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水水水水水

景懿水。
QQ:3397086330
只写自己想写的。

TR:鹤一期/小狐三日/安清。
BSD:芥敦/中敦。
AOTU:嘉瑞。
YYS:博晴/狗崽。
APH:露米/朝耀/仏英。
明星RPS:靖苏/诚台/凯歌。
实况RPS:铛奶/P芬/M12M/优散。

对于极东(主菊耀)的感情很复杂。喜欢他们两人 想让他们在一起 但又对这个圈子失望 对本家失望。
故在成熟之前,不会再产粮。

aph天雷米英。
琅琊榜靖苏洁癖不逆不拆。

爱您。

【鹤一期】锻到鹤丸国永之后

 

-本丸设 撒糖 ooc 放飞自我 欢脱

-又名“论有一个神助攻的审神者的重要性”

-玩梗玩的很开心

-QQ3397086330欢迎扩列

 

 

-

 

 

 

审神者是个鹤厨。这是全本丸众所周知的事情。而并不是全本丸的人都知道“鹤厨”是什么意思,甚至有人理解为“让鹤丸国永下厨”。烛台切听说后半天没缓过来。

 

所以为了不让更多的惨案发生,审神者只好在吃饭的时候顶着几十道好奇的眼神说:“鹤厨……就是想锻到鹤丸国永啦。”

 

哦——众刀了然。没错,审神者如今快到二百级了,连一把鹤丸国永都没有。其实提到这件事审神者也挺绝望的。肝刀一年了,四花太都没凑齐,还偏偏缺恋刀。在这期间各种玄学公式甚至捞刀锻刀时的姿势都有专门研究过,可惜一点用都没有。幸好最近新刀一直在出,不至于审神者对着他们这些个LV99发牢骚。

 

其实一期一振对于现状挺满意的。因为自己已经满级毕业了,所以有大把的时间来陪弟弟们。想起刚开始跟着审神者远征回来出阵出阵完了修刀修完之后去看弟弟们哀怨的小眼神的状态,一期一振不禁长舒了一口气。那段时间简直是噩梦啊。

 

 

伴随着压切长谷部急切喜悦而又扰民的“主殿”的叫喊声,本丸的一天开始了。审神者很生气,眯着眼睛气冲冲编着队打算让长谷部立刻去远征。千钧一“按”之际,不动·极化·新的主命狂魔·别看我叫不动其实我动起来很快的·行光发挥了百分之二百的机动冲进审神者卧室飞速点到审神者手机右侧的“锻刀”界面。

 

【03:16:56】

 

“你干嘛——呃!”看到数字的审神者立刻精神了,立马正襟危坐,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这时候长谷部冲进来,先是向不动行光投以感谢的眼神,然后转头对审神者激动地说:“今天早上我遵循主命正在执行每日早四锻的任务,没想到第三把出现了三小时二十分钟,所以才冒失吵醒了主人,请主人责罚!”

 

其实长谷部一点都没有要认错的意思,因为若是锻到鹤丸国永,审神者赏他都来不及。

 

“不冒失不冒失!”审神者语调轻松地说,“诶,我记得今天近侍不是你啊,怎么是你锻……”

 

“啊!一期一振阁下昨天出阵(捞数珠丸)回来受了伤,到现在大概还有二十多分钟手入结束。所以是我替他锻的。”

 

“这样啊——”审神者若有所思,然后重新摆正姿势,说,“啊啊啊等不及了等不及了!就用加速符吧!”于是在长谷部和不动激动的眼神下,审神者庄严的点下了【确认】键——

 

“收集刀剑……吗,不,我没有意见。”审神者跟着一期一振的语音念出来,看着粉色的小花飘啊飘,总算是飘到了正地处——

 

“哟,我是……”

 

“啊——!!!!!”审神者的手像是触电一样不停地按着截图,“长谷部!你刚刚说近侍谁来着?!”

 

“一期一振,主殿。”

 

“赏!把新搓的六个金球球给他!顺便鹤丸国永让他带着!”审神者豪迈的一挥袖子,然后好像也看到了长谷部“我呢我呢”的眼神,说,“啊……好像锻刀的玄学都是近侍吧,因为大家都是近侍锻的刀……但毕竟是长谷部你锻出来的嘛。呃,停你一周的出阵远征内番?”

 

“……谨遵主命。”好气啊,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一期一振是懵逼的。他刚从手入室出来,就看到审神者抱着一个小孩子在门外等着他,见他出来了审神者还逗了那个小孩子一会儿才理他。说实话,一期一振下意识觉得审神者闪耀着母性的光辉。

 

审神者抬起头,指指旁边桌子上摆放的六个金球球,然后又颠了颠手中的孩子,说:“一期啊,手入完了?呶,都给你了。”

 

“您这是……”一期一振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受这么大的奖励。因为他的伤都是敌枪砍的,所以刀装没有损坏,而且他只需要三个刀装,出阵又不频繁,六个特上都给他未免太浪费了。

 

“让你收下你就收下啦。”审神者心情颇好,把手中的孩子递过去,“还有这个——”

 

一期一振刚想道谢,却不想审神者做出这个举动。他吓了一跳,下意识接过了那个浑身雪白的孩子。看着一期一振疑惑的眼神,审神者说:“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吗,都给你了。都是你的。至少要把他带到lv90哦。对了,信浓刚刚极化,也顺便带上。”

 

“是。”一期没有推脱,毕竟受了这么大奖励再推脱也不好。但是从刚刚开始就一直乖巧着不说话的孩子突然咯咯笑起来:“主人叫你草莓哎~Ichigo~唔,好有趣的名字!”

 

“鹤丸……殿下。”一期一振说实话并不喜欢别人拿他名字开玩笑,“请不要这样戏弄别人。那先走吧,从今以后我来照看您。先带您在本丸转转吧。”

 

鹤丸国永没再说话,专注地摆弄着一期一振胸前挂着的的流苏。

 

 

 

粟田口的大危机!

 

藤四郎们是说什么都不会允许这个五条刀派的人来分担一期哥的宠爱的!

 

但是当一期跟他们交代“从今以后你们就是好朋友了哦,要好好相处”时,他们都是大大的笑脸,连声答应着。但一期一振刚刚合上拉门,藤四郎大军就把鹤丸国永团团围住。

 

“喂!你!”乱首先蹲下来,看着太刀还稚嫩的小脸,“别以为你是黑底四花我们就不敢欺负,呃,惩罚你!谁允许你跟一期哥走这么近的!”

 

“主人啊~!”鹤丸金色的眼睛闪着无辜的光,就连药研都看不出来有什么猫腻。

 

“那是谁允许你在这儿的!”乱又问了。

 

“你哥啊~!”

 

“那是谁让你跟我们争宠(?)的!”

 

“主人啊~!”

 

“那是谁把你锻出来的!”

 

“你哥啊~!”其实鹤丸国永不知道谁把他锻出来的。但是看起来一期一振是近侍,那就是他了。

 

“无懈可击。”乱藤四郎下了定论。“这个本丸我们不能惹的只有主人和一期哥。”

 

“你们不是还有个叔叔吗~”

 

“没跟你说话!”乱瞪了鹤丸一下,然后转头跟兄弟们说,“对,还有鸣狐叔。”

 

信浓已经换好了出阵服准备出阵,路过这里把小鹤丸提起来:“那就让他在这呗,长得也挺可爱不是吗。走啦,鹤姥爷,出阵去吧。”

 

 

鹤丸国永等级低,机动自然也低,再加上为了体谅他,选择的地点里的敌人都是非常弱的。所以鹤丸国永在特化之前根本没有砍过敌刀。

 

从某种方面来讲,这孩子是没童年的。因为早上才刚刚出现的小团子,到了傍晚就完全成了一个少年。到了晚饭的时候,只能被人抱来抱去的【鹤丸国永LV1】就已经蜕变成了可以跟在一期一振后面跑来跑去的【鹤丸国永LV46】

 

“一句锅不绕哇,这唔快就完蹭了一八啊!(一期哥不赖啊,这么快就完成了一半啊!)”审神者边往嘴里塞牡丹饼边囫囵地说着。

 

旁边的长谷部一抖。

 

“还请主殿不要边吃东西边说话……”一期一振撇了撇嘴。什么一半。这后一半比前一半难了不知道多少倍。想到这里,他的衣角被人拽了拽。一期一振转头,看着身边的鹤丸国永,就是十岁的样子。

 

“一·期·哥~你尝尝这个,好吃!”鹤丸把自己面前的一大盘牛奶冻推过去,然后拿起一块,想要喂给一期一振。

 

旁边的长谷部又一抖。

 

一期一振默默接受了鹤丸叫他“一期哥”。怎么也是自己带的,叫哥也没什么,但是鹤丸国永的年龄理论上是比他大的,所以听着还是觉得别扭。鹤丸国永也是好心,喂得是最小的一块。牛奶冻也并不是难以下咽,一期一振吃完下意识想要摸摸鹤丸的头,但是他忍住了,只是笑着对他说了“谢谢鹤丸殿下。”

 

“唔,不谢!”鹤丸倒也没在意对方刻意放生分的称呼,盘着腿坐在一期一振旁边,看上去那关系比他和他弟弟都要亲。也是万幸短刀晚上大部分去出阵了,留下来的也没有那么会搞事,比如秋田,比如五虎退。审神者是鹤厨,私心偏爱他。一期一振又不会对小孩子发脾气。所以鹤丸怎么撒娇怎么蹭都没有人管他。

 

“对了,一期哥!”鹤丸一脸搞事(一期一振认为)地问道,“我晚上住哪儿啊。”

 

这是个问题。在场的人都被问住了。本丸就那么大,审神者就差几把刀全刀帐,而且大部分都是相同刀派的住一个寝室,五条刀派就他一人,也实在没有空房间了。

 

“你可以住伊……”审神者刚想让他去伊达组那边住,但是她看到烛台切光忠和太鼓钟贞宗投过来惊恐的眼神,连大俱利伽罗也兵长似的盯着她,瞬间就改了口,“你可以……暂住粟田口那边嘛,反正你现在是小孩子。”

 

这次是五虎退和秋田被水呛到的咳嗽声。但两人都没说话,倒是鹤丸说话了:“不要。乱他欺负我,他们都欺负我。”

 

在场的刀都忍的特别辛苦才没笑出来。黑底四花太刀被短刀欺负。想想極短的威力,也不是全无可能的,粟田口人多嘛。但是这话真被一把太刀说出来,还是满满的违和感。

 

一期一振向秋田看去,秋田怯生生地点点头。他叹口气,说:“乱他就是个孩子,我回去会说他的,鹤丸殿您别跟他计较。”

 

“不!他们会整死我的,晚上我看不清,他们打我怎么办……”鹤丸国永干脆死缠烂打的大声叫着,一撒手泪就像要淌出来似得。审神者哪受得了这等暴击,当即就说不住不住咱不住了,然后大手一挥,说:“你去住一期那里!”

 

这回轮到一期一振被呛了。一期一振作为粟田口唯一的太刀确实有一个单独寝室,不过是本丸里面最小的,毕竟他一个人住本就算是特例了。再来一个人不是说房间太小,而是他们两个并不是多么熟的大男刃住一块儿多别扭。而且鹤丸国永又不是就这么大不长了,估计明天一天过去他的样子就得老个七八岁。那时候才是真的尴尬。一期一振想拒绝,话还没出口,就见鹤丸国永跳起来,用小孩子的稚嫩语调说:“好啊!住一期哥房间♫”

 

这下审神者是不会让他去别处了。一期一振低下头。果然,审神者一脸淫笑(?),说:“好好好,我给你准备被褥,你就住那儿吧!”

 

不愿透露姓名的长船家刀表示,在洗碗的时候,他听见审神者一直叨念着:鹤一期大法好云云。“我不知道‘鹤一期’什么意思。”接受采访时,这位刀神色可疑地说着。

 

“……看什么,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一期一振今天晚上睡的还算不错。因为鹤丸国永毕竟现在还是小孩,白天出阵一整天,晚上洗完澡说完“一期哥晚安”,倒头就睡过去了。这孩子除了睡相不好以外在睡觉方面是一个好的室友。

 

第二天早上一期一振醒的时候鹤丸国永正四仰八叉地睡的正香。一期用怜爱(毕竟把他当弟弟)的眼神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秉着让小孩子多睡一会儿的心理,自己先洗漱穿戴完毕,才来看鹤丸。他还睡得像死刀一样。

 

没办法,只能强行叫醒了。作为皇室御物时他们见得本来就少,而且一般也没人来叫他们,所以一期一振并不知道鹤丸到底有没有起床气。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与健康,一期一振隔了三米远,大声地喊着:“鹤丸殿下——该起床了,今天咱们还要出阵呢——”

 

床上的小身子抖了一下,然后像摊开卷饼一样从被子里滚出来。鹤丸又平躺在床上呆住了。一期一振刚想再叫一遍,没想他猛地坐起来,元气满满地说:“被吓到了吗!走走走,去玩啦!”

 

“……鹤丸殿真是有活力呢。”

 

 

今天的出阵不是很轻松。遇到两次检非违使,lv99的敌枪两次轮过来直接把一期一振刮到了轻伤。到了boss点,一期一振已经差点中伤了。审神者见状让他先去手入,然后让萤丸先代替一下一期一振。

 

但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尽管重伤,他也绝对不会去手入的。

 

因为他难以忍受现在的视觉冲击。

 

谁能想到早上还一脸纯真的小天使到了下午就成了一个活生生的青春期不良少年。而且是十九岁搞多少事都不嫌大的那种。他出门就看到已经长到一米七的【鹤丸国永LV80】,第一反应先是心疼审神者的肝。然后才注意到鹤丸国永跟昨天早上全然不同的外貌。都是在手入室外面,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一期你出来了啊。审神者到了下午就说什么‘肝痛不打了’,我也闲,正好就来陪你。”

 

这个语气也完全不一样了。一期一振想着。反差有点大吧。但是虽然语气不一样,但眼神一点没变。小孩子做出来可爱的表情,现在显得有些……奇怪。毕竟是大人了,再用这种眼神也不好吧。但是一期一振也不能说出来,毕竟现在自己也没法像昨天一样把他当弟弟看了。

 

“谢谢鹤丸殿关心。”一期一振抬起头笑着说。

 

“现在大概是……午后呢。去玩吗?”鹤丸国永很有兴致的样子。毕竟他几乎没有逛过白天的本丸。一期一振自然没法推辞,点点头,跟着他出了手入室。

 

本丸里没有什么景点,也没有游乐设施。除了给老年人(?)用的漫步机。唯一好看的地方就是那棵万叶樱了。审神者换了春景,樱花树背着午后的阳光显得镀了一层粉色的边,下方的草坪也被飘落的樱花点缀的斑斓绚丽。一向对风雅之事不感兴趣的鹤丸国永对这等美景也是赞叹不已。

 

午后的大家几乎都在睡午觉,所以樱花树下难得没有人。鹤丸国永干脆就邀情一期一振去那里坐一会儿。于是两人并肩坐在樱花树下面。鹤丸国永问关于本丸的事情,一期一振就回答,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太阳也从正上方缓缓往西边天去了。

 

“……一期?”鹤丸国永意识到对方的声音越来越小,回答的也越来越敷衍。转头一看,那人已经闭上了眼。

 

遇到all99的检非违使,加上队里一个算是新人,一个是极化等级还低的短刀,剩下的都是来划水的打刀,一期一振的压力其实挺大的。刚刚手入完没睡午觉,又逛了大半个本丸,所以现在不知不觉睡着也是正常。

 

鹤丸国永不由自主的打量起一期一振来。他的睫毛轻颤着,发丝因为坐姿随意的撇在右边,经常挂着公式化的笑容的脸如今放平了嘴角,但看起来比平常微笑的时候温暖上千倍。再往下,是回来手入还没来得及换的出阵服,即使是春末稍显闷热的季节还是里里外外穿的板板整整。披风已经摘了下来,感觉相比在战场上杀敌的戾气缓和了许多。手就顺着坐姿放在腿上,还轻攥着拳。他的腿……

 

停。我在看什么。鹤丸国永立刻将视线强行掰离开了一期一振的大腿。

 

一分钟,两分钟。鹤丸国永心照不宣的越坐越往左。终于,他眼睛撇在一边,装作很自然地调整自己的坐姿,让一期一振刚好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呼。鹤丸松了口气,好像完成了一项大工程。他现在随意一偏头脸颊就能碰到对方水色的发丝。

 

这时候,他才刚刚看到大约一百米外,本丸过道上的乱藤四郎。他以太刀的侦查发誓,乱至少在那里站了五分钟。他也以短刀的侦查发誓,乱绝对看到他刚刚的所作所为了。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隔着一百米看着乱的动作。

 

他走了。

 

走了……?!

 

鹤丸国永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会吧,他不过来跟我拼命?

 

-

 

乱是从一期一振睡着之后来到走廊上的。说实话当他看到那俩人坐一块儿,十分想冲上去。但看到一期哥偏着头好像是睡着了,就没去打扰。他也相信鹤丸国永的侦查,不可能这么快发现他。于是他就目睹了鹤丸国永从上到下打量他哥,然后“自然”的往左挪了半米,又“自然”地抬了抬他的肩膀让一期哥靠上来的全过程。

 

乱藤四郎看到这里确实是想让鹤丸国永立即吃下他的刀子的。

 

但是乱尽管社会,也绝对不是ky。这般岁月静好的样子,打破也有点不好把。

 

诶。不管了。就当为自己积德。

 

 

一期一振醒来的时候已经半边天被染红了。他一醒来就发现自己靠在什么东西上,一抬眼就是某人白色的发丝。

 

他抬起头,对方的脸就在五厘米之内。但一期一振一点也不想避开,反而就这样思考起“自己为什么这么轻易地睡着了”这个相比起来完全无关紧要的问题。

 

鹤丸国永本来是睡着了,但是睡的浅,一期一振这么一动他就醒了。醒来就看到对方惊讶的脸近在咫尺,吓得他立即往右坐了坐。完了。没法解释了。鹤丸国永有些紧张地看着一期一振。

 

“……谢谢”一期一振反应过来,低下头不再看鹤丸国永。

 

他是脸红了吧!是吧!

 

鹤丸国永觉得自己被击中了。

 

 

晚饭的时候鹤丸没怎么粘一期。毕竟年龄不一样摆在那儿。

 

但晚上睡觉就不是一般的尴尬了。经过下午这么一折腾,他们两个都不困。鹤丸没有半夜看天花板的兴趣。于是在干躺了五分钟之后,他说话了。

 

“一期?醒着吗。”

 

“嗯。”对方的声音很快传过来了,也是没有一丝困意的语气。

 

一向还算话痨的鹤丸国永竟不知道怎么把话题进行下去,他只好干咳一声,然后说:“……谢谢你啦,带我到现在。”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也是主人要求的啊。”

 

完了,话聊死了。而且明显是主人要求是第一原因吧,放后面是要掩饰什么。那现在我要说什么。不行,不说话很尴尬的。

 

“那个……今天下午你,很好看。”

 

Woc我说了什么!快圆回来!

 

“不,我不是说你好看……”

 

不对不对,更奇怪了!

 

“啊我不是说你不好看……”

 

啊——!!怎么办!我还是闭嘴吧。

 

“……我困了。那么鹤丸殿,晚安。”

 

鹤丸猛地转过头去。他看见一期一振背着他躺着。如果他相信他的夜视的话,他就能看见一期一振通红的耳根,和轻微的蜷缩着的身子。

 

 

鹤丸国永在第三天下午达到了LV90。晚饭的时候甚至有刃问审神者这么喜欢鹤丸国永,把他这么快练到这个程度是不是要嫁给他。

 

然后说话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虎彻家胁差就被一婶一刀瞪了回去。

 

“对了一期,你的任务也完成啦,可以休息啦。信浓也辛苦了,明天休息。鹤丸啊你明天就带着一队去捞数珠丸吧,队长经验多。LV99就让你放假。”审神者边扒着米饭边安排着明天的出阵,“啊对了!我已经向政府提交了申请,估计三四天之后就能扩建本丸啦。各位也不用住的这么挤了。”

 

还在扒饭的刀们唔唔地应和着,表示了解。鹤丸听到这里看了一期一眼。看来晚上还要麻烦你啦。他用眼神说着。没事的。一期一振也用眼神回复他。

 

“哎哎哎,真不是我腐眼看人基啊,你俩眉来眼去的干嘛呢?”审神者笑着用筷子指了指那两个用眼神交流的太刀。

 

“主殿……。”一期一振本来想提醒她用筷子指人不礼貌,但是发现他们不是人,所以就闭嘴了。

 

“哎,在呢。回答我啊,你俩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一话激起千层浪。粟田口短刀们的手几乎就要搭上腰间的刀柄。鹤丸国永连忙澄清:“不是的,刚刚我就是……向他道谢呢,麻烦他这么久。”

 

“哦——你这道谢方式挺奇特啊,一期你是怎么听懂的啊,心灵感应吗!没想到你俩已经到这个程度了啊。”审神者继续说着,旁边的刀都看热闹不嫌事大,吧唧吧唧地吃的特别香。

 

“不,我只是下意识的回应而已,并不知道鹤丸国永殿下为什么要看我。”一期一振刻意叫了全名,没看到对面的鹤丸因为这个称呼愣了一下的样子。

 

“那就是我腐眼看人基啦。”审神者环视了一下周围的刀,这时候乱猛地举起了手。

 

“乱藤四郎同学!”审神者激动地又举起了筷子,“你有什么想说的!”旁边的刀也都直起了身子,一副看戏的样子。

 

鹤丸国永心里大叫不好。这孩子看见他那天做的事了,再加油添醋的一说,先不说审神者和其他刀怎么看他们两个,一期一振说不定也会误会他。

 

不对啊,有什么可误会的。都是我自己做的事……。

 

“主人!是这样的!就在昨天下午!我看见他们坐在樱花树下面,走近一看,一期哥睡着了,然后我就看见鹤姥爷趁一期哥睡着的时候……”

 

“你说什么!?”审神者没等乱说完就打断了他。众刀也都了然一样的看着鹤丸国永。

 

“别看我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乱你能不能把话说完啊!”鹤丸有些焦急,因为一期一振已经埋下了头,看不清表情。

 

“我突然不想说了。”乱放下了手,一副胜利者的样子。

 

审神者立即开启了脑内风暴。Yooooo,趁人家睡着了还能干吗。“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鹤丸国永,竟然偷亲人家!”

 

“——我没有!”鹤丸国永捂住了脸,完了,完了,跳进濑户内海也洗不清了,这时候还是自己说清楚比较好吧。“一期不是这样的,当时我只是看你的睡姿挺辛苦的,就稍微往你那靠了靠,然后让你靠着我肩膀睡的……真的没有偷亲你!”

 

一期一振还是没有抬头。乱见好就收,也说:“确实是没偷亲。不过那眼神可是从头打量到……咳。我觉得那个眼神就差没把‘我对你有意思’写脸上了。”

 

“哦——没偷亲也够劲爆的了吧。一期你别害羞啊,本丸里又不只有你们一对。”审神者扫视了一圈正兴致勃勃地看戏的刀们,“看热闹这么积极啊,别以为我都不知道。”

 

立马就有刀低下头装作认真扒饭。这时候一期一振站起来,说了一句“失礼了”就往自己房间跑去。

 

“喂鹤姥爷你干嘛呢。”药研在一边看的真真切切的,一期哥并不是对鹤丸国永完全没意思,“去追啊。”

 

十一.

 

一期一振没有锁门。鹤丸国永进去时他正坐在床铺旁边的椅子上,仿佛早就料到他会来似的。

 

“对不起,是我的错。”鹤丸走到一期身旁,直视着他的眼睛,“但这并不是误会,我确实是做了。”

 

现在再掩饰也没有什么意义了。鹤丸国永深吸一口气,说“乱说的都是真的。”

 

“我确实是觉得您……”一期一振顿了顿,“但我不确定那是不是‘喜欢’。毕竟我没有谈过恋爱。”

 

一期一振很久没说话。在这期间,鹤丸一直看着一期一振望向夕阳的,跟阳光相比毫不逊色的蜜色的眼睛。

 

“那你想谈吗?”

 

一期一振转头对上鹤丸国永的视线——跟他几乎一样的眼睛。那眼神是认真的,不由分说的,仿佛已经预料到了他的回答。

 

一期一振笑了起来,极力用轻快的语调回答:“如果是跟您的话。我想试试。”

 

那就来吧。从相恋开始,从亲吻开始,从你和我相识的第一天开始。

 

-FIN-

 

评论(9)
热度(188)
© 懿水水水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