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水水水水水

景懿水。
QQ:3397086330
只写自己想写的。

TR:鹤一期/小狐三日/安清。
BSD:芥敦/中敦。
AOTU:嘉瑞。
YYS:博晴/狗崽。
APH:露米/朝耀/仏英。
明星RPS:靖苏/诚台/凯歌。
实况RPS:铛奶/P芬/M12M/优散。

对于极东(主菊耀)的感情很复杂。喜欢他们两人 想让他们在一起 但又对这个圈子失望 对本家失望。
故在成熟之前,不会再产粮。

aph天雷米英。
琅琊榜靖苏洁癖不逆不拆。

爱您。

【鹤一期】论小舅子们的考验是多么恐怖

-写个本丸设回回血

-鹤丸国永与他的小舅子的故事ww

-O·O·C·请·注·意

-OK?→

 


 

 

 

-

 

 

 

一期一振刚刚远征走了,鹤丸国永就被围在了房间里。

 

他老早就觉得这件事不对。一期一振早已LV99毕业了,审神者不可能没由来的让他去远征,如今一看,应该是这些短刀捣的鬼。

 

“那个,我说,大早上的,各位这是要……”

 

“你昨天傍晚趁我们出阵干什么了?”为首的乱说道。

 

果然是因为这个吗。昨天吃完晚饭鹤丸国永就跟一期一振告白了,在一起也是早晚的事。可这事是谁告诉他们的?

 

“昨天傍晚啊……你们问这个干什么。”

 

鲶尾笑着说:“别以为我们年纪小不知道哦,审神者都告诉我们了。”

 

“那你们现在是要?”

 

“当然是阻止你!”乱一脚踏上桌子。

 

短刀们立刻响应一片,就连一向胆子最小的五虎退都点点头。倒是骨喰一看就是被拉过来的,没有什么表情。

 

要完。他们之中有六七振是极化了的,其他也没有六十级以下的,要是真干起架来鹤丸国永估计自己得让他们折腾的战线崩坏手入再战线崩坏……

 

“那个,我说啊,各位小舅子……”

 

“谁是你小舅子。”药研低声说了一句。

 

鹤丸国永双手捂上脸,低下头怀疑了一会儿刀生。看来一期一振那一关不是最难过的,最难的是他的这些小舅子啊。或者说应该是極短爸爸们。

 

“是我失言了。那么请问各位要怎样才能接受我呢?”

 

刀群立刻起了骚动,几个小脑袋凑一起讨论了许久。鹤丸国永便饶有兴趣地看着,其实还是小孩子吧。但是马上他就要为这个错误想法付出代价。

 

讨论结果出来了,乱藤四郎重新踏上桌子,说:“经过讨论,我们觉得接受也不是不可能的,不过你要通过我们所有人的考验!”

 

鹤丸国永的一天,从此开始。

 

 

其他短刀说完后就散了,大概是去吃早饭,只有药研还留在这里。鹤丸国永站起来,看向门口极化了的短刀,对方眼镜的反光总让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咳,药,药研。”他承认他差点就叫了药哥。

 

“不要那么紧张,”药研抬起头来,“跟我来。”

 

鹤丸国永跟药研走了很久,他就知道是要去走廊尽头的手入室。谁知到了那里,药研没跟他说什么,自顾自看起桌上的医书来。

 

“那个,请问我要干什么?”

 

药研转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对不起了,初审没过。”

 

哎?哎??发生了什么自己就挂科了?

 

“我的考验是耐力。你在这里不过才站了三十二秒就耐不住性子跟我说话,所以,你初审就这样咯。”药研微笑着,很无辜的样子。

 

鹤丸国永瞪大了眼睛。还有这种操作?这孩子绝对是腹黑!虽说之前就看出来了,但是没想到这么黑。

 

看着对方震惊的眼神,药研摘下手套,拿着烧水壶去水龙头接了一壶水,然后插上电源:“当然,还有复试。你现在就在这里帮我看着壶,水开了就倒进那边的玻璃缸里。大概烧三壶吧,完成后你就可以走了。”

 

听到这个鹤丸国永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什么难事,很容易完成的嘛。但是他知道绝对不能坐下,如果坐下岂不是被他抓住了毛病,于是他就忽略了手入室里七八个板凳和三四张床,站在桌前盯着水壶。

 

但事实证明,他想多了。药研并不在意他坐没坐下。而这个考验也算是正中鹤丸国永的痛处,一向爱闹欢脱的他还从来没有这样无聊的待过。一壶水大概需要十五分钟,三壶水四十五分钟,他要干等四十五分钟!果不其然,第一壶还没烧完,鹤丸国永就有些受不了了。

 

不行,要忍耐。鹤丸国永用余光看着身后摆弄着瓶瓶罐罐的药研,完全没有分神的样子,只好将视线重新搭上正在工作着的水壶。

 

第一壶烧完,鹤丸国永刚刚重新续上,药研藤四郎就跟他搭话了。

 

“心里烦吗?”

 

“哈哈哈哈,怎么会怎么会。”鹤丸国永笑着回身向他摆摆手。

 

“要是我我也会烦的。”药研藤四郎转动椅子,正对着鹤丸国永,“聊会儿天吗?”

 

这可是你说的啊!“啊,如果可以的话。”

 

药研看着自己手中把玩着的小试管,小声跟鹤丸国永说:“一期哥特别温柔,当然你也是知道的。我们有时候犯了错,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错误,一期哥都是笑着原谅我们,甚至有时候他会反过来安慰我们。”

 

“嗯。”虽然很奇怪为什么药研要跟自己说这个,但是鹤丸还是嗯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我在兄弟里算是年龄比较大的,受一期哥的照顾应该也是比较少。”药研藤四郎抬起头看着天花板,顿了一下,“有时候我在想,一期哥他太过于……温柔了。”

 

鹤丸国永疑惑地看向药研。

 

“一期哥不只是在我们面前,在其他人面前也是没有戾气的样子。至少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他的神情有大的起伏。付丧神并不是像神社里的神一样可以宽待、看淡一切。我总觉得一期哥这个样子,心里有很多事情,有很多情绪都不会表现出来。倒不如说他是不敢在别人面前表露出来。”

 

“所以,我想着,你说不定可以但此重任呢?”药研停下手中的动作,笑着看向他。

 

鹤丸国永彻底愣住了。他看向正笑着的少年,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暖意。

 

“保证完成任务!”

 

药研叹口气,站起来自己将烧好的第二壶水倒进水缸里,然后对他说:“好啦,复试算你过,终试就是,去吃早饭吧,兄弟们估计还得折腾你一天。”

 

鹤丸国永点点头,走出门去,然后转身说:

 

“谢谢你啦。”

 

药研笑着摆摆手,用口型说着,麻烦你了。

 

 

鹤丸国永吃到一半,乱藤四郎就已经坐在了他的对面,吓得鹤丸国永悻悻地放下了筷子。

 

“不吃了吗?”乱托着腮问道。

 

“不吃了不吃了。”鹤丸国永连忙摆手。如果说药研会正经的考他一些东西,他觉得乱应该大概就是刁难了。

 

“那走吧!”乱藤四郎拍拍裙子站起来,“去我屋里。”

 

鹤丸国永跟着去了,一进门就看到满地的裙子和各种首饰,甚至还有化妆品。

 

“限时十五分钟,把这些都整理好。”乱藤四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计时器,不由鹤丸国永分说,便按下了,“计时——开始!”

 

鹤丸国永懵了五秒,然后飞快地蹲下开始叠衣服。他刚刚粗略的看了一下,这些衣服从和服到jk制服,从日常小裙子到看着就贵死的洛丽塔,各种风格应有尽有。真的是很服气,平常主人给他的小判应该都买这个了吧。

 

叠完一半的衣服时乱藤四郎提醒道:“时间过去三分之一了哟。”

 

那得快点了!虽然不知道这件事的意义是什么,他应该就是借口考验让我帮他整理衣服吧,但是他还是必须要完成。

 

他估摸着叠完衣服应该是用了八分钟左右。他抹了把并不存在的汗,然后看向旁边缠在一块儿的项链和首饰。

 

“……”鹤丸国永濒临绝望。

 

“其实这些我也拆不开的,总之加油!”乱在旁边小声说着。

 

一分钟过去了,鹤丸国永拆开了第一“坨”,只能这么形容了。其实鹤丸国永还是比较熟练的,他那几套出阵服的链子也经常缠在一块儿。三分钟过去,最后一坨也成功解开了。

 

“好厉害!以后你就帮我解这些东西吧!”乱在一旁露出崇拜的眼神。

 

“嗯,没问题。”鹤丸国永看着最后的瓶瓶罐罐。这些应该很好收拾的。

 

果然,离结束还有不到两分钟时,鹤丸国永就站起来,宣布完成任务。

 

乱藤四郎掐住秒表,然后在房间里走动着。

 

“后面叠的衣服就有些草率,但整体来说还是整齐的,四十分。”

 

“链子解得特别好!满分二十五分!”

 

“然后是化妆品——在大小高矮上是统一了,但是没有将精华露防晒霜美白素等等的分开!勉强二十分吧。”

 

“最后得分八十五,勉强优秀啦!”最后,乱藤四郎转过身来,笑着伸高手拍了拍他的肩。

 

“谢谢!”鹤丸国永鞠躬。没想到还算是比较轻松的啊。

 

 

鹤丸国永从乱的屋子出来,就看到了走廊上正路过的五虎退。依这个孩子的性子,他应该不会主动向自己提出什么要求。那我就主动一点吧。

 

“五虎退?”鹤丸叫住了对方。

 

“是!鹤,鹤丸大人……”五虎退虽然早上的时候充满了勇气,但到了这时候却是怯生生的,甚至不敢看鹤丸国永的眼睛。

 

“退你有什么要求,或者说考验提出吗?”鹤丸国永竟然有些不忍,摸了摸小短刀的头。

 

“我,我……”五虎退竟然慌乱起来,向四处看了看,然后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说:“请,请鹤丸大人帮忙看着这些小老虎…我过一会儿就回来…因为今天答应了要去日本号大人那边玩……日本号大人他,他,那个……”说着说着,五虎退竟然要哭出来的样子。

 

我,我吓到他了吗!鹤丸国永第一次因为吓到别人而慌乱,他连忙蹲下笑着接过五虎退手中的小老虎:“好,我知道的,退你就去玩吧,放心就好。”

 

“嗯,谢谢。”五虎退飞快的看了鹤丸国永一眼,然后转身跑了。

 

真是个可爱亲切的孩子啊,相比其他的……鹤丸国永看着怀中和脚边还算乖的五只小虎,心里痒痒的。不知道一期一振回来后知道了是怎样的反应,大概会训斥他的弟弟们?不,不可能的,我在想什么。鹤丸国永一拍额头,坐在走廊上。

 

“啊呀,这不是鹤姥爷吗。”

 

这个口音……应该是博多藤四郎。

 

“博多吗,到你了啊。”鹤丸国永看着走过来的少年,笑着打招呼。

 

“没错没错,是我!”博多没有坐下的意思,直入正题,“这次考验嘛,其实我一直希望一期哥能够跟一个有钱的人在一……”

 

“今后我所有的零钱分你四成。”

 

“好的!我没事了!”博多笑着又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

 

哎,他就知道。鹤丸国永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仿佛也看到了自己远去的钱包。

 

 

大约到九点左右,五虎退回来了。老远他就对着鹤丸国永鞠躬,然后微笑着对鹤丸道谢。

 

“如果是鹤丸大人的话,我想一期哥会幸福的。”

 

说完之后他仿佛才反应过来,连忙红着脸再次鞠躬:“对不起!我,我说……”

 

“谢谢退酱。”鹤丸笑着说,“虽然我不比你的一期哥,但是也不用这么怕我啦。”

 

“是的!”五虎退抱紧了怀中的小虎,“那,那我先走啦。”

 

鹤丸国永对五虎退摆摆手,五虎退便像上次一样的飞快跑开了。果然这孩子还是有些怕人的啊。

 

鹤丸国永站起来,活动了活动筋骨,离开了这里。

 

路过粟田口部屋时,他“正巧”遇上了从里面出来的厚藤四郎和秋田藤四郎。他估计两人应该蹲了他很久,不然时机不可能卡的这么准。

 

“厚和,秋田啊。”鹤丸国永深吸了一口气。他跟厚不熟,但是秋田的主人秋田实季可是有恩于自己的主人伊达政宗的,他们在之前见过几面,彼此也说过几句话。但也只能说是认识的地步吧。

 

“是的。经过考虑,我们两个人的考验是一样的。”厚插着腰说着,“请鹤丸殿下今后负责带兄弟们去万屋吧,因为一期哥有时候忙不过来,而且药研有时候也看不住。”

 

“这样啊。没问题。”只要不是即时的就好,他早饭没吃好,现在有些饿。刚刚本是想去厨房看看的,没想到路过被逮了个正着。

 

 

“小光——已经在做饭了啊。”鹤丸国永拉开厨房门,一眼看到的不是几乎常年都在这里的烛台切光忠,而是他右边的信浓藤四郎。

 

粟田口一共多少人来着?!怎么到处都是!鹤丸国永不敢动了,定在那里看着两人同时转过头看着他。

 

“鹤丸饿了吗?来吃点东西吧。”

 

“正好正好!鹤丸殿下!我的考验就是请试吃我经过光忠殿下指导,并且加了一些个人创作的新式牡丹饼!”

 

鹤丸国永看着他身前放着的红红绿绿的东西,打了个寒战。

 

烛台切光忠手中的动作没停下,问道:“考验?什么考验啊。”

 

“啊——粟田口的短刀要守护他们的一期哥啊。”鹤丸国永语气无奈地说道。

 

“哈哈哈哈,你啊,找男朋友哪有不见亲戚的。”

 

“是女——呃没有没有。”鹤丸国永刚想反驳,就被信浓的笑容怼了回去。

 

信浓跑过去将鹤丸国永拉到桌前,递给他筷子,“那么鹤丸殿下请尝吧!这可是得意之子的得意之作啊!”

 

鹤丸国永看着盘子上的东西。牡丹饼本身很正常。可上面这绿绿的是芥末吧?这红红的是辣椒吧??这黄黄的是黄油???这黑黑的是醋吧!!!!

 

鹤丸国永举着筷子,心中五味杂陈。他颤动着夹起那个不可形容的牡丹饼,一口气塞了进去。

 

“真不愧是鹤丸殿下!一口吃下去了呢!”

 

“……”

 

烛台切光忠悄咪咪放了杯水在这边,但是鹤丸国永为了讨好小舅子,他还是嚼着。啊,这种感觉就像是雨后的泥巴,像是树叶上的鸟屎,像是储藏室里的霉味,像是火烧过的馒头。

 

“怎么样?不错吧!”

 

“……好,好吃。”鹤丸国永的泪差点没有掉下来,然后他猛地灌下一整杯水,并解释道,“啊,刚刚一口气塞太多了呢。”

 

“鹤丸殿下,现在公布你的测试结果。”信浓藤四郎突然板住了脸。

 

“呃!”这句话吓得鹤丸国永一口气将嘴里的东西全吞下去了。

 

“耐性和……味蕾的强大程度满分。说话的艺术也满分。但是就是不够诚实。”信浓藤四郎下了定论。

 

一旁的烛台切光忠忍不住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你,你做这个是……”鹤丸国永真的要哭出来了,这群人怎么一个比一个腹黑。

 

“是故意的啊。”

 

鹤丸国永伏在桌旁冷静了一会儿,然后只好说:“那我通过了吗……”

 

“通过了。”

 

“好,好的,谢谢,我,我先走了。”鹤丸国永受到了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折磨,他的内心现在毫无波动,身体直奔厕所。

 

 

鹤丸国永的午饭几乎是抱着烛台切哭着吃的。

 

“小光——你的手艺太好了!!!我觉得我要死了!一期一振的远征是到什么时候啊!”

 

“他应该是上午七点走的,远征大概是……六小时?”

 

“不!!我等不到一点,我就会死的!!!”

 

烛台切光忠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安慰道:“不会的,除了这个牡丹饼,上午的考验应该还是简单的吧。”

 

“不!!!!!再多一小时,一个小时他们就会折磨死我的!”

 

烛台切突然不说话了。鹤丸国永奇怪的抬头。

 

看到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了门口。

 

 

“哈,哈哈哈。”果然,鹤丸国永被请到了马厩。他已经猜到会发生什么了。

 

骨喰在五十米开外就停下了,远远地望着这边。而鲶尾见了马厩跟见了家似的,熟门熟路的进去,拉出一个小木箱。他闭着眼睛都知道这箱子里装的是马粪。

 

“来吧来吧!马粪大战。五分钟后谁的身上马粪多,谁就输了!如果我输了,就算你通过,如果你输了,很遗憾,不通过。”

 

搞笑呢!他跟胁差比机动?以及这个“考验”意义何在啊!鹤丸国永已经不在意自己的白衣会不会脏了。他看着框子旁边笑的灿烂的鲶尾藤四郎,却突然受了一击。

 

“哈哈,一下了!”

 

不行,考验可不是开玩笑的,必须要认真起来了!鹤丸国永弯腰拾起马粪时也斜过身子一躲,躲过了鲶尾的两次攻击。

 

他一直在躲闪,没有进攻,而鲶尾的攻势也渐渐减弱,一分钟过去,鹤丸身上只有两处。

 

自己是太刀,这个游戏自己的机动、准头和体型都不占优势,唯一的优势便是体力了。

 

见对方动作渐渐慢下来,鹤丸国永开始攻击。三十秒过后鲶尾肩膀上也多了两处痕迹。

 

真是遇到劲敌了!鲶尾想着,开始分析对方的漏洞。因为身高,他打中的地方都在身体上方,也就是说他的破绽就是——

 

下半身!

 

鲶尾猛地一蹲身子,滑进三四米,然后三发马粪同时出击,鹤丸国永招架不及,腿部被命中两发。

 

“嘶——”鹤丸国永觉得自己出阵都没有现在紧张。他利用身高优势,趁着鲶尾还未完全起身,命中后背,追回一分。

 

战事到了白热化阶段。两人互相周旋,不分高低。最后三十秒,鹤丸国永领先一发。这就好办了,只要在最后三十秒保住这个优势,我就可以——

 

诶,自己身后怎么被……

 

他猛地转过头。骨喰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在他身上落下最后一击。

 

时间结束,双方平手。

 

“还没有人跟我玩马粪大战打到平手!”鲶尾藤四郎兴奋的说,“你是第一个!”

 

“所以,平手怎么算啊。”鹤丸国永下意识想要整理自己的头发,但是看到自己沾满马粪的手后又放下了。

 

“通过了!毕竟最后一下是骨喰补的吧。这样好的一个对手,以后可要多多切磋哦。”

 

多多个鬼,我再打一次我就!

 

我就……

 

“好的鲶尾,多多切磋哦!”

 

 

打开澡室的门看到里面的平野和前田时鹤丸国永就条件反射般关上了。

 

但是里面传来了好像是“鹤姥爷”之类的声音。

 

于是鹤丸国永又打开了。

 

解释一下吧,你们在我身上装了GPS吗!怎么哪都有你们!

 

“鹤姥爷这是刚跟鲶尾哥玩马粪了?”前田笑着问道。

 

“是的。”鹤丸国永虽然进来了,但并没有下水。

 

“站在那里不会累吗?不介意的话请到这边来吧。”平野邀请道。

 

“不了不了,我刚接触了马粪,身上很脏的……”

 

“鹤姥爷当时没穿衣服?”

 

“穿了。”行,听你们的,我去。

 

鹤丸国永接触到温和的水反而打了个寒战。他乖乖坐在水池这头,跟两兄弟隔了五六米远。平野藤四郎跟自己算是熟悉,毕竟同为皇家御物。但是前田藤四郎自己了解的就微乎其微了,只知道他貌似是粟田口家的末位。他估摸着现在大概是十二点左右,一期应该马上就要回来了。

 

前田首先开口了:“时间快到了,我们应该是最终考验了吧。”

 

平野接话:“最终考验,我们其实也并不想要太麻烦。”

 

“好的,尽管来吧!”经过了前几关的洗礼,鹤丸国永觉得自己已经无所畏惧了。

 

“其实,我们只是想看看……”鹤丸国永话音刚落,两人就往这边凑了过来。

 

“嗯?看什么……哎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

 

“经过审查,勉强通过了。”平野一本正经的说道。

 

“等等,勉强是什么意思……”鹤丸国永觉得自己身为男刃的尊严被质疑了。

 

“就是勉强通过的意思。”前田附和着。

 

果然这两人是特意来蹲他的,所谓的荒唐的“考验”结束,两兄弟就一前一后的离开了浴室。

 

鹤丸国永还不想走。他呆在水里,再一次怀疑着刃生。

 

 

一期一振回来的时候就觉得自家兄弟的表情和眼神不对。觉得这几个绝对是做了什么事情才这样看着他。

 

“你们趁我不在的时候做了什么好事呀。”一期一振笑着看着来迎接他的弟弟们。

 

“帮一期哥考验一下鹤丸殿下啦。”鲶尾笑着说。

 

一期一振愣了一下。“……你们知道。那,怎么考验的?”

 

乱掰着手指头说:“没什么,就是早饭前让他烧点水,让他早饭吃少点然后去完成一点小任务从而引他午饭前去找食物,这样我们就可以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在这之后吃完午饭跟他玩玩游戏,然后亲切的一起泡澡——以上!”

 

一期一振听着乱的叙述,觉得没什么。但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对劲。

 

“那考验通过了吗?”

 

“都通过了!”

 

“鹤姥爷很有耐心。”

 

“责,责任感也很强…”

 

“身体和心理承受力都挺高的。”

 

“体力也很好。”

 

“……”

 

一期一振看着欲言又止的平野和前田,觉得此事必有蹊跷。

 

“那么鹤丸殿现在在哪儿呢?”一期一振扶额,有些无奈地问道。

 

“他在澡堂泡了一个多小时了。大概在思考刃生。”刚刚没开口的前田答道。

 

————

 

据悉,鹤丸国永被一期一振从澡堂拖出来后,夸了一期一振一下午。

 

 

-FIN-

 

你们猜前田和平野看的啥xxx

评论(15)
热度(231)
© 懿水水水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