是更无道理吗。”

 

一期一振见鹤丸国永执意这样,也就收回了想要帮忙的手。

 

临时床装卸很方便,不到十分钟,鹤丸国永就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床铺。说实话,他觉得自己家的那张床跟这张的大小没什么差别。

 

“好啦。”鹤丸国永拍拍手,然后一下坐在床上,“让我看看你的伤?”

 

一期一振这才反应过来还有这茬事。看着鹤丸国永认真的神情,他点了点头,脱下自己的衬衫。

 

鹤丸国永检查着对方身上的绷带,但是同时他又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一期一振。于是他边拆绷带,边问:“你说那个临时床救过你一命?”

 

“是的。”一期一振抬着胳膊,方便鹤丸国永动作,“那时候住在主办方提供的宾馆,第二天早晨起来就看到房间里的床上朝上竖着一把刀。是安装在床板里的机关。”

 

听到这里鹤丸国永手一抖,倒吸一口凉气:“你还真是不容易啊……”

 

“工作性质特殊,习惯了。”

 

拆开绷带后,鹤丸国永观察了一下伤势。“没有什么大问题了,伤口已经处于愈合期了。注意不要出任务了吧,比如……那种会被床上的刀戳死的任务。”

 

一期一振听到后笑了一声,然后说:“是,这几天应该也会放几天假。”

 

鹤丸拿出作为一个医生随身带的小药箱,从中取出一卷新的绷带,重新缠绕上,仍是边缠边问道:“你会抽烟吗?”

 

“也是因为工作才不得不学着抽的,其实我受不了那种味道。”

 

“那也是,觉得你不像是抽烟的那种人。”

 

“抽烟的哪种人?”

 

鹤丸国永顿住了,抬头看了一期一振一眼。对方正笑着看着他。他重新低下头,说:“啊——比如说那种胖胖的生意人啊,胡子拉碴的老大爷啊,浑身烟味的小混混什么的。”说完,鹤丸国永剪下剩下的绷带,将剪刀和绷带卷一应收好。

 

“那如果我刚刚说我抽烟,您觉得我是属于以上的第几类?”

 

“你是……是……第四类。就是长得帅有风度脾气好还很温柔平时抽着烟玩的那一类。”

 

一期一振被逗笑了,说:“您要加强您夸人的水平呢。”

 

“哎,我夸得很失败吗。”鹤丸国永挠了挠头,“也是,平常就只是看药方和报告,说话根本就不讲究艺术的。”

 

“其实您这样直来直去也挺好的。”

 

鹤丸国永看着一期一振认真的眼神,有些懵。

 

“明天您还要早起,那现在您睡觉吗?”一期一振站起来,转移了话题。

 

“嗯,这么说我还真有些困。”鹤丸国永活动了活动筋骨,打了一个哈欠。

 

一期一振走到墙边,关上了灯:“那么晚安,鹤丸先生。”

 

“晚安。”

 

躺下的时候,鹤丸国永的太阳穴有些酸胀。刚刚给一期一振包扎时,他总觉得那具身体包括触感他都十分熟悉,之前好像再哪里……呃,见过。

 

哎呀,不想这个了。鹤丸国永闭上眼睛,小声叹了口气。今晚睡得太晚了,明天起床估计会很痛苦吧。

 

-

 

大和守安定驾着车,闯过红灯逆过行,跑过人行道压过线,一路火花带闪电,终于在十分钟之内到了远在距任务地点二十公里以外的家。

 

“清光!”大和守安定刚好踩着十分钟敲响了家门,“我我我,我回来了!”

 

里面很久都没有声音传出。于是安定又敲了一遍:“清光?”

 

这次,门很快就被咣地一声打开了。大和守安定看着门里自家恋人的表情:愤怒,激动,期待,但又生无可恋。这种复杂的神情他是怎么做到表现在一双眼睛里而且还紧紧盯着我的?

 

两个人微妙地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加州清光叹了口气,离开门口,说:“你先进来吧。”

 

大和守安定小心翼翼地走进去,关上门,换好拖鞋,却不敢迈出玄关半步。跟刚刚在巷子里意气风发的样子全然不同。

 

“你害怕什么呀,坐到我对面来。”加州清光坐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

 

于是安定依旧小心翼翼地挪动脚步,僵硬地坐在沙发上。

 

加州清光看他这个表现,自己反而慌起来了:“你……看出来了吗?”

 

“我,我看出什么了?”大和守安定顿觉困惑。自家恋人一般不会露出这种小心的表情来吧,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

 

“你刚刚说什么?上一世?”

 

糟糕,刚刚不小心就嘟囔出来了!

 

“没有没有没有,我小说看多了……”

 

“果然,莺丸大人说的没错。”加州清光突然很放松的样子,“这样我就不用试探你啦,大和守安定!”

 

听着对方骤然放松的语气和口中说出来的惊人的话语,大和守安定反而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愣了足足有十多秒,才冒出一句:“清光,你,想起来了?”

 

“没错!”加州清光一拍大腿,竟然一副很有成就感的样子。

 

“那真是太好了!”安定一把掏出手机,飞快的打开通讯录找到一个号码,在清光诧异的表情下拨通,并在对方威胁的眼神下按开免提。

 

“大和守安定你有病啊?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你没有夜生活不代表我们没有啊。”听筒里传来两人都熟悉的声音。

 

“我也有夜生活好吗。而且我这次打电话是说正事的。”

 

“什么正事?”和泉守兼定还是很不耐烦的语气。

 

“清光他恢复记忆了!”

 

听筒那头安静了几秒,然后传来两个人的声音:“什么?这怎么做到的!”

 

安定被噎住了。他悻悻地看向沙发对面的清光。

 

加州清光站起来走到这边,接过手机说:“这也正是我要说的,关于找回记忆的方法。今天莺丸大人来找过我,他说今世的刀剑男士们都是有极大的可能聚在一块的,而想要找回前世的记忆,目前只知道遇到前世某个有特殊关系的人,或做某个特殊的事。”

 

“我就说为什么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堀川一把扑过来然后说对不起然后想了想又扑过来了。”“那太好了,这样的话,山姥切就可以记起来?”听筒那边传来两道声音。

 

“呃,你可以试试把被子盖他头上。”安定坏心眼的提议道。

 

“那不行吧,我觉得还是……”堀川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好像被抢了,“哎哎哎我说啊大晚上的知道了就不用说这么多了哈,我们还是有夜生活的。”

 

电话被挂断了。

 

“真是的,这个人就是这样……”大和守安定笑着叹了口气,打算从清光手里拿回手机。

 

谁知那人正一脸愤怒地看着他。大和守安定立即收回了手,僵在原地。

 

“话说回来,你今天不接我电话,是不是又背着我出任务了?”

 

“……是。”安定知道抵赖无用了,只好低头认栽。

 

“那好啊。”加州清光一拍桌子站起来,“这周你也别有夜生活了。”说完,便转头回了卧室,伴随着咣地关门声,门上了锁。

 

大和守安定一人在沙发上,只能抬头仰望白炽灯。

 

-

 

“没想到还真的是你说的那样啊。”压切长谷部一进门就有些惊喜地说。

 

“哈?别以为我是个废刀……废人就小瞧我啊!你看,我这么一搞,不钓出了一大堆。”

 

“你怎么觉得他们一个两个的都是干这行的?”

 

“上辈子舞刀弄枪的,这辈子估计也一样。”

 

“死了的那个人……”

 

“他不算枉死。他做了什么事,值得他死,我们都清楚。”

 

房间沉默了一会儿。

 

“对了。宴会上还有别人。”

 

“什么意思?”

 

“有人对药研下手了。我在他们走后查看过,那人脖颈后有红色印记。”

 

不动行光猛地转头,看向门口的人。

 

“……那块胎记我不会忘掉。尽管是这一世的仇,也必须要报。”

 

——tbc——

 

就是4里面那个事是不动和长谷部亲手策划的,死的那个替身和这里提到的红色印记的有关系,是这一世的事儿。随便搞个原创人物推动剧情发展吧orz

 


评论(1)
热度(58)
© 懿水水水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