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水水水水水

景懿水。
QQ:3397086330
只写自己想写的。

TR:鹤一期/小狐三日/安清。
BSD:芥敦/中敦。
AOTU:嘉瑞。
YYS:博晴/狗崽。
APH:露米/朝耀/仏英。
明星RPS:靖苏/诚台/凯歌。
实况RPS:铛奶/P芬/M12M/优散。

对于极东(主菊耀)的感情很复杂。喜欢他们两人 想让他们在一起 但又对这个圈子失望 对本家失望。
故在成熟之前,不会再产粮。

aph天雷米英。
琅琊榜靖苏洁癖不逆不拆。

爱您。

【鹤一期】单恋十天[一期一振视角]

 

-本丸设定 

-傻白甜 ooc

-哥哥酱第一人称

-哪天会写个鹤球视角的

 

-因为一直是第一人称,所以文中表现出的这个一期的性格形象是(我认为)他内心真实的形象

反正lof也吞,于是我干脆放弃了排版

 

 

——

 

 

第一天是有着精致包装的奶油蛋糕。虽然我知道这东西绝对百分之八十都是烛台切做的,但还是没有反驳那个人闪闪发光的笑脸和“亲手做的哦!”这样的卖乖话语,一边说着“那还真是麻烦您了”一边收下。

 

第二天是一个绣着那人刀纹的御守。而显然绣的很外行,圆不圆方不方,连一向厚脸皮的他送来时表情都有些不好意思,我为了安慰他,摆出自认为最惊喜的表情赞叹道:“为我准备的吗,谢谢您!”,然后在对方转阴为晴的气压中双手接过。

 

第三天是一个做工精致的草莓发饰。这次我特别严肃地说我是绝对不会带的,但他好像比前两次都要高兴,傻呆呆笑了好久,然后说:“那至少收下嘛,拒绝人的礼物可是很不礼貌的哟一期殿~”我沉默好久,知道刚刚他其实是在叫我草莓殿,但还是无奈地经受不住他的“闪闪发光眼神”攻势。

 

终于到了第四天傍晚,他第四次把我堵在我房间门口,还没等他说什么拿出什么,我就打断了他。

 

“先等等,鹤丸殿!”

 

“什么?”他没有对我突然的打断感到不满,而是立即停下了在口袋里摸索的手,盯着我的眼睛,一副期待的样子。

 

果然我还是受不了他这副表情啊,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情绪消了一半。“我只是好奇……为什么鹤丸殿要送我这些?”

 

其实我是知道的。他的感情表现的太过热烈直白,就算傻子也看得出来,连弟弟们最近都发现他对我的反常了。但还是觉得很不爽啊,只是一直送礼物其他什么也不说,别说我对他没什么感觉,就算我对他有感觉也不好表达出来啊。

 

“为什么要送你这些?”他好像突然哽住了,两秒之后,他有些惊异的说:“什么一期你没看出来吗,我在追求你啊!”

 

……这个直球打的还真是出色啊,鹤丸国永。

 

“啊,没看出来。”

 

糟糕,一不小心把心里的吐槽说出来了。不管了,还是先离开这个容易让人设定崩坏的地方。于是我假装什么都没说的样子,飞快的闪进屋里,关上门。

 

外面沉默了一会儿,才传来那人的声音。

“一期——怎么啦,不知道的话现在不是也知道了吗——今天的礼物你还没有收哦。”

 

好烦,跟他在一块儿就会不自觉的控制不住自己的表达。这很危险。所以啊,还是快结束吧。

 

“对不起,鹤丸殿下。我恐怕没法接受您,您请回吧。”

 

——

 

那天他确实是一言不发的走了,第二天也确实是与平时无异的内番出阵远征,在我以为一切终于要结束的时候,我便第五次被堵在了门口。

 

“您……”

 

“没错,是我哦,有没有被我吓到呢!”他的神色状态跟前几次一点区别都没有。这次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在不崩人设的情况下应付他了。我低下头稳定了一下情绪,然后尽力想要得体地回应:“是的,被吓到了。那么鹤丸殿下为什么要在这里呢?”

 

“要追求你啊!”

 

天,我该说他有毅力还是厚脸皮呢。“我想昨天我已经说的很清……”

 

说到这的时候我停下了。因为他在看着我。倒不如说他在盯着我,那眼神就像小孩看到糖果一样。我最受不住这种表情了,无论是对小孩子,还是对高龄儿童。我怀疑他一定是抓住了我这个弱点,不然怎么会跟我说话时一直用这个眼神。我深吸一口气,最后反盯回去。

 

他显然是没有料到我会这样,缩了一下脖子,然后突然低下头靠过来:“我都说了要追求你,你还这样看我,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他哪来的自信啊。我稳住自己没往后躲,然后一字一顿地说:“不是。”

 

然后他突然抱住了我。

 

我差点就没一个过肩摔把他抡过去。索性他立即就松开了,然后对着一脸惊异的我说:“没什么,我就是感受一下。”

 

然后他从我门口闪开,说:“请进!”之后便自顾自走了。

 

……这是什么操作??

 

该死,心跳的好快。

 

——

 

第六次第七次,我干脆什么也不说直接接受礼物,以免发展到后面情况不好控制。而与前三次不同的是,他每次送完礼物多了一个例行拥抱,当然不超过三秒钟。这样久了之后,我竟然渐渐习惯了。

 

所以我意识到对他的感情也是从他的缺勤开始的。

 

审神者这几天比较忙,没有太多时间来本丸,便安排了很多时间很长的远征。那一天他去远征了,一直到深夜才会回来。所以我也知道这天傍晚不可能会有例行拥抱了,但当从弟弟们的房间回来,看到空无一人的门口时,心跳还是漏了一拍。很可怕啊这种没由来的失落,我不会是真的被那人潜移默化了吧。

 

但一向对自己的理智十分自信的我,这一次没有阻止自己的危险想法。

 

于是当半夜眯着眼看到他的身影出现在房间门口,然后悄咪咪打开门往里望一眼又回去时,我终于正视了自己的内心。

 

——

 

第九天,他还是和往常一样,礼物,拥抱,告别。我也不想有所动作,毕竟怎么说都是他追的我。

 

谁知道审神者突然就锻到了明石国行。

 

锻到明石国行不是重点,重点是欢迎宴会上有种东西叫酒。

 

欢迎宴会是在第十天的晚上,而其他刀们疯的时间里短刀是要睡觉的,我自然要负责把弟弟们都哄睡着。顺理成章的,欢迎宴会我就没去。所以当我看到鹤丸国永一言不发地站在我房门面前,头贴着门板,一副沮丧样子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至少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他这种状态。

 

“鹤丸殿?”我保证,这是十天以来他唯一一次真正被他吓到。

 

他没有转过头来,只是停下他摩擦手指的小动作,代表他知道我来了。

 

“您怎么了,喝多了吗?”我走上前去,想看看他的表情。毕竟现在他这样,说他哭了我也是信的。

 

谁知我向前才走了一步,就被他直接按在了门板上,紧接着就是对方突然放大的脸和唇上的触感。

 

他在吻我,他按着我的力道不允许我做任何挣扎。我极力睁开眼睛,想看他的表情。他没有哭,只是眉头皱着,紧闭着眼睛。我也不想反抗,任凭他啃噬我,一直到缺氧也没有推开他。他意识到了我的不反抗,猛地停下来,溃败般地往后退了几步。

 

他说,现在我甚至都怀疑你是不是在恨我。那种眼神糅杂着痛苦,不甘和委屈。只是一眼就让我手足无措,更别说他一直这样正视我的眼睛。

 

“为什么不推开我!”他突然喊出来,“为什么,你明明唾弃我吧?你是想看我笑话,还是满足我像孩子一样的要求?!”

 

我没有说话。我懦弱的要死,生怕说错了什么他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来,而其实他已经足够疯狂了。

 

“你不说话,你好过分啊。但怎么办啊,我还是好喜欢你。”

 

此后的事我也记不清楚了。我只记得我上前把他扶起来,然后紧紧抱住了他。

 

但我记得他果然是喝醉了,满身酒味,很不礼貌地再次亲吻上来。

 

 

——FIN——

评论
热度(82)
© 懿水水水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