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水水水水水

景懿水。
QQ:3397086330
只写自己想写的。

TR:鹤一期/小狐三日/安清。
BSD:芥敦/中敦。
AOTU:嘉瑞。
YYS:博晴/狗崽。
APH:露米/朝耀/仏英。
明星RPS:靖苏/诚台/凯歌。
实况RPS:铛奶/P芬/M12M/优散。

对于极东(主菊耀)的感情很复杂。喜欢他们两人 想让他们在一起 但又对这个圈子失望 对本家失望。
故在成熟之前,不会再产粮。

aph天雷米英。
琅琊榜靖苏洁癖不逆不拆。

爱您。

【鹤一期】everlasting life(2)

-鹤一期转生梗

-与 @一杯没气的可乐 的联文

-详细规则与前文请看 (1)

 

 

-本章有包莺成分注意!

 

 

 

鹤丸国永首先迈进来,摆手让店主不必倒茶,“不麻烦啦,我们就是来买个小物件。”然后转头看向身后的人,说:“嗯,是棒球棍来着?”

 

“是的。”

 

听到这个声音,莺丸正要放下茶壶的手猛地顿住了。是一期一振。莺丸看着见到他表情没有任何起伏的蓝发少年,看起来是没有记忆吗。本该不会的,一期一振已经遇到了鹤丸国永啊,或者还是……

 

“棒球棍是有的,小店也就卖些杂物。”莺丸不动声色,只是对门口的人笑了笑,“我是这里的店主,莺丸。两位有事吗?若无事还请两位再次小留,我见着这位先生倒是挺投缘的,挺想跟两位喝壶茶聊聊。当然,作为报酬,棒球棍的钱就不用付了。”

 

“啊,他叫一期一振。喝茶的话,我没事的,一期你呢?”也许是因为已经是熟人的缘故,鹤丸国永听罢就毫不犹豫地坐下了。

 

若是寻常,一期一振定会拒绝。家中还有十几个弟弟,加之他还没有闲到跟一个初见面还不知根不知底的人聊天。但是此时他见到莺丸的感觉正如他初见鹤丸国永时一模一样。一期一振不由得在意。思考片刻,一期一振也坐下了。“这个时代能见到莺丸先生这样有如此雅兴的人,可真是难得。”

 

果然,没有拒绝。“哪算得上是雅兴,只是平常也是闲来无事喜欢喝茶聊天而已。”莺丸给两人斟上茶,“不知两位是何时相识的?”

 

一期一振看着杯中的茶叶。因为工作的特殊性也算是见多识广,他认得这是有名的埼玉县峡山茶,茶价颇贵不说,这个季节也是不应该有的。这人只是在这个偏僻之地开小店,店内装潢也不华丽,不应有有这样的名贵茶叶。

 

倒是鹤丸国永搭话了,他笑着说:“也不早,前几日值夜班时遇到的,当时他受伤了,因为复诊留名片后才且算得上是相识。今天偶遇到他要买东西,这个点也没几个店开门了,就带他来这儿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两人如此生疏。尽管没有今生的记忆,凭着前世的关系也不应该是这样。总之先要试探一下。“哦——当初我看到鹤丸国永就有旧相识的感觉,今天见到一期一振先生也有这种感觉呢。”

 

一期一振瞳孔一缩,拿着茶杯的手不由得捏紧了些。果然,这之中必有蹊跷。但是回顾往事自己并没有失去记忆的经历,从小到大的记忆片段都完整无缺,不应当是有故交而完全忘记的。“看来不止我一人有这种感觉啊。如此我与莺丸先生还真是有缘。”

 

鹤丸国永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且先不说身边这俩人好像心里都有事一样,只是说一见如故这件事就足够蹊跷。从小自己就在父母的庇护下生活,他也敢打赌之前绝对没有遇见过这两人。

 

莺丸突然转头看向窗外,但又立刻低下头喝一口茶。“你们遇到的时候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呢?”

 

两个人都愣住了。一期一振觉得这个人高深莫测,在这里久留反而不安全。鹤丸国永早就觉得莺丸不简单,平时神神叨叨的,没想到还真如神一般。

 

“说起来还真的是有呢,当时清光跟我说你是粟田口组的组长,还真把我吓了一跳,我是真的没有见过这种有身份的人,但是看到还是没由来的觉得熟悉。”

 

真是……知道了也不要到处乱说啊。一期一振觉得今天肯定是自己最随便的一天,若是往常他早就将这个莺丸灭口了,但是看到这个人总是觉得有些……心虚?于是一期一振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清光,加州清光。果然,前世的刀剑男士在今世是必定能遇见的,不然自己也不会……莺丸起身,去小屋里拿出一根棒球棍。“天色已晚了,一期一振您也是要……咳,两位也都有事吧。若得空,明日再叙。”刚刚差点就默认一期一振要回去看弟弟了,如果失口说出来会出事的。

 

“……那就告辞了。”一期一振接过棒球棍,又看了莺丸一眼,跟着鹤丸国永出去了。

 

“对了,刚刚你有看到外面有谁吗?”出去后,一期一振回头看向空无一人的小巷。

 

“哎,我没有啊?”鹤丸国永也随着他的视线看去。相比一期一振,他没有感到任何异常。

 

“没事了。走吧”

 

-

 

送走两人后,莺丸放下手里的茶杯,然后重新坐回凳子上,没有动作。

 

十几秒后就看到门口闪进了一个身影,但还是站在玄关没有进来,好像不敢动作。

 

“鲶尾藤四郎,是你吗。”莺丸没有抬头,看着茶杯里竖起的茶叶杆,笑着对门口的人说,“过来吧,有什么想说的,想问的?”

 

鲶尾还是没有动,他站在门口,说:“莺丸殿……您是记得的。”

 

“没错。”

 

“请问您是怎样……”

 

“我在这个世界遇见了大包平。”

 

鲶尾顿住了。跟我的回忆类型是一样的吗。

 

“那个,一期哥在回家的路上,先留个联系方式吧,不然一期哥回家后看到我不在会担心的……”

 

“好的,”莺丸拿出笔,在纸上写了一串数字,“这是我的手机号。”

 

鲶尾深深一鞠躬,然后冲出了小屋。

 

“所以啊,茶梗立起来,是要有好事发生呢。”莺丸晃了晃杯中的茶叶,然后将三杯一气倒掉。

 

-

 

“鲶尾?”一期一振回家后看到还在沙发上摁着手机的鲶尾藤四郎,不觉有些奇怪,“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吗?”

 

“啊啊啊一期哥啊!我在打,哎!游戏!这一关过了!我就!去!”鲶尾的手飞快的在屏幕上敲打,声音也随着动作一高一低。

 

一期一振叹了口气,鲶尾最近几年一直有些奇怪,但是并没有影响到日常生活和任务,还是由着他吧:“注意眼睛,我先去睡啦。”

 

“嗯嗯!一期哥晚安!”

 

随着卧室门被关住,鲶尾按下了home键,关掉了其实根本没在认真打的音游。他悄悄走进卫生间,找到那串号码,按下拨号键。

 

“喂?鲶尾。”电话很快接通了。

 

“是我……我,我只能找到您了,您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有记忆的人……”

 

“鲶尾,你先别激动。”

 

“嗯……”

 

“本来我还存在顾虑,现在我差不多是摸清了。当初我遇见大包平的那一刻我就记起了所有,而他也只是对我‘眼熟’而已。但是经过接触,他告诉我,有一天我们出去游玩时,他牵我的手的一刹那就都想起来了。由此我推测,说不定是见到某个特定的人,或者做出某些特定的事情,就能够找到记忆。所以现在我想问你,鲶尾是怎样记起来的呢?”

 

“我从小就,就记得了。”鲶尾一反平常脱线欢快的样子,甚至有些哭腔,“大概是因为见到骨喰,或者兄弟的任何一个人,从小我就记得这些事情。我发现兄弟们完全不知道这些事,虽然相互之间关系不差,但是我们怎么说也是黑道,平常在刀尖上走,除了出任务在家也没什么过于亲密的交流……想到以前,不,前世那些事,有一段时间我甚至觉得我是疯了,因为只有我一个人…在医院见到鹤姥爷和加州清光殿,我就觉得不对劲,本来是跟踪鹤姥爷的,没想到误打误撞见到了您…”

 

“所以你先冷静一下,鲶尾。不要紧的,你的兄弟们应该还不知道你有这些记忆吧?”

 

“是的,我觉得我隐藏的很好。”

 

“那就不麻烦了。总之鲶尾,你先隐藏好,有什么事跟我说。我现在只见到了你们粟田口,大包平,鹤丸国永,还有他口中的加州清光。我猜测,大和守安定和新选组那几个现在已经在一块儿了。时机比较成熟了。”莺丸看着桌子上的茶叶,小心筹划到,“对了,最好注意一下药研认不认识织田刀。剩下的都交给我。”

 

“好的……我一定给你回消息。”

 

“嗯,天色晚了,去睡吧,晚安。”

 

“晚安,莺丸大人。”

 

鲶尾刚放下手机站起来,就看见卫生间的门打开了。对了,自己刚刚忘记锁门了!

 

“你,是谁……”鲶尾藤四郎震悚起来,颇为不安地看着门口的身影。

 

“我,我听见了。对不起。”

 

 

—tbc—

 

可乐,感受到我挖的坑了吗。

——
8月8日,修正细节

评论(9)
热度(68)
© 懿水水水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