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水水水水水

景懿水。
QQ:3397086330
只写自己想写的。

TR:鹤一期/小狐三日/安清。
BSD:芥敦/中敦。
AOTU:嘉瑞。
YYS:博晴/狗崽。
APH:露米/朝耀/仏英。
明星RPS:靖苏/诚台/凯歌。
实况RPS:铛奶/P芬/M12M/优散。

对于极东(主菊耀)的感情很复杂。喜欢他们两人 想让他们在一起 但又对这个圈子失望 对本家失望。
故在成熟之前,不会再产粮。

aph天雷米英。
琅琊榜靖苏洁癖不逆不拆。

爱您。

【鹤一期】everlasting life(04)

 

-鹤一期转生梗

-已经在搞大事情了ww写着写着放飞自我。

 

-前文见03~

 

 

-

 

 

鹤丸国永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刚与一期一振他们告别。电话里,同事告诉他加州清光当值时突然晕倒了,已经送往了急诊,现在岗位空缺着,需要鹤丸国永回去接班。鹤丸国永皱了皱眉,他不禁开始思考清光晕倒的真实性,但他还是沿路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医院。

 

到值班室换好衣服出来时,就看到打电话的同事一脸焦急地在接待台,像是在等他。

 

“加州怎么了?”鹤丸国永走过去问。

 

那个女护士显然是被吓到了,颤抖着声音说:“我也不知道,本来我进去是想告诉他接待有人找,结果就看见他伏在办公桌上……”

 

“真的不是我干的!”说完,她又补了一句。

 

“我没有怀疑你啊,别怕了,这里不是很忙吧?”鹤丸国永看了看手表,十二点半。

 

“不忙不忙,我当时太害怕了才叫您来的。”女护士连连摆手,“我可以在这里替您的,您去看看加州医生吧。”

 

鹤丸国永点点头,走出几步后突然想到什么,转身问:“对了,你刚刚说有人找他?是谁?”

 

女护士想了想,说:“不知道名字,一个男的,头发是抹绿色的,遮着一只眼,眼睛也是绿色。”

 

这个形象……鹤丸国永十分疑惑。这不就是莺丸吗?他来找加州是为了什么?“那他现在在哪儿?”

 

“是他将加州医生送去急诊的。”

 

鹤丸国永转身,飞快向急诊跑去。

 

-

 

药研走到家前的街道上就看到鲶尾站在家门口向他们挥手。

 

“快点!”鲶尾喊道,“有人下单了!”

 

“又来活了啊。”乱在后面听到后,晃了晃一期一振的手,“这次的钱分我一点,我想买点东西。”

 

“买什么?”一期加快了步子,询问着。

 

“小裙子。”

 

然后乱藤四郎就收到了来自药研和一期问候神经病的眼神。

 

鲶尾的手里攥着手机,说:“这次的活很棘手,我觉得应当……我们四个去。”

 

“嗯。”一期一振对自己弟弟的判断能力没有怀疑。

 

“买家是个大主子,这次,给这个数。”鲶尾伸出五个手指头。

 

药研已经进了屋,看到鲶尾的手指,调笑到:“哈,还能是五百万?要真要是这样兄弟们这半年都不用再干活了。”

 

“五千万。”

 

在场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一期一振不禁怀疑:“这是杀人吗,恐怖袭击我们可搞不了啊。”

 

“是杀一个人。”鲶尾进来后关上门,“时间在今天晚上六点半,一个宴会。金主已经给我们联系好了,到时候出示一下自己的身份证就好。当然,假的那个。”

 

一期一振走向厨房:“交际类宴会人多眼杂,确实不好下手,但是一条命五千万有些太夸张了。”他从冰箱里拿出几盒速冻饺子,“其他人都睡午觉了吗?”

 

“是的,”药研轻轻合上卧室门,“随便解决一下午饭就好。先问一下,这次失败会有什么……后果吗?”

 

“那人说若失败了就不付钱,人员伤亡他也不会管。成功的话,有人员伤亡他会加付。”鲶尾耸耸肩,“看起来不是个缺钱的主啊。”

 

“啊——啊,”乱叼着棒棒糖,一下摊在沙发上,“五千万哎!分我一万呗,我有好多东西想要买!”

 

“任务还不一定完成呢,先别想这个啦。”鲶尾摆弄着手机,“场馆布局和……目标人物。我已经发到你们的手机上了。”

 

一期一振将几盘饺子端到茶几上,然后瞥了一眼药研的手机:“看起来明明是个小孩子……”

鲶尾看着手机上的照片,抿抿嘴没有说话。

若真到了那一步,他会阻止也……说不定。

 

药研看着手机上的资料,“我是没有见过十三岁挣几亿,十五岁在首都有几百套房产,现在十七已经活得跟七十一样安逸卡里还能天天自动来钱的小孩子。”

 

“这么厉害啊——怪不得值五千万。为什么要杀他啊。”乱放下手机,拿起桌上的筷子吃起来。

 

“我们不需要知道这个,”一期一振提醒道,“好了,先吃饭吧。一下午的时间制定计划足够了。”

 

被甩在沙发边的手机屏幕上是一个十九岁少年的照片。照片下方注着名字——

 

【不动行光】

 

-

 

四人六点就到达场馆周围,观察了一下附近的环境。药研看着旁边的乱,笑着问道:“开心吗?现在就有机会穿‘小裙子’了。”

 

“嗯……。”乱不安地抓着裙摆。不知道为什么,穿上这个总觉得胸闷头晕。可能是第一次穿裙子还不适应吧。乱安慰着自己。

 

六点二十,开始入场。“检查一下弹夹,通讯设备。”一期一振低头小声提醒道。

 

“每次出任务一期哥都会叮嘱一遍的。”药研说着,但还是确认着摸了摸自己眼镜架上的小按钮。

 

“这次的身份是商人”鲶尾低沉着声音说,“按照计划,我和药研到了那边先逛着。一期哥搞定监控、保安和电闸,乱负责锁定目标。到时候我和药研出手。这种场合趁乱杀一个人应该也是简单的。”

 

“明白!”药研答道。

 

一期一振见乱没说话有些奇怪。这孩子一向话多,今天晚上是怎么了。他回头看了一眼,神色如常。一期一振皱了皱眉,但还是没有提起。

 

-

 

“监控已控制。”一期一振左手按了一下左耳的耳钉,右手的枪抵着监控室的保安低声说着。

 

“宴会正常,无意外事件发生。”药研举起酒杯掩饰着口型。

 

……

 

“乱?”一期一振皱紧眉头,“你那边怎么样?”

 

没有应答。

 

鲶尾立即看向胸口的“怀表”,之后说:“报告,信号光点存在,与我所在地直线距离估算五十米。”

 

一期一振用枪托打晕了保安,然后锁紧门,说:“计划重新制定。药研你在二楼,鲶尾去一楼,务必先将乱找到。”

 

“是。”两人应答。鲶尾笑着对药研举举酒杯,微微加快步幅走向一楼。

 

-

 

光点距离并不远。药研尽力稳着自己的步伐。转过这个转角应该就是了。

 

药研刚刚转身,周身突然陷入一片黑暗。

 

“什么情况?一期哥?”听筒里传来鲶尾的声音。药研迅速靠墙,手摸向腰间的枪。

 

“我没有动作。”一期一振看向监控室骤然暗下的显示屏,拿出随身携带的手电,向总闸走去,“你们在大厅先不要开手电,保全自身安全!”

 

“一楼安全。”鲶尾找到一个墙角,拉开手枪保险。周围已经一片黑暗,甚至还有尖叫声。这时,楼上传来两声枪响,一楼大厅安静一秒,然后彻底陷入了混乱。

 

鲶尾顾不得这么多了,靠着记忆挤开人群直接向二楼奔去:“药研!二楼怎么了!你没事吧!”

 

一期一振没有听到枪响,他听着对讲机,鲶尾应该是着急了。这很不妙。他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找到电路室,靠在门板上。“先冷静……”

 

“我没……——”药研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来,但立即被杂音打断了。一期一振和鲶尾都听出药研的对讲机是掉在地上了。

 

没有比这个更糟的了。一期一振理着思绪,转身打开门。一期一振想都没想就击晕了里面来不及防备的人。他用手电照着那人查看。穿的是很普通的西装,身上没有带武器,手中拿着对讲机,唯一值得注意的是胸口别的徽章。

 

这个勋章他见过。一期一振撕了下来,攥在手里。那张照片上,不动行光也戴着这个,这是他的人。他从口袋翻出几片安眠药,放在那人口中,然后走进电路室。他刚找到总闸,听筒里就传来鲶尾的声音:“药研的信号消失了!我现在在二楼,空气中有硝烟味,人流已经往楼下挤了!一楼没有发现乱!”

 

“总之你先冷静。”一期一振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我把电闸打开。”

 

他的手覆上总闸却立刻收回了。一期一振细细观察着周围的分闸,都被沾上了水,如果现在扳开总闸只会让供电系统彻底短路。他一个一个观察着,发现只有二楼的分闸是完好的。

 

二楼绝对会出事。不然他们的人不会特意留着二楼。眼下至少要把二楼的电恢复。如果不开总闸,尽管分闸打开也是不通电的。一期一振将其他沾水的分闸都打开。这种老式的电路处理器,所谓的打开和关闭只是利用简单的机械机关把现有的状态反过来,既将打开的电闸关闭,关闭的电闸打开。如此,现在打开电闸,二楼的电力会恢复,其他的也不会有事……

 

-

 

药研听到那两声枪响后就将手枪拔出来,拉开保险。听到对讲机里鲶尾的声音,药研刚说了几个字,头部就被枪抵住了,与此同时眼镜也被摔在地上踩烂。那人在他的左边,枪管不是热的,说明这里还有其他人物。药研的枪被他夺走了,不敢轻举妄动,那人也没有想要开枪的意思。

 

这不是一期哥的动作,说明一期哥会尽快打开电闸。想到这里,药研眯起了眼睛。

 

果然,不出五秒,二楼立即一片透亮。二楼的人都挤着往下走,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药研趁着左边的人被晃了眼,左手打偏自己耳边的手枪,右手抽出随身携带的手术刀,直接插进那人的咽喉。

 

连刀柄都刺进去了啊。药研想着。他的头突然针刺一般的疼痛,但精神的紧绷不容许他再想其他的了,抽出手术刀,将两把手枪一应夺回。这时候,他看到了赶过来的鲶尾。刚想先互换一下情报,附近就又传来一声枪响。

 

一个紫色头发,高马尾的人应声倒地。

鲶尾心中一紧,立即向那具尸体跑去。
 

看背影像是不动行光,但现在顾不得这么多了。顺着枪响,药研看到在墙角蜷缩着的乱。

 

“是我开的枪,前面两声也是我。”乱的声音很虚弱。

 

药研揉揉太阳穴,向乱那边走去。

 

“你受伤了吗?”药研忍着痛意,看着乱面色惨白,眉头也皱着。

 

“没有……我只是有些晕。先看看那个人是不是……”

 

“不是。”鲶尾看着倒下的人,松了一口气,“这是替身。五千万的人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

 

乱叹了口气,扶着墙壁站起来:“怪我……我来的时候头脑就晕,脑子里一团乱,是我让计划完全失效了的。”

 

“话说回来,我现在也有点。”药研稳定住身形。

 

这两人……该不会是找到记忆了?鲶尾回想着当时自己的感受,开口想要询问。

 

这时候,楼梯传来脚步声。三人的神经再次紧绷,鲶尾举枪对着拐角处。

 

“乱,不怪你。”听到声音,几个人都放下心来。

 

“不动行光根本没有来这个宴会。”一期一振拿着从电路室的人那里截获来的对讲机,出现在拐角。

 

——tbc——

 7月23日修正了一些细节。

@一杯没气的可乐 

评论(5)
热度(47)
© 懿水水水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