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水水水水水

景懿水。
QQ:3397086330
只写自己想写的。

TR:鹤一期/小狐三日/安清。
BSD:芥敦/中敦。
AOTU:嘉瑞。
YYS:博晴/狗崽。
APH:露米/朝耀/仏英。
明星RPS:靖苏/诚台/凯歌。
实况RPS:铛奶/P芬/M12M/优散。

对于极东(主菊耀)的感情很复杂。喜欢他们两人 想让他们在一起 但又对这个圈子失望 对本家失望。
故在成熟之前,不会再产粮。

aph天雷米英。
琅琊榜靖苏洁癖不逆不拆。

爱您。

【鹤一期】专属

 

-又名不要随便欠别人人情

-梗来自 @一杯没气的可乐  我爱她

-画手鹤丸×文手一期

 

-弟弟是收养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期未婚能收养孩子别在意这个我就是为了安置一下弟弟们qwwwwq

 

-会有那种,那种,那种番外///////

 

-

 

 

【这是第几次了有人数吗hhhhh】

 

【鹤姥爷真的是真爱啊(//∇//)】

 

【上帝,这次的图太好看了吧!】

 

如果一期一振发文了,那么第二天,鹤丸国永绝对会发相配于文字的图。而且鹤丸国永不止一次在博文中表现自己对一期一振文章的喜爱。圈内知名画手鹤丸国永是这位圈内知名文手一期一振的头号迷弟,这几乎是圈内人尽皆知的秘密。

 

而为什么说是秘密呢?因为一期一振从来没有回应过鹤丸国永表现的喜爱,一向每一位读者的评论、私信都会认真对待并回复的一期一振,根本不可能不知道有鹤丸国永这样的存在。而他的不回应也是不免让人猜忌两人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

 

而且鹤丸国永也从来没有在一期一振的博文下回复过。有粉丝鼓起勇气向鹤丸问出过【鹤姥爷您这么喜欢一期为什么不私信他或者回复一下他的博文呢】这样的问题,但被鹤丸完美的打着哈哈回避了回答。从那以后粉丝们也看出来了两人并不喜欢纠结互动的问题,也就几乎没再有人提过。

 

但是两人微妙的交流方式,和鹤丸如此执着于跟文产图的举动从未停过。这就导致有些不怕事的圈内扛把子呃不是腐女想入非非,脑子里都是各种梗,什么单箭头失忆花吐症甚至连转世投胎都联想到了。名为“鹤一期”的cptag下的文章也是与日俱增。

 

这导致在鹤丸国永每三个月例行的粉丝问答博文下,有人问了【鹤大大有看过鹤一期的文吗(无视我也可以)】。本来鹤丸自己在粉丝问答的活动中定的规矩就是不无故忽略不刻意回避不违心应答,所以他只好回复了这条看起来比他还散发着搞事气息的消息。

 

【欸,好像没有,但是有听过呢。】

 

可惜为了防止水评论,每个用户被规定只能问一个问题。所以到底鹤丸国永在哪听过,了解的程度以及对cp的看法都无从得知。

 

直到有一天,有人发现了某篇鹤一期文章被一期一振的账号收藏后又秒撤了。因为作者收到通知后不刷新是不会变的,所以尽管取消很快,作者还是完全可以截图并且发出去。

 

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仅仅鹤一期的tag阅读活跃量飞速生长,一期一振和鹤丸国永的博客被炸了个遍。爆炸的分两类:cp党、老婆粉。但是她们的共同特点就是情绪异常激动导致无法控制言语,整的两人的留言区乌烟瘴气还有趁机打广告的。

 

但这件事最无辜的就是鹤丸国永了。一个午觉还没睡醒,你们告诉我我女呃不男神收藏了我和他cp的文章?当他看到截图的时候表情异常复杂。看着自己刷新一下多出一条留言的主页,他点开了和一期一振私信的对话框,然后想了好久到底怎么称呼对方和怎么开启一段想想就尴尬的对话,最后还是只发了一句

 

“一期在吗?”

 

“您好。我在的。”

 

秒回啊……看来也是被消息轰炸的不轻。

 

“今天的事该怎么办啊,照这样下去我们的博客主页都快成了广告寄居地了。”鹤丸国永看着留言中连卖/片的都有,真是佩服他们能找到这里。

 

“十分对不起。这件事是我的错误。是我一时疏忽点到了收藏,给您造成困扰真是对不起。以及我认为眼下我们要发声明处理缓解一下这件事。”

 

说话好有距离感啊……鹤丸搓了搓手。跟自己偶像说话真的有些紧张。“没事的没事的!声明我来写就好!一期到时候转一下就好啦。”

 

“感激不尽。再次为我的冒失行为道歉。”

 

感觉到对方好像很急切于结束话题。而鹤丸顾不了这么多,第一次接触对方怎么能就这么公式化的结束呢!于是鹤丸国永遍飞快的打字道

 

“一期你和我一样也在S市吧,有空可以跟我见个面吗?”

 

对面很久没有回应,不知是在犹豫还是已经关闭了对话框。鹤丸相信了前者。

 

“也么什么别的事啦,就是,哎呀一期也知道的吧我特别喜欢你的文章,就是作为一个粉丝想要见自己偶像的心情啦!”

 

等了好久,对面回复了一个字。

 

“好”

-

 

一期一振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答应了。他绝对不是没有听过鹤丸国永,相反的他一直在默默关注他。他觉得鹤丸国永每一次的作品都能完全的诠释出他内心所想的事。明明没有摆明了用文字写出,但是他却能透过文字看到情节下面的感情。而且每次都能恰到好处的表现在画中。一期一振一直很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这样关注我,这样能理解我心里所想所念。但是一直没有理由去找对方——因为他也跟粉丝是一样想的,鹤丸国永并不喜欢跟他接触。

 

他当时搜索鹤一期的tag纯粹是因为鹤丸国永的问答帖子。相比鹤丸国永,他对这个是闻所未闻。常年混迹写手圈他当然也能知道这个tag的的意思,但是真正看相关文章时还是无法适从。他没由来的觉得自己好像变态一样,竟然看有关自己的这种东西。至于点到收藏那完全就是手滑,取消后他就觉得大事不妙了,他也知道作者能看到删除过的文章动态。所以当看到自己的疏忽导致鹤丸国永的博客主页遭到轰炸,内心除了愧疚还有一丝慌乱,害怕他会因为这次的事情对自己有其他的看法和误解。

 

当鹤丸国永找他的时候,他差点没拿稳手机。看到对方的语气还算轻快,一期一振松了口气。对话很正常的在进行,对方提出自己写声明,一期就同意了。然后话就这样聊死了,他觉得自己没法再引出话题深入交流了,已经够尴尬了。正当他盯着对话框发愣,对方发过来的消息让他不知所措。自己在S市不是秘密,粉丝几乎都知道。一期一振也不了解鹤丸国永在哪里。突然就提出约见有些令人难以接受。虽然两人之前也不能说交流过也不能说没交流过,但是这样直接见面总觉得会有些尴尬。

 

没错,一期一振本人就是尴尬癌晚期患者,所以他不敢去找鹤丸国永说话。

 

然后对方就做了其实并不需要的辩解,看得出来是特别想要和自己见面,一期一振就下意识打出了好。

 

在这之后鹤丸国永又跟他讨论了去哪儿的问题,最后终于是定在了市区西边的一家星巴克。但意外的是,这家星巴克就在一期一振的楼下,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原因。

 

-

 

到了约定的那天下午,鹤丸国永来晚了近十分钟。一期一振看见他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后,先是扶着膝盖休息了一会儿,才开始环顾四周,最后找到了他。至于为什么一期一振能认得出这就是鹤丸,大概是因为对方除了头发颜色,跟人设一模一样——他人设的头发是黑色的。对方挠着后脑勺坐下,一边不好意思地笑着一边对一期一振说:“对不起,久等了,我家离这里比较远,刚刚在市中心堵车了……”

 

“没事的。”一期一振笑着回应他,好让他不要这样有负罪感。其实一期也确实是久等了,毕竟离家近,走个两步就到了,所以一期在这里应该是等了二十多分钟。

 

“那个,首先!”鹤丸国永低头从自己的包裹里翻出来一本书和一支笔,“请一期一振大大给我签个名吧!!”

 

一期一振有些懵。签名的时候他也发现了这本书是自己唯一一本个人志。他把书交换回去后看到对方的眼神明显的亮了起来。一期一振咳了一声,然后说:“叫我一期就好了。其实您的作品我也看过很多(其实都看过好几遍),我也特别喜欢您的画,今天能跟您见面其实是我的荣幸。也十分感谢您能喜欢我的文章。”

 

“真的吗!喜欢我的画!那就好了,这个给你!”鹤丸国永又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本速写本。

 

“这是……”一期一振接过来,翻了翻前几页,几乎都是自己的人设,中间也夹杂着自己作品的主人公,场景,情节。他惊异于对方所刻画的细致,每一幅画都有上色。“这是我的,大概算是手绘的绘本吧,我一般的摸鱼都在这里,虽然是摸鱼但是我画的超用心的,从第一幅我就开始计划送给一期了!”

 

一期一振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也许是对对方精心准备的感动,也许是对他的理解恰到好处的惊喜,一向自认擅长与人交流的自己竟然不知道应该怎样回复他这一份心意。只是说谢谢的话太过于冷淡,说感谢支持像是自己对粉丝说话一样,那还能说什么?

 

“太谢谢您了!如果不介意,从现在起,我就欠您一个人情了。”

 

能感受到对方明显是愣了一下,然后摆摆手说:“不用不用,这只是我想送给你的,不用还什么的!”

 

“我知道的,只是习惯于回赠呢。就看在让我舒心的份上,答应我吧。”

 

“好!”鹤丸国永突然坐直了身子,“欠人情的意思就是,我,我有了一个可以实现愿望的机会吗!”

 

一期一振听着这样有趣的解读不免笑了出来:“可以这样理解哦,鹤丸先生有什么愿望可以让我实现吗?”

 

“叫我鹤丸就好啦。”鹤丸国永看对面的人笑了,自己也微微弯起了嘴角。“暂时没有,不过得到机会我还是很开心的!”

 

一期一振的长相和声音和他想象的几乎一模一样。见字如见人,他的文风跟他本人一样,外表看起来和煦如春风,可以温暖所有读过看过的人,但是透过表象去看,他的每一篇文章,每一个神情下都隐藏着小小的,密不可闻的纠结情感。这也是他十分喜欢一期一振文章的原因,读他的文章读久了,鹤丸甚至都能想到他在键盘上打字的动作,思考时的神态,以及写作时的小表情。这也是鹤丸每次的画都能画到点上的原因。

 

毕竟曲高和寡,就如高山流水一样,两人之间的心意相通实属不易。

 

他们确实有很多共同点。在与一期一振的交流中,鹤丸了解到他也喜欢听久石让的曲子,也喜欢在无聊时逛逛公园摄影,也喜欢收集精致但不受欣赏的工艺品。也知道了对方有十三个收养的弟弟,跟他一样是孤儿。

 

鹤丸国永好奇为什么要收养这么多,平时会不会照顾不过来,一期一振回答说其实第一次去只带回了一名叫药研藤四郎的十六岁的孩子,过了几周觉得把他们兄弟分开不好,就都带回来了,周一到周五该上学的上学,都是寄宿制学校,周六周日有两位上大学的孩子照看着,有时才回家住两天。虽然相处时间短,但是情谊很深,因为在孤儿院都是按年龄分开的,这一下有了聚在一块儿的机会。

 

鹤丸听得目瞪口呆。他平时照顾自己都嫌麻烦,这个人竟然还照顾了十三个小孩子。真的是很会持家啊,他不禁想到这个。

 

停一下,停一下,他会不会持家跟我有什么关系。

 

总之那天下午,在两人看来,过得很快。客人逐渐多起来后两人才发现半边天已经被染红了。两人互留了手机号,答应了今后会常联系。鹤丸国永回去后先是发表了声明,先是说明了一期一振的收藏完全是手滑,看文章完全是好奇,也用前所未有的强硬语气谴责了那些打广告卖/片的。虽然这件事可以算是告一段落了,但是cp党的兴奋愈演愈烈,但对于这个,两人都没有要阻止的意思。

 

那天一期一振还在构思着新文章,就被突然弹出的对话框吓了一跳。

 

“这儿被合租室友赶出来了QAQ”

 

哈?他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诶……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是的,我室友他为了谈恋爱把我赶出来了QAQ”

 

“那现在您在哪里呢?”

 

“我在市中心那个公园QAQ”

 

一期一振转头看了看钟表,然后打字:

 

“请等一下,我去找您。”

 

-

 

公园的风很喧嚣,喧嚣到大夏天的将鹤丸国永吹得直打寒战。其实他不是被赶的,他合租的室友最近在外面泡了妹子,整天往家里带,鹤丸国永受不了才走的。现在他一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手边是行李箱,乍一看还以为是哪个不得志的社会青年。

 

我就是饿死在街头也不会回去看那对狗男女天天谈恋爱的!鹤丸国永放下手机后就开始在心中抱怨。不过一期来找我了哎,他应该不会让我饿死在街头……如果我饿死了就没人给他画画了。

 

等等,这不是重点。

 

一期一振到的时候鹤丸国永正低头看着手机,略长的头发被吹得有些乱。一副颓废青年的样子啊,不过还挺有诗意的,哪天在文章里可以写写。他这样想着。

 

“鹤丸?”一期走上前去叫了一声,顺便帮对方把几乎歪倒在长椅上的行李箱扶正了。

 

“啊,一期你来了啊!”鹤丸国永听到声音连忙抬起头,把手机塞到口袋里,“如你所见……我现在……homeless。”

 

一期一振撇了撇嘴。被赶出来了还能这么开心,真是乐观。“那鹤丸现在……准备怎么办呢。”

 

“之前一期答应我的愿望!”鹤丸国永突然兴奋了起来,“我的愿望是让一期给我找个住处。”

 

哦——这还真是一个麻烦的愿望啊。一期一振腹诽道。

 

“找个住处倒是不难……只是鹤丸对住处有什么要求吗。”

 

“有哦。”鹤丸突然站起来了,“我的要求是跟一期住一起。”

 

家里确实是有空房不错。一期先想到的是这个。

 

但是……等等,他为什么要跟自己住一起啊。于是一期一振向鹤丸投去了疑惑的眼神。

 

“为难的话不用的!我就是脑子一热说出来的不要在意。”对方貌似是刚刚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小声地嘀咕着。

 

“没有的事,我家确实是有空房间呢。”一期一振并没有多想些什么,“如果方便的话,现在就可以。”

 

他看到鹤丸国永的神情明显的转忧为喜了,然后心情愉快地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才说:“现在方便哦!”

 

-

 

两人回去之后一直从上午忙活到下午三点,中间草草的吃过一点儿面包。快到晚饭的时候鹤丸国永说要露一手,一期一振就一边微妙地笑着一边向他指了指厨房。

 

不得不说,既然有信心露一手,水平是很好的。一期一振在客厅看着电视,就闻到了厨房里飘出来的香味。冰箱里的食材并不多,而且大多是青菜,能做出这种气味来也是不容易啊。

 

晚饭端菜上桌了,一素一荤一汤,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至少比自己做的好吃。一期一振看着鹤丸的手艺,想着今后可能就不愁伙食的问题了。

 

一期坐下后,笑着对鹤丸国永说:“鹤丸好像很擅长做菜呢。”

 

“那是因为在家闲得没事啦,自己在厨房里捣鼓这些东西。”鹤丸国永也坐下了,拿起筷子,却说:“一期先尝尝吧!”

 

看着对方期待而紧张的眼神,一期动筷夹起了离他最近的辣椒炒肉。

 

鹤丸国永紧张地看着对方的表情,直到对方说好吃,悬着的一口气才松下来。“那就太好啦!”

 

忙碌了一天两人也确实是饿坏了,吃饭的时候几乎没人说话,但也许是因为这是自己的手艺,鹤丸吃的特别快。吃完之后嘴巴也没闲着,跟一期一振聊天说地,一期一振实在是忍不住笑了才回应说:“鹤丸还真是活泼啊。”

 

“欸?活泼这个词来形容我还是第一次。别人都说我挺烦的。”

 

“会吗?鹤丸待人这么热情,性格也很开朗,看起来是自来熟的样子,而且做饭还这么好吃……”

 

“被夸真的是很开心呢。”鹤丸国永的笑容又加深了些,“毕竟我这人吧,呃,从小有点缺爱,所以现在才窝在家里整天画画顺便挣点稿费的。被夸什么的真的是很少。”

 

注意到自己好像引起对方什么不好的回忆,一期一振便想要引开话题:“鹤丸的粉丝也很多吧,他们都很喜欢您啊。”

 

“是啊,所以因为这个,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是一生中超幸福的时刻。但不是最幸福,因为今后的生活肯定会更好的吧。”鹤丸国永挤了挤眼,“粉丝们都很喜欢我我是知道的啦,一期喜欢我吗?”

 

一期一振愣住了。对方的眼神明显特别真诚,一看就是想要他认真的回答。

 

“……喜欢啊。”犹豫了一会儿,一期一振正视着对方的眼睛说,“很喜欢鹤丸呢。”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对方虽然是很开心似得笑着,但眼神中有一丝哀伤。

 

-

 

这天一期一振吃完早饭回屋去更新新的连载,但他刚刚打开自己卧室的门,里面就蹦出来一个带着大眼睛大鼻子面具的人。

 

一期一振下意识闭了眼,睁眼后就看到罪魁祸首摘下了面具大叫着:“一期被我吓到了啊!”

 

“好像是的。”一期一振扶额。这几天的相处中,他也发现对方是喜欢带来小惊吓的人。不过每一次惊吓都不过分,他也就不好说什么。

 

“那么请问您是什么时候到我房间里的啊。”

 

“刚刚在你吃饭的时候偷偷进来的。”鹤丸国永很有成就感的样子,然后又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一副要有大事宣布的样子,“那个,一期啊……”

 

“嗯?”

 

“今天去新开的那家游乐园玩吗?老是宅在家里也不好吧。”

 

“鹤丸您不是喜欢宅在家里来着。”

 

鹤丸国永好像被噎住了,很困扰的样子:“那我该用什么理由约你出去啊。呃就是我想去啦,一期陪我去好吗?”

 

“约我出去……?”

 

“哎呀别在意那个!”鹤丸国永从房间里出来转了个身,把一期一振推进去,“好啦好啦,快换衣服吧,我也去准备一下,楼下等你哦。”

 

然后门就被砰地关上了。

 

“唉。”一期一振叹了口气。没办法,和这种永远都活力满满的家伙在一块儿生活总是要比之前麻烦许多嘛。

 

-

 

一期一振刚刚下楼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穿着一身白色休闲装的鹤丸国永。为什么说一眼呢?因为夏季的太阳非常烈,照在他身上反光特别强,一眼看过去就像个发光体一样。

 

“一期你来啦!”鹤丸国永听到声音转过头来。

 

说实话,一期是第一次看到鹤丸在阳光下如此欢快生动的眼神。他整个人都像闪着光一样,包括那双金色的灿烂的眼睛,都是那么引人注目。

 

也许这样走在大街上回头率也挺高的吧。

 

“嗯。我们走着去吗?刚刚看了看好像不远的样子。”一期一振走到鹤丸国永旁边,征求他的意见。

 

“对,走着去。以及一期你今天穿的真好看啊。”

 

“我?”一期一振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没什么特别的啊,就是普通的T恤和牛仔裤的搭配。

 

“是,这么看起来……”鹤丸国永跑出去了几步,然后转身小声说:

 

“显得你腿特别长。”

 

“什么啊,您……”一期一振深吸一口气,脸有些发烫,“别乱看。”

 

-

 

尽管是盛夏时节,天气热的透不过气,游乐园还是有很多人。

 

像鹤丸国永这种年轻长得帅又一直挂着微笑的男生走在路上自然是很惹眼的,加上他旁边没有跟着女孩子,从买到门票到进去走了五分钟已经是第三个女孩来搭讪了。鹤丸国永好像习惯了的样子,熟练地拒绝,熟练地微笑,熟练地继续像没事人一样走路。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一期。”鹤丸叫住了旁边不说话的人,“我想去鬼屋!”

 

“我没问题的,那么鬼屋在哪呢?”

 

两个人懵了。刚刚走进来的时候没有拿地图,这就导致两个人现在无法确定方位。

 

“嗯……没事!反正现在还早着呢,咱们四处转转总能找到的。”

 

于是两人就围着游乐场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鬼屋。可是如果他们有地图就能少走个十多分钟。明明向左走三百多米就能到的地方他们活生生往右转了半个小时。但是鹤丸国永对鬼屋的期待并没有因此被消磨,看到鬼屋上面夸张的字体就兴奋得不得了,拉着一期跑过去排队。

 

“里面黑,抓住我的手哦!”快要进门的时候,鹤丸国永转身拉起了一期一振的手。

 

一期一振吓了一跳,但还是任由对方抓着自己的手走进去。

 

倒也不是鬼屋不可怕,只是身边这个人太喧闹了。打进去鹤丸国永的笑声就没停过,拉着他慢悠悠地像逛街似的。搞的那个满身红油漆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小声告诉他别笑了。但只是被鹤丸国永抓住道具手晃了两下作为回答。

 

出了一点都没有被吓到的鬼屋后,鹤丸国永又拉着一期一振坐了过山车,海盗船,旋转茶杯等所有刺激的运动。都轮过一遍之后两人都累得走不动了。游乐项目本身并不是多么让他们不适,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地图,现在已经几乎绕了三四个大圈了。

 

“呼——”鹤丸国永首先坐在长椅上,“好累啊。真应该拿个地图。”

 

“休息一会儿就去吃午饭吧。”一期一振跟着坐下,提议到。

 

“说到吃啊,那边有卖冰激凌的。”鹤丸国永没有问他要不要就跑出去了,“等一下哦,我马上回来。”

 

他看见那人一路小跑过去,然后指了指墙上的菜单,之后插着口袋等着。期间回头望了一眼,看见一期一振也在看他,就对他笑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他就拿着两个甜筒回来了。

 

“你要哪个?一个是芒果的,一个是巧克力的。”

 

一期一振想了想,然后拿了巧克力味的甜筒。

 

“啊!Get到了,一期喜欢吃巧克力啊。”鹤丸歪着脑袋眨了眨眼,然后坐在一期旁边,“巧克力吃多了会长胖哦。”

 

“呃……并不是经常吃甜品啦。”一期一振刚刚吃了一口就险些噎住。

 

“是吗……”鹤丸国永舔了一口手中的冰激凌,然后说,“其实我也挺喜欢吃巧克力的。”

 

一期一振还没理解鹤丸的意思,他就凑过来,咬上一期手中的冰激凌。

 

“诶……”一期一振愣住,脸色很明显的变红了,咬着下唇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鹤丸国永坐回去,若有所思般舔了舔唇,然后说:“啊,果然好甜。”

 

“……”

 

“一期你怎么了吗,脸很红哦。”鹤丸国永微笑着看着身边慌乱的人。

 

“没有,我只是觉得……”

 

“觉得这像是约会才会做的动作吗?”

 

一期一振猛地转过头,看见对方微笑的表情后立马摇摇头。

 

“诶……可是我们不就是在约会吗?”

 

什么?一期一振愣住了。“约会?我们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在一起的?”鹤丸国永立刻做出很委屈的表情,“我已经跟一期说过好多次喜欢你啦,一期都没有回应,我就当你默认了哦!”

 

看着对方已经完全说不出话了,鹤丸国永才很生硬地转了话题:“咱们吃饭去吧。”

 

“……唔。”

 

没有否认,一期没有否认哎!鹤丸国永走在前面,有点惊异于自己刚刚的出色表现。

 

-

 

吃完饭之后,鹤丸国永就提议回家了,毕竟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还赖在那里干嘛呢?

 

回家之后一期就把自己关在屋里写文,鹤丸也没有打扰他,美滋滋地哼着歌画起了线稿。

 

在这天,粉丝们看到一期一振刚刚发文,鹤丸国永的图就跟着来了。

 

发图之后鹤丸国永才发觉了自己的错误。因为昨天有跟一期交流下面的情节,所以才知道该画什么的,但绝对不可能这么快的吧!被看出来了可是要有很大麻烦……

 

晚了,已经被看出来了。

 

“啊啊啊我可不想再写一遍那种毕业论文似的声明了!”鹤丸国永往后一蹬,转椅旋转几圈之后抵在了床上。

 

鹤丸颓废的往后一靠,拿出手机。

 

“事到如今,那就破罐子破摔啦。”

 

-

 

“鹤丸先生!”果不其然,博客发出去三分钟,一期一振就冲进了鹤丸的卧室。

 

“这是什么……”门口的人举着手机满脸通红,虽然是用质问的语调说出的话语,但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

 

“明明已经在一起了,说出来也没什么问题的吧。”鹤丸笑了笑,走到门口把对方的手机抽出来扔到床上。

 

“您是什么时候拍的。”一期一振往后退了一步,偏过头不看对方的眼睛。

 

“刚刚啊。”鹤丸国永随着对方的后退越走越近,终于把他逼到了门框。

 

“您……唔。”一期一振半句话还没说完嘴就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吻堵住了。他的手下意识抵上对方的胸口想要推开,但是却被掌锢的更加紧迫。

 

“……下次不许这样。”一吻结束,一期一振低着头说道。

 

“哦?好啊,是你保证的还有下次哦。”鹤丸笑着,伸手捋顺了对方的头发。

 

床上的手机还亮着,上面的一期一振坐在长椅上,看着镜头的笑容是那样灿烂。

 

——FIN.——

 

哦,我该怎么写番外,该怎么写,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あああああああ!!!!!!

评论(11)
热度(93)
© 懿水水水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