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水水水水水

景懿水。
QQ:3397086330
只写自己想写的。

TR:鹤一期/小狐三日/安清。
BSD:芥敦/中敦。
AOTU:嘉瑞。
YYS:博晴/狗崽。
APH:露米/朝耀/仏英。
明星RPS:靖苏/诚台/凯歌。
实况RPS:铛奶/P芬/M12M/优散。

对于极东(主菊耀)的感情很复杂。喜欢他们两人 想让他们在一起 但又对这个圈子失望 对本家失望。
故在成熟之前,不会再产粮。

aph天雷米英。
琅琊榜靖苏洁癖不逆不拆。

爱您。

【鹤一期】等我回来

-年龄操作注意 19岁高三鹤×22岁老师一期

-鹤丸前期挺老实的w好学生嘛。

-其实坑早开了 一个小时憋出来的 我要死了

-最近的事导致文力直线up

 

-以及答应可乐的商业互吹:可乐大大不是没气吗!正好啊互“吹”我给你吹啊!怎么吹?用吸管啊!你们等着我绝对让你们的可乐大大有气明天她就产粮!  @一杯没气的可乐  

 

 

-

 

 

 

粟田口一期根本就不想带高三毕业班。要不是一位老师产假走了,其他前辈又都不想带毕业班,在会议上把他夸上了天,搞得本来就怕麻烦的校长一拍大腿就把他这个年纪轻轻的老师派去了高三。所以作为一个第二年就任就教高三英语老师,粟田口一期现在压力非常大。

 

比如第一节课就有人在第一排趴着睡觉。

 

高三还这个样子啊——那就是不想学了吧。粟田口一期叹了一口气,不打算管那个人。他镇定下来,环视着班里的一张张脸——期待,愤怒,惊讶,怀疑。啊啊。果然我这么年轻来带高三很不靠谱吧,但课还是要上啊。于是他将从进门就一直抱着的书在讲台上放下,然后清清嗓子说:

 

“我是粟田口一期。筱原老师前几日休假了,今后大家的课程就由我来带了。我也承认我的资历没有其他的前辈深,但我对我自己的知识还是有信心的。希望大家今后好好相处。”

 

啊,在镜子面前排练过好几次的台词一句也没说出来……那么,同学们什么反应?

 

“这个老师讲话好好听啊!”

 

“看起来是很温柔的类型……这就太好了那个筱原老太婆差点没折磨死我”

 

“派来的这个新老师看起来脾气那么好怎么可能管得住……”

 

“喂喂,学校对待毕业班就这么草率啊,虽然我们成绩不好也不能这样对我们啊。”

 

看起来有点棘手呢。“那么——请问英语课代表是哪位?麻烦站起来一下。”

 

台下突然有些骚动。粟田口一期皱了皱眉。怎么了吗?刚刚说错话了?然后他就看见第一排有人推了推那个睡觉的白发少年:“喂,哎,叫你呢课代表!”

 

“哎哎老师!”白发的少年立刻站了起来,椅子顺着他的动作尖叫着挪到后面最后咣地摔倒在地板上。教室里立刻响起稀稀拉拉的笑声。而罪魁祸首反而像没有听见一样,一脸无辜地注视着讲台上的人。

 

这不只是有点棘手了。为什么他的课代表会在他的第一节课睡觉啊!这是等着看我笑话还是……我就说为什么我刚才进来有人的表情不对。算了,第一节课就这么计较下去也不好,就当刚刚没看见。“那么请问你的名字?”

 

“鹤……噗。”不知道为什么,少年说到一半突然笑了起来,“鹤哈哈哈哈丸,丸,国永。”

 

这种情况该怎么办,我才执教两年对我温柔一点啊!一期不是很懂对方为什么会笑,明明自己言语很正常吧。这种情况如果不作出生气的样子,会被同学们说脾气软吧,以后就不好管理了。于是一期拉下脸来准备训斥两句,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鹤丸国永是吗?这好像是最后一节课……那请下课来一下我的办公室。我跟你交代一些课代表的工作。”

 

……没办法了,人家都坐下了,我还能再让人家站起来挨训?

 

“好,那同学们翻开课本……”

 

 

鹤丸国永为什么要笑?那你要问他自己了。课前鹤丸国永就听说要来一位新的英语老师,本来想打起精神好好迎接的。毕竟鹤丸国永虽然性格有点小恶劣,但是还是没有一上来就给别人不好的印象的习惯。可是中午没睡午觉,下午又上了体育课,好容易没拖堂,有这么一个课间,时应该休息一会儿。所以鹤丸国永就是想趴在桌子上眯一会儿,真没想到睡着了。

 

所以当同桌大和守安定叫他起来的时候,他的内心其实是崩溃的。

 

然后他又想了想,在英语老师的课上睡着的英语课代表大概绝无仅有了,这真的是鹤丸国永一年来最好的惊吓!抱着这样的惊喜心情,他才边念着自己的名字,边笑出声来。

 

于是他就荣获了第一个被老师请去喝茶的名额。

 

鹤丸国永是挺忐忑的。学习名列前茅的他几乎没有被开过小会,这次竟然还如此过分。走在走廊上,大和守安定过来给他加油。他狠狠地瞪了回去:好啊你小子竟然不叫我。然后就见那人豪爽的敬他一口可乐背着书包蹦蹦哒哒地下楼了。

 

-

 

“粟田口老师,我来了。”鹤丸国永刚一打开门就被扑面而来的空调冷风震了一下,然后悄悄向前迈了一步——办公室里有空调就是好啊。

 

“来了?坐吧。”桌子旁边那个人没有抬头,一边看着桌上的教案,一边用手指指旁边的沙发。

 

“谢谢老师。”鹤丸犹豫着坐下了。看起来老师没有那么生气,但也没有想理我的意思。一分钟没人说话了,虽然不说话享受空调也挺好,但是怎么说也是自己先犯错,还是先说话吧:“那个,老师请问有什么事吗”

 

“嗯?”办公桌前的人停下笔,转头看了看鹤丸:表情挺害怕的。那就好,还以为自家课代表是那种无药可救的不良少年呢,“也没什么事啦,就是跟你说一下明天的候课,都是高三了,课程比较紧,课前的三分钟你先安排同学们……”

 

于是鹤丸国永就听着老师和颜悦色的讲了好久上课安排和注意事项。一期的声音很好听,鹤丸听的有些发愣,只是嗯、啊、好的回应着。直到对方问“明白了吗”,鹤丸才连忙说:“知道了老师!我会做好的。”

 

“那好,你走吧。”

 

我……走?不找我算账吗!或者是太生气了根本不想和我说别的话。这可不好,于是鹤丸刚站起来走了两步,突然转身说:“对了老师,刚刚课上的事非常对不起!保证不会有第二次发生了!”

 

一期正收拾书本的手顿住了。竟然主动道歉了,本来还就想当事情没发生,这样看还真是个好学生啊。愣了一会儿之后,他转头笑着说:“没事的。高三累的话也很正常,注意休息。”

 

一向不怕老师的鹤丸国永瞳孔突然放大了,几乎是边跑出办公室边说的谢谢老师。什么啊,这个老师,笑起来这么好看,对犯错的学生还这么温柔。换老师之后真好当啊,课代表这个差事。

 

 

此后英语课代表跟英语老师的关系就越来越近了。因为是课代表,熟悉老师的教学方式也是很正常的,但鹤丸国永跟粟田口一期真的可以说是心有灵犀了。英语老师下节课要上什么,课前放哪段听力,甚至作业布置哪套卷子鹤丸都能猜对。同桌大和守安定一度怀疑两人是不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默契度这么高,然后被鹤丸国永一边笑着一边打了一顿。

 

有一次放学后两人在办公室订正答案到太晚了,鹤丸就跟一期一块儿出的校门。然后他发现,他跟自己的老师住在同一个小区,只不过楼与楼之间间隔太远,加上一期离小区南门比较近,两人从来没有打过照面。他还记得临分别前老师对他说:“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从此以后,一期下班后就经常看见校门口还未离开的白发少年,看见他下楼后向他十分灿烂的笑着。起初他还会惊讶,抱怨两句本来没必要等我,而且学习这么紧张,这样太浪费时间。然后就听见对方一边笑着一边说:“我已经保送了啊。而且难得跟一期老师这么有缘,就想多跟老师待一会儿。”

 

“保送是保送了,但你真的要报那所大学吗。以鹤丸同学的能力来说,完全有把握到更高的学府啊。”

 

“欸。我对这个到没什么想法。”

 

“那也不行啊,”一期微微蹙眉,“以后你的生活呢,工作呢?再说梦想呢?都要看你的学籍学历,有实力为什么不争取啊。”

 

“我的梦想啊……很简单的。”鹤丸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就跑出去几米远:“放心啦,我心中有数。老师再不来我就要先走啦?”

 

“真是的……”一期一边担心着,一边跟上鹤丸国永的脚步。

 

 

高考在即。鹤丸最终还是听了班主任也包括一期的意见,决定报考一所国内的一流大学。所以那一周他没有再去校门口等着粟田口一期。

 

一期也理解,但是看到空无一人的校门口还是会不习惯。那个人就像阳光一样,总是穿着一身白,每次在校门口等待的时候,街边的路灯衬托的仿佛就像是老电影里面的情节一样。他决定了什么就一定要,一定会做到,但又有些死脑筋,看起来只会笑,傻乎乎的,但是脑袋精明得很,学习也出奇的好。他给人带来的好感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一般,天生就得到别人的瞩目。这种bug一般的存在,即使是身为老师也会……羡慕。

 

而高考前一天,一期却在校门口看到了久违的身影。和记忆中的景象一模一样,鹤丸国永趿拉着街边的石子,看到他到了后再对着他笑。一期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开口了。

 

“今天毕业,我们班的那些女生都跟疯了似的,一个个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唉明天就考试了,我突然觉得我有一堆东西没背,真不像我啊。”

 

“不过我还是有把握的!毕竟我也是有努力的啊。唉,老师之前有问过我我将来的梦想工作吗?”

 

也许是预料到自己说了太久的话把对方晾到了一边,鹤丸国永停下来了。一期倒是没什么想要说的,看了鹤丸一眼,说:“是啊。这是要告诉我吗?”

 

“不是哦!”鹤丸国永挤了挤眼,“我的梦想非常厉害,说出来绝对会吓到老师的!明天就考试了,今天我还要安慰一个被吓到的人,多不好啊。”

 

粟田口一期被他逗笑了。

 

走到岔路口,鹤丸叫住了一期。

 

“考完试我就告诉你。”

 

“一期。”

 

也许是夏天的夜蝉太执着于喧闹,粟田口一期觉得自己是幻听了。少年鼓起勇气说出的话语就随着稍显燥涩的夜风弥散在空中。一期想确认一下,但是鹤丸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老师。一定要等我。”

 

粟田口一期一时间想不清楚这句话的含义。等他回过神,白色的身影已经闪进了楼道口。

 

 

作为监考老师的粟田口一期比考生出来的要晚很久。下楼的时候他一路狂奔,他也不知道自己急切着要去干什么。仿佛再慢一点,就有什么要流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空无一人的校门口。

 

意料之中。他这样安慰自己。哪有学生考完试还要在校门等着,肯定要赶回家放松啊。呼吸不由自主地急促,之前温暖昏黄的灯光令他窒息。两年来他第一次发现,晚上的街道是那么可怕,仿佛黑暗地要将他吞噬。

 

不知道自己在心痛什么,不知道。小时候他毕业也跟鹤丸一样,对那些毕业之后鬼哭狼嚎的反应嗤之以鼻,但是现在,他真的体会到了这种感情,死死压在心脉的感觉。

 

没有联系方式,竟然连手机号都没有互留。是啊,朝夕相处的两人需要什么手机号啊。

 

那一瞬间,粟田口一期才觉得自己的内心是如此贫瘠,一个人的离去都能令他痛之入骨。

 

 

从那以后,粟田口一期就搬进了学校的教职工宿舍。其实完全没必要,他的家就在三公里外。但是他仍苦于看到傍晚时刻校门口的路灯亮起。

 

整整五年,音讯杳无。鹤丸国永的影子也许已经在自己脑中淡出了吧。但仍能体会到,心脏里仍有一块位置专属于他。

 

 

开学典礼一如既往的喧闹。一群疯了一暑假的人再次相聚什么幺蛾子都能整出来。一般这时候一期就在礼堂的角落坐着,看着校长在台上张牙舞爪,学生在下面嬉嬉闹闹,老师都偷偷地在桌子底下看手机。

 

典礼后的场子当然是年轻老师负责收拾的。而作为年轻老师中的年轻老师,粟田口一期十分委屈。最后一位老师说自己有事走的时候还顺手带上了门,真是谢谢他,能让我自己冷静冷静。

 

说过不能带零食,又有谁听呢。桌子下面一堆食品包装袋,校长走的时候就权当看不见。连老师那边都发现了一小袋地瓜干。一期的心中和感官都挺百味杂陈的。

 

一期弯下腰捡拾第一排的垃圾袋时,门被打开了。是哪个学生或者老师忘拿东西了啊。

他抬起头,下意识眯了眯眼。

 

门口照进来的阳光是那么耀眼,耀眼的仿佛让他回到了五年前的暑夏。但进来的人和五年前毫无差别。

 

粟田口一期就愣在了那里。他看着鹤丸国永顺着过道走过来,连阳光到他身后仿佛都成了衬托品。他还是一身白,金色的眸子跟之前一模一样,连眼神都是一样的。

 

“我说过等我。等我考完试我就告诉你。”

 

他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教师资格证。

 

“我的梦想工作啊——做一个跟一期一样的老师。”

 

这次粟田口一期没有听错,鹤丸国永也没有犹豫,看着对方不可置信的眼神和放大的瞳孔,眯起了饱含笑意的眼睛。

 

“我都说过你会被吓到啦,一期。”

 

鹤丸国永在离对方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平视着那个紧咬着下嘴唇的人。然后前进一步,拥他入怀。

 

——FIN.——

 

我写了什么????逻辑呢!!!!逻辑!!!!【死】

评论(12)
热度(69)
© 懿水水水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