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水水水水水

景懿水。
QQ:3397086330
只写自己想写的。

TR:鹤一期/小狐三日/安清。
BSD:芥敦/中敦。
AOTU:嘉瑞。
YYS:博晴/狗崽。
APH:露米/朝耀/仏英。
明星RPS:靖苏/诚台/凯歌。
实况RPS:铛奶/P芬/M12M/优散。

对于极东(主菊耀)的感情很复杂。喜欢他们两人 想让他们在一起 但又对这个圈子失望 对本家失望。
故在成熟之前,不会再产粮。

aph天雷米英。
琅琊榜靖苏洁癖不逆不拆。

爱您。

【鹤一期】不看完100本鹤一期同人志就没法出去的房间


-ooc有

-双向暗恋前提

-本子内容均为虚构

-原创审神者出现主要

-……lofter吞排版

-

(一)

鹤丸国永醒来的时候就不在自己的房间里了。

所以当他迷迷糊糊看到右边的一期一振的时候,要不是因为睡觉姿势遗留的脖颈的钝痛,还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旁边的人还没醒,鹤丸国永就趁机盯了一期一振好久。直到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眼神太过于炙热,才强行移开自己的眼睛,开始观察这个房间。

房间不大,也就五六十平米。他们现在坐在唯一的沙发上,正对着电视,倒不如说是显示屏。前方有一张桌子,上面有一个红色的按钮。这次鹤丸国永是真的被吓到了。他觉得如果现在按了这个按钮,这个房间立即爆炸也是有可能的。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去前方观察了一下那个电视,没有找到开关。房间里也再没有其他的东西,连窗户都没有,只有正上方挂着的白炽灯,把整个房间照的通明透亮。

所以在兜兜转转权衡很久利弊之后,他决定还是先叫醒一期一振。但他刚转头看向沙发,就看见对方睁着眼睛坐在沙发上,好像已经看了他很久了。

“呃,一期啊,你醒了啊,我刚想叫你来着。”

一期一振是被鹤丸的脚步声吵醒的,所以他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就是鹤丸国永扒着电视机边沿摸来摸去的样子,然后才注意到这个纯白的房间。他看见鹤丸在房间里专注地转来转去,又是敲墙又是跺脚,反而被吓得没说话。直到对方看过来才说:“鹤丸殿您……刚刚在找东西吗?这是哪儿?”

“我也不知道。”鹤丸嘴角上扬着,站在房间的正中央,“整个房间我都看了,没有门窗,连地板缝都没有。只有这个可疑的按钮了。我是想等你醒了再按的。”

一期一振刚醒,显然这些信息量有些大,需要接受一会儿。沉默几秒后,他笑道:“估计又是主殿的恶作剧吧。”于是他靠前坐了坐,想都没想就按下了按钮。

“嗨!两位!”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声音是从电视传过来的,所以正背着电视的鹤丸国永是最大的受害者,猛地转过身,下意识将手放到腰间,然而自己睡觉怎么可能带刀。屏幕上的审神者则一脸看笑话地说:“干嘛呀鹤丸,你想砍我?”

“不不不,只是没有料到这样突然的惊吓嘛。”鹤丸把手放下,退到显示屏一边。

“能吓到你我还真是了不起——不说这个,你们不觉得今天有点不一样吗!”

“岂止是有点不一样啊。”一期一振从醒就一直坐在后面的沙发上,看着审神者一如以往的脱线,他也就放心了,知道就是小姑娘的把戏,“主殿为什么把我们关在这里呢?”

显示屏里审神者的脸突然放大了,她贴着摄像头,用故作严肃的语气说:“是这样的。在桌板下面,有我珍藏多年的书籍。昨天晚上我一晚没合眼,为这一百本书仔仔细细地包了书皮。今天拿来,就是想让你们参考借鉴学习一下。”

“珍藏多年,还学习?是什么书啊?”鹤丸的兴趣被激起来了,他对这种有趣的东西一向充满积极性。

“是……是一些美好的书。”屏幕中的审神者表情复杂,最终一脸充满成就感的下了定论。

“呃,那所以,这一百本书都要看完吗?”一期看了看桌子,上面的桌板确实是可以活动的。

“对!今天你们的内番就是读完这一百本书。当然如果你们渴了我有备水哦。总之,这个房间就是:不读完一百本书就无法出去的房间!”审神者元气满满地说完后,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好了,我昨晚没睡,先去补觉啦,你们加油!”

显示屏应声变黑。鹤丸一脸期待地转过身来,走到桌子旁边:“这真的是一个巨大而艰巨的任务啊,一百本。打开看看?”

一期一振找到暗扣,将桌板翻开来:里面确实摆放着很多书,以5×10的方式,摆了两层,确实不多不少刚好一百本。书的厚度不大,每一本的封面都被纯色的彩纸盖住,粗略的翻翻也都是文字。桌子最右边摆放着四瓶矿泉水,再没有其他的了。

鹤丸国永坐到沙发左侧,数了数数量,然后说:“这样从中间竖着分开,刚好一人五十本。会比较快吧。”一期一振点点头,拿起右下角的一本,便毫不犹豫地翻开了。

(二)

没人跟他们说这是什么书。

他们也怎么都不会预料到这是这样的书。

其实当一期一振翻开第一页看到目录时就已经有些不安了。这明显是篇幅不长走剧情谈恋爱的小说吧。他翻过来。目光看到第一句——

【一期一振来本丸的那一……】

等等!我?一期一振差点就把书合上了。但考虑到旁边还有人,而且对方明显没有什么反应,如果自己这样唐突就会显得很不妥当。

于是他强装镇定,在心中暗示自己,那不是我,不要把自己代入进去。自我催眠后,他的目光重新聚焦,努力的把这些文字看进去。

鹤丸国永这边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一上来看到第一张上面大大的 鹤一期 三个字,他就已经觉得有什么不对了。这三个字……好像在审神者的电脑上出现过。而且这字面意思读起来有一点,令人遐想。

于是他飞快的翻到正文部分,粗略的读了一下第一页的文字。不对啊,我什么时候成小偷了?呃,写着是怪盗,其实应该就是偷东西的吧!虽然我喜欢恶作剧,但偷东西什么的我一般是不会……诶?一期?他是警察?等等!

鹤丸猛地抬头,看向右边的人。一期一振正一脸镇静地看着书。所以这是什么情况?他在心里问着自己,但还是装作内容很正常的样子,一页一页看下去。

(三)

【“其实我一直,注意着……鹤丸殿下您。您真的耀眼,在我看来。啊……对不起,是我唐突了!”】

一期一振看着书里的一期一振好像正在跟鹤丸国永告白,不自觉地咬紧了下唇,竟然跟着紧张起来。鹤丸殿他答应了吗……答应了。他刚刚想继续看下去,但立即让自己停了下来。他稳定着呼吸,一遍遍想着不能代入自己,不能。

稍微稳定情绪后,他尝试以旁观者的角度去看这本书。而结果是徒劳的,试想一个名字性格跟自己都一模一样的角色出现在一个跟自己的生活想法都一模一样的故事里,怎么可能不把自己带入进去。

他干脆放弃了挣扎。看自己跟别人告白就看吧,反正我又没……真的说出来。

于是一期一振就十分自然地忽略了为什么审神者要给他们看这些书的这样一个最值得注意的问题。



鹤丸国永现在很不爽。

为什么书里这个人可以对一期动手动脚的!虽然书里的这个人就是自己……但又不是我真的在对一期做这些事情!如果我真的这样做了,会被讨厌的吧。鹤丸颇有些惆怅的想着。他对书里的自己说,兄弟啊,这样撩人太危险了,我觉得你应该还是稳着来吧。

然而这种方法效果好像很显著啊!鹤丸国永看着书里描写的一期不知所措的样子,不自觉就想象起来。好可爱。他决定今后有机会实践一下。但是现在一期对我……并没有什么感情的吧,大概。但是至少我可以在书里好好过瘾一下啊!

于是鹤丸国永十分乐意并开心激动地接受了审神者的任务。同样的十分自然地忽略了为什么审神者要给他们看这些书的问题。

(四)

在经过第一本的洗礼后,往下的一切似乎都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各种设定,各种世界观,各种时间点,各种剧情,几乎应有尽有。但两人出奇地没有任何交流,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出交流。

直到鹤丸国永看到了全场第一个bad end。

看到书中的一期一振碎刀的时候,他差点就要叫出来了。该死,都怪这个作者描写的这么细致。他需要冷静一下。明明前面跟其他的书一样,顺利的同时看得心情十分舒畅。

他悄悄看向旁边的一期一振,觉得开心了不少。见对方没有什么反应,仿佛很专注的样子,鹤丸国永就看了一会儿。他好像有点脸红?是我小说看多了自认为的吧。他便随意地把那本BE一放,拿起下一本看起来。



一期一振注意到鹤丸国永的动作了,从那道视线落在他脸上开始。而他没有看过去,因为他已经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了。我现在脸红吗?表情很奇怪吗?为什么他看了我那么久……一期一振强装镇定,假装在看着书上的文字,头越埋越低。在察觉到对方移开视线后,他小心翼翼地松了口气。

差点,就以为鹤丸殿喜欢我了。可能是因为与书中太像了吧,这样的桥段。

(五)

鹤丸国永开始后悔自己怎么睡觉不带个本子笔,好把这些表白方式都记下来。

这些作者怎么比我自己都了解一期一振啊!而且他们写出来的表白方式都,都恰到好处的完美。现在他仿佛意识到审神者所说的“借鉴学习”是什么意思了。审神者是支持他们的!但他还没来的及高兴,就听见一期仿佛被吓到一样叫了一声,紧接着就是书被扔掉的声音。

他猛地转过头去,发现一期一振的表情很不妙。他的脸红的像要滴血,还大喘着气,右手紧紧捂着嘴,左手挠着沙发。神情既惊喜又害怕。这个表情……我见过,在书里见过。鹤丸国永差点就要顺着当时书中的剧情抓住一期的手了,但他注意到实际情况后又立即清醒了过来。

鹤丸国永见对方没有下一步动作了,就小心翼翼地问道:“一期?怎么了?”

一期一振没有回答,只低头盯着地面不说话。鹤丸国永便好奇地捡起一期扔在地上的书开始读,顺手将正在读的那本扣在沙发上。



几分钟后,一期一振就拿起鹤丸国永刚刚看过一半的书接着读了下去。



拿着刚刚一期一振扔掉的那本书看了一半的鹤丸国永想着他那边也是这样的书吗,明明跟其他的书都是一样的啊。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但很快他就不这么想了。

……脱/衣/服?!为什么会有这种……!接下来是要?!

于是鹤丸国永就全程震惊脸的看完了几乎三四千字的r/18。现在鹤丸国永的心里除了惊讶,震悚,不可置信,而更多的是:过瘾。

所以啊,这些书就是用来让我实现愿望的吗。审神者对我真好呢。


一期一振看着跟之前没有太大区别的书,心情却一直无法重新平静下来。这是鹤丸殿看过的……跟之前的不一样,前面的剧情他都有看过,包括剧情里的我们。这种感觉跟一个人通读下来是不一样的。

而且,鹤丸殿看那样的书……竟然没有什么反应吗。一期一振有些不安地捏紧了书页。

(六)

为什么一期看到了r/18而鹤丸没有?

因为审神者很贴心的在上面一层摆清水,下面一层摆r,好让他们过渡的自然一点。一期边逃避边看,看的很快,而鹤丸边看边学习借鉴,看的十·分·细·致。所以一期一振先看到了。

这种书真是自带暧昧buff的啊。

鹤丸国永在出去后表示:想把一期看的那二十五本r也看一遍。

(七)

该看还是得看。所以一期一振在第二次碰到r/18内容时,努力看下去了。他大气都不敢出,看着书中描写的两人做着那种事情,羞耻心已经被放到了最大。

而这时候,鹤丸国永叫了他的名字。

吓得他全身一抖,差点又把书扔出去。

鹤丸国永看到对方这样可爱的反应,没由来的高兴。他继续说:“能帮我拿瓶水吗?我有点渴了。”

这是他们从开始看书后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一期一振没有理由拒绝或者不理睬他。于是一期一振只好慢慢地放下书,前倾身子去拿水,就连攥着瓶子的手都是颤抖的。他刻意回避着鹤丸国永的视线,侧着头将水伸过去。

鹤丸国永舔了舔唇,起了坏心。他将水拿过来,同时故意用食指从对方的手腕划到手心,很明显的看到一期一振因为他的动作绷紧了身子。可以说鹤丸国永从来没有看到过一期一振这个表情。这种惊惶的样子,仿佛落入猎人手里受惊的小兔子。平时他都是一本正经,脸上总挂着和煦沉稳的微笑。这样的反差真是诱人犯罪啊。

于是鹤丸国永就真的“犯罪”了。他接过水来毫不走心地喝了一口,然后将水重新拧住,然后便靠过去,将水瓶贴在了一期一振的脸上。

一期一振被水冰冷的温度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要将水拿开,而摸到的是鹤丸国永微凉的手背,指尖便触电似的缩了回来,一时间不知道将手放在哪,干脆就攥着拳在胸前悬着。本来因为书上的内容就羞迫的要死,再让“当事人”这一番动作,搞得一期一振惊慌失措,眼睛也不知道往哪看。而鹤丸国永是游刃有余的,他又靠近了一些,拿水的那只手装作不经意地拂过一期一振的脸颊,尔后凑在对方的耳朵旁小声说:“一期,你发烧了吗?脸很烫呦。”

必须要回答,这句话必须要回答了。一期一振心里想着,但是一动也不敢动。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空气中暧昧的气息几乎就要形象化了,一期一振一时间不清楚鹤丸国永现在的动作是意味着什么,所以他只好僵硬地回答:“没……”

“真的吗?”鹤丸国永毫不犹豫,步步紧逼。现学现卖的本事他还是有的,“一期现在表情可是很可爱呢,刚刚在认真看书吗?”

“嗯。”一期一振的脑子几乎放空了,只是答应着。就算没看过这些书,他也知道这些动作亲密过分。

“那书中的内容有注意吗?审神者让我们看这些哦。”鹤丸国永将水瓶拿开,但是仍不闲着,用鼻尖刮蹭着一期一振耳侧的发丝。

“……看书。”一期一振一把把对方推开,往右坐了坐,故意用冷静的语调说着。可是他通红的耳根暴露了一切。鹤丸国永也觉得这一波很成功,在这样下去估计一期也受不住吧。于是鹤丸国永就笑笑,重新坐回去,拿起下一本书。

(八)

此后鹤丸国永看书的速度明显加快了。原因很明显:身边就坐着一个,干嘛还要沉迷于虚拟呢。他现在只想快点完成任务,跟一期告白,然后冲进审神者的房间感谢她。

而一期一振从鹤丸国永坐回去开始就没心思再看了。满脑子混沌的他也看不进什么去。

一时间,房间里充斥着书页翻动的声音。

(九)

最后一本了。一期一振看着眼前的书,有些释然地想着。正当他要翻开,白色的身影突然闪了过来,倒在他的腿上。

“有没有被我吓到呢!”

“……鹤丸殿下。”一期一振确实被吓到了。这动作好像是叫……膝枕?有见书里写过。

但是现在的情况好像不允许他在想些别的什么了。因为鹤丸国永盯着他的眼神太过于直白了。就好像把“我在撩你”写脸上一样。一期一振无法无视这个眼神。

“您有什么事吗……”在两人互相看了几十秒后,一期一振终于受不住说话了。

“有哦!这是最后一本了吧,你先看完,我再说。加油!”说完鹤丸国永便笑起来,好像真的由衷为他鼓劲一样。

一期一振没有办法,只好将视线放在手中的书上,一页页的浏览翻动着。而他根本看不进内容,因为鹤丸国永一直在看着他,不,是在盯着他。他只好尽量快速的装作在看的样子。

一期一振刚刚将书合上,鹤丸国永就一把把书抽走,然后说:

“我要说了哦。”

“你好可爱啊,小草莓。”

一期一振顿时瞳孔放大,手下意识就抓住了鹤丸国永羽织的一角,因为完成任务好不容易释怀的心情重新紧绷了起来。

鹤丸国永注意到了一期一振的小动作,干脆拉住一期一振的手,猛地坐起来,同时趁对方没有防备,顺着惯性将他抵在沙发靠背上。

“还有一件事——”

“我喜欢你。”

说出这句话后,在这一天中异常主动的鹤丸国永却有些心虚了。他不确定一期一振的心思,尽管他有七成的把握,但还是有些焦急地等待着回应。

一秒,两秒,一期一振没有回答。

鹤丸国永的心悬到了嗓子眼。直到一期一振突然凑了上来,蜻蜓点水般在鹤丸国永的脸上印下一个吻。

接着他立即推开了鹤丸国永,然后站起来,伸出手说:

“走吧。”

(十)

啊?你问审神者?

哦,她醒来之后两个人已经出去了。

然后当她去收拾本子的时候:

“mmp呦,我的本子!鹤丸国永!谁让你看完乱扔的!都来给老娘收拾干净!”

(但是好像全程都是一期再扔书)

(嘛,不管怎么样把姥爷打一顿就对了)

——END——

2017.07.28修正

评论(21)
热度(222)
© 懿水水水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